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欧阳钰(一)

    我是欧阳钰,蓝盈的太子,或许也算是史上最落魄的太子了吧!

    那年,我八岁,她被父皇查处与人私通,她差点被废掉皇后之位,若不是有柳家撑腰,她将不再是皇后,我将不再是太子。

    可是,我知道,这一切,是有人故意为之,可是,知道又如何?一个八岁孩子的话,有谁会信?一个八岁孩子的力量,又能做什么?

    我看见丽妃那张妖艳漂亮的脸变的狰狞,张牙舞爪,她是个有野心的女人,母后知道,但她如此骄傲,不会容忍自己矮下份与她周旋,与她算计,尽管她城府极深,所以,这一切,也算是必然吧!

    皇宫之中,处处都是算计,每个人都各有打算,步步为营,步步惊心,在这里,最珍贵的是生命,最廉价的也是生命,一不小心,将万劫不复。

    也是在八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文丞相我喝下那些使人痴笨的药,我无法抵抗,这就是力量的悬殊,他走之后,我马上催吐,好在药效没有在短时间内发挥。从那时起,我便发誓,总有一天,会让这个男人伏在我的脚下。

    师傅便是在那时出现的,他一脸慈祥的说:“小娃,要跟我走吗?我可以帮你变强。”

    “好”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得点头,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强食,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护住自己想护的东西,该护的东西。

    我的十年,累!复一的累!痛!深入骨髓的痛!

    不过,还好,到了最后,一切都变得麻木,不觉得累,也不会觉得痛了,连心都苍老了。

    每不停地与杀手对练,一个人在林子里与野兽以命相搏,从最初的伤痕累累到从容应对,渐渐地,师傅开始将手中的生意交予我打点,青楼,当铺,镖局,赌场,从开始的生涩到游刃有余,从面色冷漠到善于伪装,我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成长着,我知道,敌人不可能给我太多的时间,所以,我现在,最珍贵的是时间,最缺少的也是时间。抓紧一切时间让自己成长。

    五年后,师傅将清逸派交于我手中,我知道,他待我如亲人,所以,我断不会让他失望。

    “清逸派没有弱者,想要让他们臣服,要拿出绝对的实力。”师傅的眼睛尽是认真。

    “恩”年仅十三岁的我严肃应答。

    果然如师傅所言,清逸派中无弱者,当师傅宣布,我将掌管清逸派时,虽碍于师父的面子,无人反对,可是,我清楚地看到他们眼神中的不屑。

    我笑了笑,拿着那把足以抵得上我体重的剑走出来,一字一顿的说:“我知道,你们心有不服,可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们,我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这些人都是高手,被一个这么小的人轻视,自是咽不下这口气,但今,我必须要以一儆百,一举成名。、

    我话刚说完,一些子有些急的人便站了出来,他扔下剑,要赤手空拳与我对打,显然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也丢下剑,勾起唇角,用一支臂与他打,这五年厮杀的子不是白过的。

    一会儿,他便败下阵来,我说,你输了。

    “我认输。”他眼中有了臣服与诧异。

    “主子,”清逸派一行人跪地,语气之中,再无狂妄,我知道,真正的麻烦不是他们,而是那几个看似不起眼的老人,他们才是这里真正的核心。

    “你,我要与你打。”我的剑尖指着一个灰袍老人,五大护法中的老大。

    我听见细微的呼吸声,还有众人错愕的眼神,师傅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

    “哦?哈哈。”那灰袍老人睁开眼,面带惊讶的看着我,笑了起来,“小娃,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我要与你打。”我重复着,我想知道自己与真正的强者之间的差距。

    “哈哈,好,那老夫就陪你这小娃玩玩。”

    二十个回合,仅仅过了二十回合,我输了,意料之中。没挂彩,我知道,这是多年来刀尖上生存所特有的对危险的感觉。

    我看到老头眼中的赞赏,他收回手中指在我脖子上的剑,低声说道:“主子。”

    他们的存在是武林上顶尖高手,几乎是不可超越的高峰,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年,能在他们手中过二十回合,已是奇迹。

    又是一个五年,昔的仰望,已被我打败,我将他们修炼功力所用的时间生生缩小了五倍。

    十八岁,我该走了,趁一切还没有结束。

    温馨提示:手机小说阅读网请访问m.xs.cn,随时随地看小说!公车、地铁、睡觉前、下班后想看就看。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