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bxzw.com)    彩蝶的心猛的一窒,跟随浅如走进去

    “那是他吗?偏偏的白衣上染上新泥,已不再是那魅惑的紫,眸子里不再是狂妄,反而平添一丝伤感,薄毅的嘴唇有些苍白,他席地而坐,酒坛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他修长的手中,仍有一只上好的白玉杯他轻酌浅饮,宛若无人,”

    “哥哥,你怎么回事?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浅如关切的问到,示意彩蝶不要说话。

    彩蝶轻轻点头,关心则乱啊!

    “你还小,有些事不想做,却不得不做。”欧阳钰苦笑。

    一转,发现后的彩蝶,眼色迷茫的走过去,手扶上彩蝶的眸,喃喃自语:“彩蝶,彩蝶,你还在生气吗?我也是无奈之举,我不能看你的生命受到威胁,那些人,已,已丧心病狂了!为了那个位置,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不是无法保护你,而是无法确保你万无一失。”

    忽然,欧阳钰摇了摇头:“我真是喝醉了,你怎么会是彩蝶?她应该安全回帝都了!况且,你是个男人!”

    彩蝶一愣“他,他是故意让自己看到他和齐嫣在一起?继而故意支走自己?他,是为了自己不受伤害?那个位置,是蓝盈国的皇位吗?他竟然在背后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却毫无所知,还以为的怨他。”

    想到这儿,彩蝶有些自责,夺过他手中的酒怒吼道:“欧阳钰,别喝了!”

    欧阳钰讶然,明知自己的酒量是喝不醉的,借酒浇愁愁更愁啊!可奈何脑海里总是闪出她的影,无法专心对付那人,冷下脸色:“滚!”

    “你看好,我是谁!”彩蝶一把扯下头上的帽子,一头如瀑布般的青丝轻扬起来,美若天仙。

    “你,你是彩蝶!?”朝思暮想的人忽然出现在眼前,欧阳钰有些吃惊。

    “废话!你希望是谁?”彩蝶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酸味。

    “你怎么回来了?”这傻丫头,不知道回来有多危险吗?

    “你能在这儿,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儿?”况且,有些事,两人一起解决,总比一人面对来的要好,

    “你不知道这儿有多危险吗?”欧阳钰反问。

    “我知道,可是这里有你,我怎么能让,让我的人独自面对这一切?”彩蝶的语气有些轻浅。

    “你说什么?”欧阳钰的眸子闪亮起来。她是说自己吗?

    “我说,我你。”彩蝶踮起脚,吻上他的唇,蜻蜓点水,刚想离开,欧阳钰拥住她,滑软的舌长驱直入,让彩蝶无处可逃。

    停下时,彩蝶已是面色微红,喘连连,猛然想起,浅如那小丫头该是在这里,那岂不是丢脸丢大了?急忙回头看。

    “不用找了,浅如刚刚已经走了,现在才想起来有没有人在,会不会太晚了?还是吻得太忘我了?”欧阳钰满眸笑意。

    “你……”彩蝶脸涨得通红。

    欧阳钰笑意更甚,一个伸手将彩蝶拉入怀中,霸道而不失宠的说:“你,永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别人,想都别想。”

    “我是你一个人的,那你是多少人的?”你也会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任凭溺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饮,”欧阳钰深地望着彩蝶的眼睛。无比郑重地说,字字铿锵,落地有声。

    “我才不要你饮呢!我找别人去。”彩蝶不好意思的别开头。

    “你敢。”欧阳钰脸色铁青。

    “我就敢。”就这么答应你,多便宜你。

    “唔,唔”欧阳钰的唇覆上她的,辗转反侧,轻轻吸

    “你,流氓。”刚刚得到呼吸权利的彩蝶反抗。

    “我只对你一个人流氓。”欧阳钰不以为意地说。

    “你还好意思说。”一国太子耍流氓,说出去,谁会信?

    “刚刚,不知道是谁强吻我,而且还说,我,”其实,你再多说几遍,多吻几次,我不介意。

    “你,说了又怎么样?我已经印上了我的专属烙印,你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并且要我、宠我。”彩蝶指着欧阳钰的唇,自豪的声明。

    欧阳钰蓦地捉住彩蝶的手,放在唇前,轻轻点头。

    “哥哥姐姐,羞羞羞,”浅如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来,不知道又从何处蹿了出来。

    彩蝶刚刚恢复的脸又迅速升温,梧桐叶落,欧阳钰勾唇一笑,满目温柔的牵过彩蝶的手“跟我走”

    后是浅如毫无形象的笑。

    blockquote class="zm_bktalk"

    b作者有话说: /b看在微微辛辛苦苦码字的份上,大家多多支持哦!可一一推荐,至于留言嘛,大家有空的话,可以记下来哦!微微一定会仔细的看,呵呵,礼物,微微就不奢求了,不过,来者不拒,嘿嘿

    /blockquote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