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偶遇识天机(二)

    (bxzw.com)    彩蝶转头一看,欧阳钰已不知所踪,她这才想起,刚刚似乎一名男子来找他,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亦或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不告而别?这欧阳钰谈吐不凡,又是何人?

    正在遐想时,一老者走下楼梯,白发白须,一脸慈祥,一青衣,颇有些仙风道骨,道:“谁是刚才对出下联的姑娘?”

    “是我,何事?”对了对联还有奖品?没事,这个可以有,而且多多益善,我来之不拒。

    “哦,姑娘可真是奇才,就拿这第一幅对联来说,看似简单,实则不然,暗含了金木水火土,又要讲究平仄协调,对仗工整,着实是难,还有这第三幅,七字的偏旁都相同,而且追求表达意境,这也是老朽未对上的原因。”老者略一停顿,继续说:“我这里还有几幅对联想向姑娘请教一下。”

    “请教倒是谈不上,我只能说,我尽力吧!”面对这样的老者,彩蝶狠了狠心,愣是没说出来有关拒绝的话,下不了口啊!

    “那我可要开始了,姑娘。”

    “好”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众人一片唏嘘之声,这不是成心为难人家嘛?不待众人反应,“映月井,映月影,映月井中映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彩蝶的声音传来,满座皆惊。

    “人过大佛寺,佛寺大过人。”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现代的一家餐馆的墙上挂着这联,因觉得好玩,多看了几眼,没想到竟是派上了用场。

    “冻雨洒人,东两点,西三点。”这次看你能否对上。

    “呵呵,切瓜分客,横七刀,竖八刀。”要问彩蝶为何答得这般顺,这实验她做过啊!一个好好的西瓜被她横七刀,竖八刀,切得不成样子,不过这是在小时候。

    “二舟同行,橹速哪及帆快。”

    “八音齐奏,笛清怎比箫和。”这个简单。

    “孔进空洞,空洞藏孔,孔出空洞,空洞空。”老者会心一笑,彩蝶心惊,这里莫非也有一圣人——孔老夫子?如若没有,那他怎么知道这上联,算了,既然他知道孔子,那一定也知道老子,“我对老歇老树,老树遮老,老离老树,老树老。”

    “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单戈成战。”彩蝶更加不解了,这不是八国联军侵华是的名对吗?那他……?不管了“倭委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居边,合手共拿。”大厅一片寂静,接着是一阵叫好声,高人啊!怪不得人家狂。

    “姑娘真是好才,不过还有几道题需要请教,”老者眼露精光,看得彩蝶头皮发麻,怎么还有啊?不过,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

    “老先生,请说。”

    “发生地震时,小明经过z市,为什么他没受一点伤?”

    “他坐在飞机上,”彩蝶脱口而出,这题但凡是21世纪的,那个不会啊?什么?21世纪?脑筋急转弯,这老头也忒恐怖了点,彩蝶顿时觉得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

    “小明的爸爸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大毛,二儿子叫二毛,小儿子叫什么?”

    “小明。”得,敌不动我动,兵家之大忌啊!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吧!

    “世界上,什么人变老最快?”

    “新娘,今天是新娘,明天是老婆。”

    众人心存疑惑“飞机?地震?么东东?还有这题、这答案,怎么这么怪啊?”

    “姑娘叫什么名字?”就是你了。

    “林彩蝶。”在搞什么鬼啊?

    “麻烦姑娘跟我来一趟吧!”老者一脸良善,似乎料定了彩蝶会来。

    “哦?”

    “请这边来。”彩蝶紧随老者后,上楼去了。

    却不料楼下在听那“林彩蝶”三字时,已是炸翻了锅。

    “天啊!你打我一下,没搞错吧?这就是那所谓的‘花痴’?”偶见到她,都要犯花痴了,某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不知是谁,“啪”一个巴掌扇过去,疼得那人直咧嘴,这才明白,是真的啊!如假包换。

    “看来,前一阵子的传言是真的,彩蝶郡主真是大变了!”

    “格会变,样貌不会变吧?不是说彩蝶郡主超难看吗?我怎么越看越好看啊?!”众人无语,他们也这样觉得啊!谁来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以前是故意的?掩人耳目?”

    “可是掩人耳目也要有动机啊!你告诉我动机是什么?”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