盅毒

    “什么?又失败了!一群废物。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一中年男子怒发冲冠地说道。

    “是是是,小的废物。”那首领一边扇自己嘴巴一边不停的说:“滚!”那男子一声怒喝。

    “是是是,小的滚。小的马上滚。”那男子抹了抹头上的汗,暗叫好险,逃过一劫。

    男子一掌打过去,冷笑着:“这样的废物,我留你干什么。”

    再看那首领,直卧地上,嘴角含血,已是没了气息。

    “欧阳钰,看来真是我小瞧你了,可是你活不过这几的。”那男子笑得有些冷和疯狂。

    齐嫣坐在桌前,面色灰暗,喃喃自语:“她究竟哪点比我好?你选她不选我,我你远远超过她你,我可以放下齐家二小姐的份去讨好你,你就不肯看我一眼,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休怪我无

    “哈哈哈哈,只怕到时,齐小姐下不了手啊!”一道声音突兀的传来。

    “下不了手?我为什么下不了手?我一定会亲手把他和那人杀死,我还要毁了那人,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齐嫣失去理智的尖锐喊叫起来,黑夜衬托得她宛若幽灵。

    “哈哈哈哈,好狠毒的子,老夫喜欢。(读看看小说网)”那中年男人从空而降。

    “我就是狠毒!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齐嫣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我丢掉的东西,别人也休想碰他分毫,你又是谁?你也是来害我的?”

    “不不不,老夫怎么会害你呢?”这么好的棋子还没用,怎么可能丢掉呢?

    “那你来干什么?”齐嫣有些戒备的问道。

    “我自然是来帮你的,帮你杀死那负心汉和那女人。”男子诈的笑着。

    “我不用你,我要自己杀死他们。”让他们知道惹恼我齐嫣的下场。

    “可是,你知道怎么样让他们死得最痛苦吗?”凭你?还没接近他就死了,但我的计划,却是万无一失。

    “怎么样?”齐嫣盯着那男子,疑惑的问。

    那男子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笑了笑说:“用这个。”

    “这是什么?毒药吗?”

    “这是盅毒,是一百多种至毒的毒虫,放入盅中,让他们互相残杀、撕咬,最后存活的那一只,最为厉害,能将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天下无人能解,除非毒后的冰池能将那虫冻结在体内,不过也需那人功力高强,耐得住寒,况且,毒后的冰池从未让外人靠近半步,”那男子细细的解说着。

    “恩,可是要怎么投放呢?”

    “你只需要弹一下瓷瓶,那盅虫宛若发丝般细,凡碰到人,必入其体内,嗜其血。”那男子将瓷瓶放于桌上“但愿你杀的了他们,这里面有两只盅虫,足够你用。”

    齐嫣轻哼一声,出言道:“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那男子见状笑了笑,内心暗想:“如此最好,省的我亲自动手。”

    齐嫣再次转头,房内已不见了那人的影,她握紧了瓷瓶,面颊浮上一抹冷笑,倒头睡去。

    枫山别院内,那小厮走至厅前,毕恭毕敬地说:“公子,这是齐家大公子送来的。”

    欧阳钰看看小厮手中的香酥鸡,略带吃味的说:“他说什么了?”

    “他说,这是刚出锅的,特赠予公子玉无念姑娘品尝。”

    欧阳钰撇撇嘴:“丢掉。”

    “丢掉做什么?用来做早饭刚刚好。”彩蝶从一旁走出来。

    那可怜的小厮又重新折回来,站在两人跟前。

    “香酥鸡太油腻,做早饭不好,你也不怕有毒。”欧阳钰无奈地说。

    “没事,不是还有你呢!”彩蝶想也不想的出口反驳。

    欧阳钰浅笑,内心深处暖若朝阳,灿若樱花:“好,不过,我们一起吃。”

    “恩,这么多菜你不吃,偏偏要抢这一个香酥鸡,真是。”彩蝶望着一做的菜,调笑道。

    “娘子喜欢的,我就喜欢。”欧阳钰戏谑的语气中多了几丝认真。

    “无赖,谁是你娘子。”彩蝶不好意思都别开头。

    “你啊!”今生今世,你为唯一。

    “快吃香酥鸡,不然可就凉了。”彩蝶转移话题。

    彩蝶用刀子切开鸡,夹起一块,放入欧阳钰口中。

    欧阳钰浅笑,亦是如此。

    ………………………………………………

    推荐+收藏+留言。嘿嘿,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