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人的生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科帅 书名:逆道无势
    “你叫张逍,和我一样,是这个家族的下人,从小被卖到这个家族里来。。。。。。”

    张逍:“。。。。。。。”

    萧馨儿:“。。。。。。。”

    张逍:“。。。。。。”

    张逍非常无奈的问着那些连小孩都了解的一些事,自己虽难不知道自己问的那些问题对于智商的要求程度,却是明显的察觉那些问题的幼稚,就好像一个没学过算术的人却也知道一加一的简单。

    张逍是在无奈而萧馨儿却是极为的欢喜:“想想张逍不知道多久没像现在一样和自己说这么多的话了,好像两年吧,还是更久。。。。。”所以萧馨儿并不会感到张逍的问题怎么幼稚,相反,他还希望张逍所问的问题能再“幼稚”些,甚至是为自己头脑里没什么常识而感到的后悔自责。也不能怪她,实际上她从被卖到这个家族到现在都一直是在这个院子里,所听到的最多也不过就是从那些下人谣言或是一些主子话语。一个下人能知道些什么呢?而一个主子所说的话又怎么会让一个下人明白到其中的内幕。所以,严格的说萧馨儿所知道的并不比一个“小孩”懂多少。

    无论是萧馨儿明白多少?却也是能让没有记忆的张逍了解到很多,从萧馨儿的回答中张逍知道自己如今的所处环境。

    “天辰大陆的神秘无论是在哪个时代都是一个共识,无论是深三林里的神葬与妖怪魔兽,还是久不在人前出现的巨人和巨龙无不给这大陆带上一重重神秘的面纱。更何况在大陆上还有很多的神秘的遗址。。。。。。”当然那些萧馨儿都没有见到,也不敢肯定是否有存在,不过萧馨儿却是找到了回答方法了,“传说”凡是自己所不了解和没见到的就用传说。然而总用传说却也是怕张逍失望。所幸是张逍也问了些萧馨儿所知道点的。

    “大陆上有很多的高来高去的人,那些人都非常的厉害,”至少在记忆里家族里好像就有几个呢?所以大陆上应该就有很多很多了。萧馨儿心里如是想着。而想到家族萧馨儿却是很快知道自己所真正了解了什么,并且觉得很有必要跟张逍说清楚,要不然有出事了呢。。。。。。所以萧馨儿关于自己所侍奉的家族却是说得很是清楚明白。

    林家所在地方,是天庸城西方,世代习武,是个武道世家。在天庸城是第一的家族乃至整个王朝都是数一数二的,在王朝各地也都有分支,如果要朔其根祖却是很极为久远。正是底蕴的雄厚使得林家不仅在朝堂或是在商场都有盘根错节的势力,这些力量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就算是王朝的历代天子也不得不给对方面子,甚至是对于某些况来说也不得不听林家的。而对于这些势力林家却是并不在意,林家是武道世家,当然是一心向武了。所以在整个修炼界林家也是的个强大的家族,林家族长的修为高深莫测,很少在人前显示。萧馨儿更是不知了,只是这些也是下人说的,自己也没见过,那么就是说那是有根据的,所以萧馨儿理所当然低告诉张逍了。而对于那些下人的规矩自然也没有落下,悉数告知道了。更是对一些主子的脾气多加的嘱咐,特别是其中的林二小姐,这个被称为小魔女的主子更是多是提醒要小心点。

    同时张逍也从而明白了自己的任务,每天照顾好一只小红马。张逍炸听于此一阵愕然。这工作也轻松红了些了吧。不过他随后便明白了原因。也同时知道了自己如今这样是拜谁所赐。

    经过萧馨儿所说,自己在不知道此马的主人是谁的况下一番的谩骂,结果是正巧被林二小姐,也就是这小红马的主人所听到。那可是出了名的刁蛮啊!毫无悬念就是几大皮鞭劈头盖脸的下来,这还不够。吩咐下人直接拉下去执行。这还不打紧,平常那些于张逍有仇的下人们知知道是报仇的机会来了,更是往死里打。知道昏死过去后都在弄醒后继续的打。恐怕不用说她父母有没见过他,就算是天天相处的也一定早就认不出张逍。如果不是萧馨儿知道了消息后去苦求那林二小姐放过张逍。恐怕张逍现在已经是躺在街上的某地或是早就尸骨无存了。

    听到此处张逍就是一阵气愤,即使以他格也忍不住的破口大骂:“竟有如此刁蛮狠辣的女子,如此蛇蝎心肠,哼?”尽管是知道自己子虚弱不宜动怒,却也是免不了愤恨异常。萧馨儿连忙伸手遮住张逍的嘴巴,开什么玩笑,要是再被小姐听到那还得了啊,即使知道小姐来这的可能是在是太小,却是保不住哪个耳尖的下人听到了传到了主子的耳朵里去。

    张逍顺从的闭上了嘴,自己没有什么力量能保护自己,真的有可能会祸从口出,另一方面实在是不可再让萧馨儿为自己担心了。可眼里却是闪着莫名的火花。萧馨儿继续说道:“我去求了好久,她终于是放过你了,不过却要我以后给她当丫鬟,还有你要照顾好那匹小红马”张逍听到这话却是想不出这林二小姐到底葫芦里卖着什么药了,着后者倒是好想,毕竟那样的话以后就能随时找借口惩罚自己了,可是前者那个倒是令人想不明白,还是根本就没装什么药。“哼,不管你打什么主意,别落在我手里”想到自己如今状况就是气愤心里暗暗发誓要讨回公道。张逍如是想着下人们所不敢想的事

