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的较量(五)

    (bxzw.com)    彩蝶浅浅一笑,盈盈一拜:“皇上,可否给臣女半个时辰的时间?”是时候反击了,只防不攻非长久之策,用兵之道她还是懂一些的。

    “朕准了”我倒要看看她要耍什么把戏。

    十分、一刻、十五分、二十五、……三十。时间已到,该来的都来了,彩蝶轻轻拔出发簪,一头如水的黑发刹那间柔顺地伏在肩上,一张巨大的宣纸在舞台中央缓缓铺开,彩蝶手中握着一支一米左右的毛笔,宣纸旁边是染缸。

    彩蝶对刘易尘轻声道:“刘学士可否帮我一下呢?我说你走,好吗?”

    “这有何不可,”刘易尘信心十足,他研究围棋半辈子了,怎会下不过一个小女娃。

    从小到大七只水杯放在面前,众人开始好奇,这水杯可以用来做什么?

    不待众人思考,那太监已经宣布“开始”

    彩蝶开始在会场中旋舞起来,不足一握的腰肢,愈发纤细、迷人,长长的黑丝在空中飞出魅惑的角度,彩蝶眼神的余光打量着棋盘,不时说着步数,用毛笔蘸起墨水开始画,中国画,是吗?那何其简单,彩蝶从小家庭条件的优越,这些早已学过,虽说没到大师那个级别,但画竹画自是不在话下。

    丁媛媛见彩蝶应付自如,渐渐有些慌了,不知不觉中已弹错了的两个音,想必内行之人都已察觉,彩蝶依旧不去理会。

    刘易尘也下得有些吃力了,不由暗思:“自己太轻敌了,这小丫头的棋艺不低啊!后若是勤于练习,成为一代大师不成问题,不过好久没棋逢对手了,何不好好下一场?”彩蝶心思愈发缜密,刘易尘头上开始落下豆大的汗珠,不断用袖子擦着,估计那袖子都可以拧出一把水了。

    另一边程昌还在描他的花呢!不过从他的着笔中已看出了他内心的慌乱、焦急,而彩蝶的竹画已经傲骨天成了,乔琳儿正在苦思冥想,彩蝶已在写“雁齿小红桥,垂檐低白屋。桥前何所有,苒苒新生竹。皮开坼褐锦,节露抽青玉。筠翠如可餐,粉霜不忍触。闲吟声未已,幽玩心难足。管领好风烟,轻欺凡草木。谁能有月夜,伴我林中宿。为君倾一杯,狂歌竹枝曲。”

    切接近尾声了,彩蝶拿起一根竹筷,轻轻敲上水杯,越发清脆、悦耳,彩蝶朱唇轻启“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

    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

    曾飞舞的声音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曾经来到过的地方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温暖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

    曾经来到过的地方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温暖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你”

    (本歌曲选自天使的翅膀——徐腾誉)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睿智王遇杀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