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之前 男孩与女孩与恶作剧

    宣称要推倒重修而后的部分……

    ============================================

    初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一个课间。

    刚刚完成了学生会的好友下发的工作,心疲惫的诸星正在走廊里习惯的放松着体,而后一个不经意间,眼角就瞥到了那个女孩坐在院中的样子。

    这个女孩并不是十分耀眼的类型,相反地看起来打扮得有些土气,使得她上的魅力完全没有展现出来。

    当然,实际上从各种方面来看,这个女孩也不具备能够让人一见倾心的魅力。不过有些时候一些事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就好比当时的诸星,仅仅是见到女孩独自一人默默地坐在那里小口地咬着面包的样子,就莫名其妙的被击坠了。

    不过很是有趣的是,平里经常被人评价为格开朗的诸星表现的并不比任何一个窦初开的男生好到哪去。相反地,他在这个方面的表现意外的害羞,也因此诸星就那样子站在与女孩一窗之隔的地方望着女孩,只到上课铃声响起才猛然醒觉,连忙转跑回了教室。

    而后,诸星就在不断的通过各种方式来打听那个女孩的各类信息,只可惜虽然被学生会的家伙们榨取了无数的劳动力,诸星所能获得的讯息也只有那个女孩是二年级的前辈这一条而已。

    拜托,这种讯息诸星早就通过校徽的颜色知道了好不好……

    因此发觉了女孩在其他人中完全没有存在感的特后,诸星不再前去学生会遭受劳役,而是选择了自行守株待兔,在各类休息时间那棵树的附近装作不经意的走过,就是想要看一眼女孩的样子,当然也是想要找到一个搭讪的机会。

    只是除却那次偶然之后,诸星再也没有看到女孩单独出现的时刻,因为在那之后他只在那里见过女孩三次,但是每一次都有着另外的女生陪同,这样的况当然不能上前搭话。而其他的时候,干脆就没有见到过那个女孩。

    于是就在这种单相思的煎熬中,诸星来到了自己的第二的学年。虽然开学的时候没有时间前去蹲点,但是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年的机会了,所以今年的主要目标一定就是成功的和那位前辈搭讪!

    不得不说,诸星你的目标还真的是让人无法评价。

    “哟!”肩膀上忽然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诸星悚然一惊,转看去,却见是昨刚刚见过的藤林杏站在那里。

    “你的反应很快嘛?”仿佛被诸星的快速转吓到了一样,藤林杏很是好奇的道,“不过刚刚你是在发呆,想什么呢?”

    虽然知道对方肯定不能知道自己正在想些什么,诸星还是下意识地有些脸红地道:“那个……没有什么了,班长……”

    “不都是说叫我杏就可以了么?”藤林杏很是有些懊恼地伸手挠了挠头,“还是说,你实际上正在撒谎?以至于紧张的连这件事都忘记了?”

    “这个女人的直觉好敏锐!”诸星在心中惊叹着,脸上则是尽量保持着波澜不惊的状况道:“瞎说什么呢,班……杏!”

    “哦?”藤林杏伸手扶住下巴一脸揶揄地望着诸星道,“难道没有人和你说过,你撒谎的样子很有趣么?”

    “怎么可能!”诸星下意识地吼道,而后猛然反应了过来,伸手捂住嘴巴,但是为时已晚,站在他对面的藤林杏已经大笑着走开了。

    “可恶!”诸星这下子可是丢脸丢到了太平洋,不过既然已经丢了脸,诸星也就豁出去了,就见他快步跟上了藤林杏,而后问道:“杏,问你个事好么?”

    “什么事啊谎话鬼?”藤林杏头也不转的问道。

    “唔……”诸星被藤林杏的称呼弄的呛了一小下,“你对高年级的学生熟么?”

    “不熟啊,”藤林杏道,“有什么事么?”

    “没有了……”虽然料到了藤林杏的答案,不过诸星心中还是有些小失望的,“只是想问一个人。”

    “问个人?”藤林杏忽然站住了脚步,“是女生么?”

    “哈?”诸星这一次学乖了,“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很简单啊,”藤林杏哈哈一笑,用师长的语气道,“你这样的男啊,一看脸就知道是那种一提到男女感就会脸红的类型呢,所以只要看你的表,基本上就能确定你在想什么咯。”

    “什……什么?”诸星僵在了那里,“喂喂,你这绝对是在开玩笑,哪里有只要看脸就决定别人的角色属的道理啊!”

    “因为你长得太卡通了么。”藤林杏很是随意地给诸星下了定语,“真的哦,长得一副十分纯洁的样子,姑且不管你真的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单就这张脸应当就会骗上许多女孩子的心……”

    “真是好笑,”诸星摇摇头道,“要按你这么说,那我高一那一年又岂会独一人?再说了你也是女孩子,你不也是没有被我骗上么?”