    当然张逍的那些想法萧馨儿是不知道的,所以萧馨儿还要说着什么,不过张逍却是因开了话题,只是这话题却是萧馨儿所不了解的。那就是关于大陆上的修炼。萧馨儿不是修炼的人,自然是不懂什么东西,明白的也不过是从主子那边所了解到得一点点。

    大陆上主要有三大主流,分别是炼体,炼神,炼心。其中炼体的最多人修炼,又分为以破坏力为主,运行斗气能量的斗者与运行以浑厚绵长为主的真气武者;接下来就是炼神了,炼神主要有魔法师和修真者,主要特点就是修炼精神力为主,精神力越高所所掌控的力量就越大,修为就越高,以炼体相比主要在**不够强,而修真者和魔法师的区别在于修真者有层出不穷的手段,而魔法师却只能控制一种或几种的元素力量;最为神秘的就是炼心之人,他们的力量来源主要是来自于感悟,只要感悟到了力量就能将其自力量进行转化,直接以量变向质变的转化。而之所以说其神秘主要是他们人数较少,因为他们的形成条件来源于悟,这种悟不是单单是指炼体悟体,炼神悟神。他们不但要悟心来进行蜕化,还要悟能量。所以这种体系对于悟的需要是最惊人的,也正因为此但凡是炼心者必是聪明异常之辈。试问天下有多少天才,而天才中的天才也不一定能成为真正的炼心者。可炼心者虽少却也是不能忽视的因为炼心者实在是过于惊艳,所以在岁月的沉淀下也能发展出了自己的体系。这是大陆上修炼者的三大修炼主流,当然大陆上的修炼体系远非这三流。在这片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大陆上,无不是透着神秘的气息。萧馨儿说到这些已经是说得有些模糊了,只见她一直地说着:“传说。。。。神秘。。。。神秘。。。”便是可以知道再这样问下去萧馨儿就该用谣言了,。张逍察觉了,事实上张逍听得也是一阵云里雾里,但是他能肯定的是这片大陆真的是神秘得很。

    望着眼前这无官清秀精致的女孩,如清潭般清澈的双眸,仿佛被微风吹皱了的水面上迎着皎洁的月光,柔和而耀眼。张逍一阵恍惚,却是突然的醒悟,同时也是明白了一点问题,这个问题从自己醒来时就大为不解,自己对这个女孩的感觉好像很特殊

    事实上张逍在看到萧馨儿的时候会如此快不仅是脑子里只留她的记忆和萧馨儿的关怀还因为自己好像也非常的向亲近他,不过张逍也明确的感到自己好像有是要刻意的回避她,一开始张逍为这种矛盾的感觉很是不解,不过从刚才得回答中他终于是找出了答案。

    自己是一个下人,一个自都不能自由的下人,更何况所生活和幸福了,一个连生活都被嘲笑的下人能幸福吗?而这不要紧,一个下人大不了就和与自己一样是下人份在一起。;萧馨儿也是一个下人,部过她却拥有着异常美丽的脸庞,所以她的生活就不会只是一个下人了,可以想到,只要萧馨儿好好的利用自己的容貌就一定能成为上等人的,而自己呢?就只是下人啊,然而张逍不知道萧馨儿心里只有他,不是,萧馨儿的心意他也明白。只是他认为那只是停留在孩童时的依赖。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某个时刻张逍为萧馨儿挡下其他人的欺负时。张逍这颗小得实在可怜的火星便在萧馨儿的心里熊熊燃起!这些张逍是不知道的,然而萧馨儿却是明确的知道自己这一生不能没有张逍了。所以萧馨儿从没想过用自己容貌换什么好生活那点,在她心里没有了张逍自己是不会独活,甚至前次张逍昏迷她就有想要殉

    想到了那些张逍显得十分的痛苦和无奈,一阵纠结继而是化成一声长长的叹息:“哎。。。。。。”

    萧馨儿见张逍一直看着自己怔怔出神,心头狂跳,又是十分的欢悦,脸蛋红得像个灯笼一样,将头深深的埋在自己的怀里,不敢看张逍,想着接下来怎么办?然而一阵静谧却是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萧馨儿先是愕然。继而是惊恐的抬起了头,脸上是一片煞白,毫无血色,眼眶里顷刻间便是蕴满泪花。

    张逍见此绪猛然间发觉自己又犯了个严重的错误,心里暗自责备自己又惊于萧馨儿的聪明和敏感,口头却是极为巧妙的接上那长长的叹息声同时转移了话题:“。。。。。。哎。。。。。这体力该何时才能复原啊!要是让那二小姐知道自己偷懒那就完了啊。。。。。”

    果然萧馨儿一听到关于张逍的事便是接过话语关心的道:“你放心,那只小红马我有看着呢,你安心养伤就是了”

    “恩。。。。。好的,你也很累了吧,去休息吧,看你这么样子我也过意不去的,去吧,我没事了”张逍应道却也是没来由的从心底感到一阵疲惫。

    “。。。。。哦。。。。。”萧馨儿好像是要说些什么却是终于没说出来,乖巧的臻首答应了,轻轻的走出简陋的屋子,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抬头望天却是已深夜。

    门关上了,关的却不止是,还包括一颗悸动的心,可是自己是个下人。如果说自己又能力的话就算是千难万险也要和她在一起,可是自己没能力,至少现在没有。摇摇头又是一声叹息,缓缓的闭上双目。眼泪却是从眼眶中流出滴落,灯光在萧馨儿出去的时候就被吹灭,谁吹灭?张逍。

重要声明:小说《逆道无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