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离老人

    (bxzw.com)    欧阳钰打横抱起彩蝶,运起轻功,向离这儿最近的客栈——天外天飞去,那是齐家在江南的一处产业。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门外一幅够狂、够拽、够个的对联“调鼎和羹琼林宴,飞觞碎月聚文楼”,据说这是几百年前的一个云游四方的仙人留下的,久而久之,这幅对联也就成了“天外天”的金字招牌。

    欧阳钰抱着一白衣的彩蝶出现在客栈门口时,一干众人的眼球都被吸引住了, 此时的彩蝶,白衣上染了些许的的鲜血,勾勒出妖冶而又梦幻的血凝成曼珠沙华的影子,印在那白衣上,格外显眼,令人晃眼的妖娆和迷人心智。

    此时的欧阳钰早已退去了那玩世不恭,遮不住眼中的焦急,抱着彩蝶走到柜台前,唯恐吵醒伊人,轻轻的对掌柜说:“给我准备一间上房。”

    “好,好,客官,天字第一号。”当掌柜当了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但看着两人的衣着,一个是千金难买的云纹水杉,另一个是冰蚕丝制成的纱衣,哪一件不是价值连城啊,若不是富可敌国之人,买不起啊,这两人,万万不可得罪啊!

    欧阳钰急急的抱着彩蝶走上去,殊不知座下的人已看呆了,一男人正在喝汤,勺子举在半空中都忘了放下,汤洒了一桌子还不知道。

    欧阳钰把彩蝶放到上,动作轻柔的像呵护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叩叩叩”,伴着一人的声音:“公子,离师傅已经在这儿了。”

    “恩,请他进来吧!”欧阳钰转说道。

    “钰,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急着叫我来?”门开了,一个颇有些仙风道骨的白发白须老人走进来。

    “师傅,一会儿我再和你解释,你先看看她怎么了”欧阳钰一脸焦急的说。

    “恩,好”莫离老人倒也不急,他这个徒弟,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自然有他的道理。

    莫离老人一面说着,一面向走过去,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彩蝶,伸出手替她把脉:“恩,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体力消耗过大,伤口有些多,但不是很严重,你把这个给她吃了,调息一会儿就没事了。”说着拿出一个葫芦形的小瓶子,倒出一粒圆呼呼的小球。

    欧阳钰接过去,小心翼翼的帮彩蝶服下。

    “现在该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吧!”莫离老人笑得高深莫测,这女子,不凡之人啊!

    “她是彩蝶群主,我们刚刚遇到了眼镜蛇的攻击,所以她才会受伤。”欧阳钰浅浅的解释道。

    “呵呵,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这个徒弟啊!到现在还看不出自己的心吗?

    “那是什么?”欧阳钰反问。

    “你上这个女子了,对不对?”莫离老人看着欧阳钰,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不知道”这是吗?

    “否则,以你的个,怎么会主动接近女子?而且她的受伤,让你调动清逸派,这不是吗?这女子,将来必是你的一劫,而且,是大劫,关乎命。”莫离老人意味深长的说着。

    “劫便劫吧!能奈我何?”欧阳钰满不在乎,不过一条命而已。

    “呵呵,但愿如此,你好自为之。”莫离老人一个转,消失在房内,话说这莫离老人,已有150多岁了,可是罕见的练武奇才,100多年前,曾一人拿一把青龙剑单挑江湖五大门、七大帮,30多位掌门,100多位当时的精英,却赢得满堂喝彩,威震武林,不过在此10年后,便不知所踪,无人知道,他去了云雷山,那座高达3000米的山峰,并收了欧阳钰为徒,有这么厉害的师傅,徒弟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欧阳钰创造的帝王奇迹让多少后人惊异和敬佩,这自然是后话了。

    欧阳钰坐在边,望着彩蝶,轻轻的说:“听到了吗?你是我的劫呢!可是我还是不愿放手,哪怕画地为牢,依旧守护,我的誓言,你听到了吗?是一生一世呢!你这个磨人的小东西,真让我舍得不得放手了呢!该死的,当时我来月竺,是对还是错呢?你快点醒过来,我的劫,你要陪着我的,不然,或许真的是生死之别。”

    彩蝶的手指轻轻动了动,耳边是谁的誓言,那般温柔,那般凝重?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