    “所以说是应当了,”藤林杏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一脸孺子不可教的样子道,“应当啊,就是说有很大的可能,但是也有很多的意外的哦。”

    说着,藤林杏忽然一脸诡秘地凑过来道:“另外啊,为你的好友我需要提醒你……虽然你长着一副纯洁的脸没错,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借着这张脸去做欺骗女生感的事哦,要是你敢这样的话,我将会第一个大义灭亲哦!”

    “喂喂,”诸星闻言不满道,“为什么你会三句话不到就开始怀疑我的人品啊!还有啊从刚刚开始我就想说了,什么叫做‘姑且不管你真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感你从一开始就在怀疑我的人品了么?”

    “啧啧啧,”面对着诸星的质问,藤林杏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道,“诸星同学啊,不是我说你,作为一个男生,你不觉得在大庭广众的注目下向我这么一个小女生斤斤计较有**份么?”

    “哈?”诸星这下子真是有些感到莫名其妙了,“难不成一个男生的合格条件是连人品这一关键问题都要忽略么?”

    “当然不是了……”藤林杏一脸鱼儿上钩的得意表,“但是同样有一句话说得好:‘说得多不如做得多’,作为一个男人,想要证明自己的人品的话,果然还是应当去做些事来证明自己,而并非在这里大吼大叫才对。”

    “呃……”

    藤林杏的终结技对诸星造成了暴击,诸星陷入沉默。

    藤林杏拿到了firstblood……

    “哈哈哈哈哈……”带着得意万分的胜利者的笑声,藤林杏转离开了战斗现场,只留下了失败者站在那里默默无语。

    “真是……”良久之后,已经引来无数人回头观望的诸星忽然仰天长叹道,“不幸啊……”

    ===============================================

    “说起来……”望着校门上挂着的巨大圆球,诸星眼角有些抽搐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已经是高一新生入学,前几天的时间里诸星与冈崎三人一起在打闹玩笑的过程中打理了整个大门部分的装饰,然而无论诸星昨天睡得有多么的死,他也能够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印象中的工作里绝对不包括这个圆球!

    更何况什么叫做“拉一下会有惊喜”啊!这种连幼儿园小孩子都不会信的话是怎么回事啊,想要恶作剧的话也不能这么业余?这是哪家的傻孩子留下的陷阱啊?

    等等……似乎真的存在这样一个傻孩子。

    诸星忽然间想到了某个这两天**同努力的伙伴,当下一头黑线地往校内望去,刻意的寻找下很容易就发现了藏在树墙后的两个罪魁祸首。

    “我说啊,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毫不客气地上前将某个金发娃娃脸揪了起来,诸星一脸不解地问道,“难不成是什么报复活动么?”

    “当然是要报复了!”原阳平毫不客气地叫道,“谁让那个男人婆竟然敢那样子对我们!”

    “那样子?”诸星发觉似乎有什么隐,双眉一挑道,“你们难不成对杏恶作剧了?”

    “?……”原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当然了,难道我原阳平是那种可以让一个女生随意摆布的人么?”

    “这样啊……”看着原的表,诸星大概能够想到他们三个人之间出了什么事:先是原不甘于被藤林杏压制,用了一个很恶劣的恶作剧捉弄了藤林杏,很不幸的藤林杏被他们成功的捉弄了,但是也发现了他们才是根源,于是原二人再次遭到了天诛,至于现在挂在大门上的大圆球,大概就是原的报复计划part2了。

    “我说啊……”诸星放开了原,一脸无奈的道,“想法还是可以的啦,但是原你设计的这个陷阱根本就不会有人上当才是。”

    “你这样说是在怀疑我的本领!”原的表就如同恩和一个文学作品中刚愎自用的庸才将军,“我设计的陷阱怎么不会有人中?”

    “那么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有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了,”诸星道,“为什么没有人去拉呢?”

    “这个……”原一时语塞,但是即刻他就忽然变得兴奋了起来,同时伸手指着大门处道,“你看,我就说了本大爷设计的陷阱一定会有人中的!”

    诸星完全没有相信原的话,仅仅是配合质的转过头去,不过下一刻他立刻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因为校门口真的有人按照原所说伸手拉住了那个条幅,更加让诸星感到惊奇的是,那个人竟然是他苦苦追寻了半年而不得见的女孩!

    “喂!”诸星不顾原的阻拦大喊道,“不要拉!”

    但是已经晚了,那个女孩早已经落下了那个条幅,而后,在女孩头顶上的圆球裂成了两半,从中掉落的铁盆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地砸在了女孩的顶门上。当然真正的主题,还是那个仍在半空中的条幅。

    “啊啊……”诸星一时间目瞪口呆。从刚刚开始一直旁观的冈崎则是感叹道:“真的有笨蛋出现了啊……”

    “开什么玩笑……”诸星望着门口的一片混乱摇了摇头,“冈崎,那个条幅是你写的。”

    “是的,”冈崎有些奇怪的望了诸星一眼,“怎么了?”

    “你写的是什么?”诸星很严肃地问道。

    “我忘记了,”冈崎却是耸了耸肩,转就走,“不过……不是什么恶意的话就是了。”

    “是么……”诸星望着冈崎的背影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