第一章 雨夜邪皇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萝卜大盗 书名:暗影邪皇
    天黑了,夜深了,夜风也跟着寒冷了。

    雨一直没停,从早上到晚上,天空中一直飘洒着细雨。

    天很黑!

    三天前张家村也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三天前,山下开始流传着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朗谷的故事,一个关于鸣雨寺邪皇的故事,一个让人听了胆颤心惊的故事。

    “魔影墓生肖十二兽之中的龙尊者朗谷,一夜之间屠杀了张家村一百二十六条命!真是...禽兽不如啊!”

    “听说龙尊者以前是鸣雨寺的和尚,还是鸣雨寺清缘方丈的入室弟子呢!”

    “清缘方丈的弟子?那不就是当年以一己之力,从火海中救出三清观三大英豪的和尚朗谷吗?怎么可能是他?”

    “鸣雨寺已经发出了对朗谷的追捕令,你们不知道吗?”

    ......

    这是一场久违的雨,朗谷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或许天下能喝一天酒的人很多,或许天下能淋一天雨的人也不少。但是,既能喝一天酒,又能淋一天雨的人,恐怕只有龙尊者朗谷了!

    为了淋雨,朗谷费尽心思躲到了这小树林中,悄悄的隐藏了一整天,躲开了魔影墓训练基地恐怖的训练。十二坛好酒,陪着他度过这细雨蒙蒙的子。看着满地的空酒坛,他无奈的笑了笑。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酒量变得这么好了呢?四年前,自己可是滴酒不沾。

    四年前,自己还是一个和尚。

    一个和尚!

    可笑,自己从前竟然是一个吃斋念佛的和尚!一个连杀鸡都不忍看的和尚!一个被女人多看几眼,都能羞得满脸通红的和尚!

    雨声“沙沙”的响着。一阵寒风吹来,朗谷感觉到全都在发抖,心中一股无名火忽然窜起来。突然,他猛地站起来,举起酒坛狠狠的摔在地上,酒坛粉碎,酒水飞溅!

    “我他娘的以前是一个和尚!和尚!”

    “一个他娘的和尚!”

    双手用力的攥着,指甲嵌入里,鲜血和着雨水滴落。突然,眼中爆出一股寒冷杀意,朗谷一拳打断了旁一颗大树。“嗖”一声,一个穿大黑袍的中年人,从大树冠中窜了出来,飘落到地上。

    “怎么?炙岩魔,今天你又想来杀我?”朗谷冷冷道,擦干了嘴角的残酒。

    黑袍者嘿嘿一笑,道:“怎么了?朗谷!今天你不去训练,是不是又想着逃出魔影墓啊?”

    朗谷冷哼一声,拉开架势,道:“炙岩魔,少说废话!你要动手便动手吧!我要是死了,也要撕下你一条胳膊!”

    “阿弥陀佛....施主,你莫要生气,莫要生气!老衲我特地找到施主,并非要取施主狗命,而是要告诉施主一个天大地大的好消息!”炙岩魔双手合十,装着一个老僧人的口吻说道。

    朗谷不语,丹田气海翻涌,一股强悍的斗气注入各处经脉,缓缓运行。今必有一战,炙岩魔可不是省油的灯。

    炙岩魔见朗谷并不答话,有些扫兴,道:“朗谷!本尊在此恭喜你,三天前你一夜成名!”

    三天前?!

    这三天,只要朗谷一闭上眼睛,那一幕幕血腥的画面便会浮现。三天前,张家村血流成河,一百二十六条命,无论男女老幼,全都死在了一个人手下!这一百二十六个人,每一个人的血花飞溅,每一个人的痛苦的喊叫,每一个人倒下时的绝望,都深深的烙在了朗谷的心上!闭上眼,朗谷甚至能闻到自己上的血腥味!

    “鸣雨寺邪皇!哈哈...哈哈哈!从今之后,鸣雨寺邪皇就是你的名号。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啊!”炙岩魔笑道。

    鸣雨寺邪皇?!

    鸣雨寺又出了一个邪皇!

    “闭嘴!”朗谷怒道。

    朗谷不是痛恨的不是,自己被人称为邪皇,而是邪皇跟鸣雨寺扯上关系。怎么能让自己玷污鸣雨寺声誉?鸣雨寺有着一手将他拉扯大的师父师叔们。

    三天前,血洗张家村的人正是朗谷。

    这是二十二年来,最让自己感到自豪与骄傲的事。可不知是谁泄漏了风声,世人开始认定朗谷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一个一照面,便要惹来杀之祸的恐怖魔头。

    血洗张家村,朗谷问心无愧!可世人眼中的朗谷,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慈悲为怀,人称下一代枯木上人的朗谷了。

    “呵呵...朗谷!想不到,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却被世人唾骂.....”炙岩魔笑道。

    “我知道,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误会我,我师傅一定不会!

    “清亦师叔一定不会!”

    “清舒师叔也一定不会!”

    “他们一定等着我回去跟他解释!”

