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池解盅(三)

    冰池,茫白一片,寒气缭绕,天寒地冻,颇似仙境,池边,竟寸草不生,与冰池宛若一色,动物也守不住这般寒气,纷纷躲避。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

    彩蝶站在池前,直视欧阳钰的眼睛:“师傅说,要在这冰池里泡两个时辰。”

    “恩,我知道。”欧阳钰勾唇一笑,轻轻点头。

    “可是。”彩蝶言又止,

    欧阳钰温柔地望着她,示意他说下去。

    “可是冰池寒气太重,我怕你的体吃不消啊!”彩蝶眉梢之间是满满的担忧。

    “怎么?担心小爷了?小爷还没和你成亲呢!怎么舍得死啊!?真是个傻丫头!”欧阳钰戏谑地笑笑。伸出修长的手指印在彩蝶鼻尖。

    彩蝶鼻子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带着哭腔说:“你说的啊!不许耍赖。”

    欧阳钰粗糙的指腹拭去彩蝶的泪,:“小爷何时对你说过谎?哭什么?莫不是想和我一起泡?”

    “流氓,你快去吧!”彩蝶破涕为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

    看着欧阳钰向池边走去,转过子,仍是酸酸的感觉,张口喊道:“钰,我你。”

    欧阳钰一愣,脸颊浮上一抹笑意,继续向前。

    后的彩蝶泪若珠落,往浅如的住处走着,把指尖的泪珠用舌尖轻一下,好咸,这么多年,自爸爸去世后,自己再没哭过,如今,竟是哭了,还为了这个让自己伤心地男人哭了两次,真是亏了,这个臭男人,他会好好出来的,对吧?还会邪邪的笑着站在自己面前,说着那些狂妄地让自己抓狂的话,还会在发生危险时,毫不犹豫的站在自己面前,本  这么多年,自己早已忘记了柔弱这两个字怎么写,却不想自己也会渴望一双肩膀来逃避,亦或是哭泣。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浅如望了望失魂落魄的彩蝶,有些担忧的问道。

    “他会没事的,对吧?!一定会没事的。”彩蝶一把抓住浅如的肩膀,急促而又渴望得到肯定。

    “恩恩,哥哥一定会没事的,好人会有好报啊!”浅如有些吃痛的看着彩蝶的手。

    彩蝶似是察觉了那股视线,抽回手,讪笑着:“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浅如抿唇轻笑。“姐姐喝点茶吧!或者吃点点心,哥哥福大命大,没事的。”

    “啊?哦,不用了。”彩蝶盯着地板,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脑海中尽是这些子来他们的点点滴滴,挥之不去,趋之不尽,这个碎了,那个便更清晰的靠近。思念的味道多苦涩呢!可是自己却深陷其中。

    欧阳钰修长的腿迈入池中,冰冷的触感使他瓷白的皮肤上激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继而坚定的进入水中,那种刺骨的寒气从四面八方传来,虽是冰池,却终年不冻,但凡人进水中,内力不深,且定力不够的,体顷刻化为精美的冰雕,而人,也长眠冰中。

    欧阳钰浅笑,眯上迷人的丹凤眼,神气自若,仿佛闭目养神,丝毫不在意那蚀骨的温度,而那冰池也因度的靠近更加肆虐,水温越来越冷。

    欧阳钰风轻云淡的勾起嘴角“这样的温度,还真是个挑战,不过,输的人定不会是自己!”更何况,自己怎么舍得那丫头守寡?

    想起彩蝶,欧阳钰的笑意更甚,她总能带给自己惊喜和感动,遇见她,是自己生命中最美丽的奇迹,就算失了天下,也定要护她周全,天下,可以夺回来,她,只有一个,是从何时开始的呢?那条湖边?她那美妙而忧郁的歌声?聚会之上?她那临危不乱的气度?还是……?总之,不经意间,自己已经离不开这种心有灵犀的美感,就好像,鱼离不开水,鸟儿离不开天空,一切,或许都是注定的。

    即使,你是我的劫,那么,我甘之若饴,即使,是飞蛾扑火,依旧,能延长温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池中,度如年。

    池外,度如年。

    彩蝶的脚步由急到缓。

    浅如无奈的张大口看着,她新买的地毯就这么报销了啊!

    两个时辰终于走完。彩蝶迫不及待的奔出门。

    池边,欧阳钰慢条斯理的穿着衣,一幅韵味十足的美男出浴图。

    彩蝶呆呆的站着,生怕眼前之人不翼而飞,压抑了多时的绪一涌而出,泪,再次从白皙的小脸滑落,别有风

    ……………………………………………………

    啦啦啦,微微来了,亲们在看文的同时不要忘记留下你们的脚印哦!推荐,收藏,留言,微微都可以接受,呵呵,红包和礼物微微就不奢求了,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