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不起的玩笑(一)

    (bxzw.com)    毕竟此地不宜久留啊!皇上转,意味深长得看了她一眼,道:“二弟,夕阳西下,我先回了!”

    “恩,好,大哥。”轩辕霖回到。

    彩蝶的目的已达成,刚启朱唇,只听得轩辕霖转:“好个多才多艺的雪衣姑娘,好个能歌善舞的雪衣姑娘!这墙上的画、室内的设计,还有这茶具,倒是新奇,天下第一阁果真是人才泛泛,你背后的阁主倒是不简单啊!”

    “呵呵,这商场之人,哪个简单啊?不过是藏与露的区别而已。”不骄不躁的语气,早就知这鸿门宴不好赴,岂能无备而来?

    “哪个简单?就怕这阁主太不简单了,这室内之物有谁见过?树大招风,还是好自为之吧!”这经营规模如此之大,若是在月竺大地上根深叶茂,可是个不小的后患,虽说这民不与官斗,可有钱能使鬼推磨,一旦掌握了月竺的经济命脉,那这皇上岂不是形同虚设?孰轻孰重?

    “雪衣谨记,定会将公子的话告知阁主。”怎么?怕了?

    雪衣迈起步伐,该回家了,是啊,回家。

    一个不防,轩辕霖一个伸手,抓住她腰部的系带,拉到自己面前,彩蝶抬头,一脸茫然,轩辕霖捏起她的下巴,仿佛仔细端详着,又仿佛一人的呓语:“果真是个聪明得紧的女子,不若摘掉这面纱!”不愧是久经沙场之人,出手稳、准、快,不过雪衣也是有了防备,岂会让他轻易得手?

    只闪过一头漆黑幽香的发,从他的指尖滑过,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接着响起她清雅的声音:“公子的玩笑,小女子可是开不起,公子还是找别人吧!雪衣的下巴可不是让人随便捏的,这次便算了,下次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手劲真大,下巴还有些隐隐作痛呢!虐待狂。

    雪衣疾步下楼,后是他的笑,张狂、不羁,可是里面似乎透着一股悲凉、无奈,雪衣甩头“自己真是出现幻觉了,这般狂妄之人怎知无奈二字?”继续走,一道声音传来,霸道而又不容拒绝:“或许你适合我,有无兴趣一试?”

    彩蝶道:“公子好意,雪衣无福消受,这等好事,我一贯喜欢留给别人”

    “你们阁主培养出你们这般精英,莫不是要问鼎天下?”

    “公子多想了。”问鼎天下吗?她没有这个野心,她想做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的亲人,从头至尾,只是这样,却总是被无端的被扯入这无尽的是非中来,无法挣脱,而天下,离她太遥远,她一向不喜欢做梦,尤其是这种梦。

    看着柜台呈上来的账本,彩蝶皱了皱眉,言又止,

    “怎么了?”林昊拿过账本,翻看着“这,这是这一天的收入?”太不可思议了!这相当于他听风居一星期的收入。

    “可是,这远远没有达到我所想要的效果,”彩蝶垂眸,沉思不语。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