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帝都

    “阁主,到了。(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嗜风的声音拉回彩蝶的思绪。

    “恩”彩蝶撩起车帘,轻轻踏下。

    “你们先回去吧!最近阁内事可能会不少,你们小心应对,解决不了的, 便来找我。”压低了的声音从彩蝶的喉咙跳出,一字一字,煞是好听。

    “是。”四人恭敬地回答。

    “诺,这是这次的酬金,一分不少。”大街之上,彩蝶若无旁人的付钱。

    “谢谢了您呐!下次有活再叫我们!”恺电一脸市侩的笑着。

    “恩恩,”彩蝶故作嫌弃的挥挥手。

    待到四人走远,敲了敲门。

    一个奴仆探出头来,大概是被打扰了午睡,一脸不悦的问道:“你找谁?”

    “我不找人。”彩蝶抿唇一笑,自己这主子还真是不合格,外出回来,府里的人竟不认识自己了。

    那人张大口打了个呵欠,摇摇头,关上门。

    彩蝶皱眉,再次敲门。

    “怎么又是你啊!”真是个怪人!

    “我是林彩蝶。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彩蝶的眼神扫过那男子的脸。

    那男子宛若被当头淋了盆冷水,睡意全无,完蛋了,竟然是小姐,自己真是倒霉!

    “怎么?我连自个家都不能进吗?”彩蝶嘲讽的一笑。

    男子弯腰,冷汗直流:“小姐请,小姐请,奴才是新来的,不知小姐尊容,冒犯了小姐,还望小姐恕罪。”

    “哼!若是敲门的是个乞丐,你是否连理都不理?看人用眼,可是待人,用心,这亦是一门大学问,这月的工钱不要领了,吃一堑,长一智,权当买个教训吧!”彩蝶再次迈起莲步。

    “待人,用心?”男子似有疑问,伫立许久,貌似想通了什么,满脸笑容的离去。

    “爹娘,蝶儿回来了!”彩蝶一进大厅就喊起来。

    “蝶儿,你可回来了,娘亲想死你了!”落樱飞奔过去,拥住彩蝶,一个响亮的吻印在彩蝶的脸颊。

    林中吃味的看着若无帮人亲的两人,满目委屈,女儿居然强占了他的专属位置,还有他的专属吻。重女儿轻丈夫,真是的!

    彩蝶眉目含笑:“娘,我也想你啊!”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林中,嘴角上扬:“爹,先借娘一点时间,你不会不同意吧?!”

    “我,同,意。”林中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几个字,我要是不同意的话,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不?真想不到女儿自从落水醒来后,连“折磨”人的招式都越来越刁钻了,唉,真不知道是不是他这个爹做得太成功了!

    “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林昊一个跨步到彩蝶面前。

    “二弟!”林凌嗔怪的看着林昊。

    “呵呵,二哥,你看这是什么?”彩蝶变魔法似的从背后抽出一把折扇。

    “不过是一把折扇,拿来打发小孩子呢!”林昊撇撇嘴,一脸的不满和委屈,这丫头可倒好,自个出去玩了,店里的事忙的他脚打后脑勺。

    “唉,可惜了,石老先生的字竟然没人欣赏,那,我还是送给别人吧!”彩蝶一把打开折扇,故作惋惜地说。她可是记得某人自从看到天下第一阁的匾是,两眼放光的形,石老先生的字,可是珍贵呢!

    “哎,别,别,别,我可没说不要。”林昊夺过折扇,宝贝似的拿在手里,生怕彩蝶反悔。

    “大哥,这个玉佩是我偶然所得,送给你了!”彩蝶递给林凌一块玉佩。

    林凌接过一看,霎时呆住了,这玉佩少说也有一千多年了,能保存得如此完好,世间罕见啊!“小妹,这……”

    “哥,你就收下吧!宝剑赠英雄,鲜花配美人,放在我这里,与普通石块无异。”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林凌大大方方的把玉佩挂在腰间。

    彩蝶拿出一根玉簪送给落樱,又送林中一本《孙子兵法》,巧笑倩兮地说道:“跌,这书你可要好好看,都是你女儿我一笔一笔记下来的呢!”虽然付出心血的是孙子,但此书价值不可估量啊!

    林中随手翻了翻,不由大惊,此书精辟之极,果真是女儿所做吗?

    彩蝶报纸一笑,踏回房内。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晚晴嘴咧到耳朵旁边。

    “呵呵,恩,晴儿,我的行李李有件新衣,送给你的,你去看看吧!我先休息一下!”彩蝶揉了揉头,坐马车,真累啊!

    “恩,好。”晚晴乖巧的退下。

    彩蝶望了望窗台,被月色笼罩着,欧阳钰,你,还好吗?事解决了吗?还有,我,想你了!

    ………………

    亲们在看文的同时,不要忘记了推荐和收藏哦!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