    朗谷大声喊道,眼光凶狠锐利如刀,抬起手狠狠地指着炙岩魔。

    朗谷绪有些激动了。尽管自己为血洗张家村的事感到自豪,可那毕竟是活生生的一百二十六条命。五年前,自己走路都怕踩到蚂蚁,如今却亲手杀死了二十六个小孩、十八个老人、四十个妇女、四十二个男子。

    朗谷心里怎么能没有一点愧疚与不安?

    朗谷眼神视,炙岩魔一怔,想不到一向冷静的朗谷,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朗谷稍稳绪,冷冷道:“炙岩魔,你找到我,不光是为了说那么一堆废话吧!要动手便快点!”

    炙岩魔嬉笑道:“呵呵...朗谷兄弟真是聪明!我来这儿,为的确实是取你命!”

    朗谷一听,不讲废话,十指急动迅速结印,准备施展气术绝技。

    朗谷和炙岩魔结怨已深,深到誓不两立的地步。以前朗谷一直没有杀掉炙岩魔,是因为朗谷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据说炙岩魔一生只败过一次,败给了朗谷的老师,也就是炙岩魔的老师!据说全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成功逃脱炙岩魔的追杀,那个人便是朗谷!

    朗谷已经在炙岩魔手下逃脱过许多次了!

    “慢着!慢着!”

    “朗谷兄弟,好歹大家都是魔影墓的兄弟。而且算起来,你是我师弟。我也不能不给你一点机会。”

    炙岩魔笑道,“这样吧!我们打个赌,赌...就赌你不能在我手下撑过二十多招!”

    朗谷冷笑一声,道:“希望你不要后悔!二十几招?”

    “二十九招!哈哈!”炙岩魔大笑。

    “好个二十...九招!好个无耻的炙岩魔!如果我赢了,那怎么办?”朗谷相信自己能赢。

    “如果你赢了?哈哈...”

    “你赢?哈哈哈....”

    “朗谷,邪皇大哥?你自己认为可能赢吗?你能不能撑过十五招,还是个问题呢!”

    朗谷一脸不耐,一字一顿认真道:“如果我赢了!那你怎么办?!”

    朗谷如此严肃认真,炙岩魔一怔,道“如果你赢了!我饶你不死,还喊你一声爷爷。如果你输了,你也就死了!”

    “好!就按你说的办!孙子!你就等着喊爷爷吧!”朗谷暴喝一声,欺而上,瞬间便到了炙岩魔背后。

    半个月前,朗谷绝不会接受赌约。可惜现在是半个月后。炙岩魔,等着瞧好吧!

    不过朗谷可不相信,炙岩魔会放过自己,不管是二十九招,还是九十二招。唯今之计,只有撑过一招算一招。只有撑到老头子到来,自己的小命才算保住了!如果自己不能撑过,那么今天肯定难逃一死。

    两人一交手,胜负便定!

    朗谷且战且避,尽量拖延时间,希望老头子尽快出现。炙岩魔一招一式,招招凌厉非常,威力强悍恐怖。

    十四招!

    十五招!

    十六招!

    .......

    朗谷气喘吁吁,汗如雨下,被压制得无法反抗。可是炙岩魔的面目,却已因愤怒而狰狞!

    十六招!

    可这不是炙岩魔想要的结果!

    朗谷的表现实在太过意外!炙岩魔原本打算十五招之内,便让朗谷尸骨无存。要知道,五年前自己一招便能击杀朗谷。一个月前,要不是老头子出现,自己便在第十一招的时候杀了朗谷。

    一个月!

    短短一个月?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朗谷这小子的实力猛增那么多?!

    炙岩魔下手越发凶狠了!朗谷闪避得更加困难,越来越力不从心。

    势破千钧!

    灵蛇之舞!

    朗谷的实力暴涨激怒了炙岩魔!炙岩魔的拿手气术,势破千钧,灵蛇之舞等,竟然也一招一招的使将出来。想想真是可笑,朗谷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竟然要炙岩魔使出拿手气术。要是让老头子知道了,那炙岩魔如何在魔影墓立足?

    ........

    二十六招!

    朗谷上已有三处大伤,五处小伤,嘴角一丝鲜血溢出,却挂着一抹微笑。

    二十八招!

    朗谷上又添三处小伤,一处大伤。朗谷看到炙岩魔眼中已有怒意,下手越发凶狠近乎疯狂!

    三十!三十一!三十二!

    闪电般的攻击,炙岩魔杀红了眼,瞬间下了三招杀手,招招带着开山裂石之劲,恨不得把朗谷碎尸万段!

    朗谷强接炙岩魔一拳,闪退开五米,咳出了两大口血,大声笑了出来,看着炙岩魔喊道:“三十三招!孙子,还不快叫爷爷!”

    三十三招?!

    炙岩魔怔在那里,与自己对战还能分神数数?朗谷算是第一人!对战之中还能数数,这绝对是对自己实力的侮辱!看着朗谷死胜利后的笑容,心中怒气更甚。

    朗谷嘴角鲜血一滴一滴的掉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炙岩魔,准备抵御炙岩魔更加疯狂的攻击!

    炙岩魔怔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喊朗谷那小子爷爷?

重要声明:小说《暗影邪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