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之前 兄妹之间的小日常

    ( )    看到铃出现请勿喷……

    因为她姓诸星,不姓枣

    ===========================

    “今天晚上就吃豆腐……”望着柜台中的特价菜,诸星抱着沉吟道。

    作为一个并不算富裕,或者说手中掌握的生活费并不算富裕的人,诸星对于生活的花费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一自行参悟的管理风格。由于自家还有个妹妹正在准备升学考试,是以现在诸星一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关于饮食的搭配,既不能太过昂贵,又不能耽误了妹妹的生长,还要能够补充妹妹一天复习所需要的量,坦白来说,还是比较困难的。

    不过诸星可以说是乐在其中,其中的原因一是因为他对于自家妹妹的宠,二是因为诸星认为这样可以锻炼自己。无论是厨艺还是财政方面,经过两年的锻炼的诸星虽然称不上什么家务圣手,但是也算是能够让人看得过眼了。

    证据么,就是家中那个无比挑嘴的妹妹现在至少能够淡定的将晚餐吃下去了。

    手中提着今天买来的菜蔬,诸星忽然想到了今天遇到的新同学们。

    无论怎么说,一起进行了校门布置工作的三人还是脑海中最为深刻的存在。看起来总是对人理不理的冈崎,傻乎乎的原,好像有些聒噪但是格还算不错的杏,就算诸星并不是一个合群之人,此刻也不得不说这三个人真的都很有意思,比起他高一的时候那些死气沉沉的同学可是要好得多了。

    当然,诸星选择的忽略了那些同学基本上都去了A班的事实。

    经过了早上曾经看见过的藤林家,诸星按下了自家的门铃。

    “不得不说现代社会邻里关系什么的已经基本上不存在了啊,”在等待妹妹前来开门的时间里诸星的大脑依旧没有闲着,“明明搬来已经要两年了,可是左右的邻居居然基本上都不认识啊,除了名牌之外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印象啊。”

    “难道你没有带钥匙么?”正在这么想着,庭院的铁门已经因为自动锁的作用向里弹开。抬头望去,较比旁边的豪宅显得有些寒酸的标准独栋的门口正站着一名小的女生。

    “哦,铃,”诸星微笑着进入院子,而后合上了铁门,“这不是想要铃好好的活动一下么,总是桌在书桌边,即使是学习,材也是可能变差的哦。”

    “那种事不需要你来心!”名叫铃的少女冷声道,“笨蛋老哥!”

    “好了好了……”理树心知自家妹妹因为最近的复习显得有点暴躁,当下安慰道,“打扰了你做题很抱歉,不过吃饭前可是要略微活动一下比较好,这样也有利于你的进食。”

    “不要用那种让人误会的词汇啊,笨蛋!”铃怒吼道,而后转跑回了屋子,从脚步声判断,估计是再次回到了二的房间里。

    “这可真是……”诸星苦笑了一下,自觉地进驻厨房去准备晚餐了。

    四十分钟过后。

    “这就是今天的晚饭了。”

    望着一脸怨气地走下来的铃,诸星微笑着将红烧豆腐的盘子向铃的座位推了推,“快点趁吃。”

    铃如往一样坐到桌前,只不过在开饭之前添了一句:“好慢……”

    “今天被学校的事拖住了么……”诸星笑道,“耽误了公主大人可真是抱歉呢。”

    “唔……”铃狠狠地揣了一口豆腐进嘴,却是不小心被烫了一下,而后模模糊糊地道,“又做什么事了?”

    “因为迟到,所以就被罚布置校门了,”诸星有些好笑地将豆腐分了一些道铃面前的小盘子里,又像铃的饭上面撒了些海苔鸡蛋碎,“就这些了,可不能多吃。”

    “唔……”铃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

    “这么看着我也没有用,”诸星不为所动地道,“另外吃完饭后陪我去散步,不许说不!”

    “呃……”铃一脸被呛住了的表,看起来十分的不爽。

    “好了好了,”诸星道,“你的成绩又不是很差,干什么这么拼命啊?”

    “因为想要考上光坂高中啊……”铃说道,“光坂高中的分数总是很高的。”

    “你这又是被谁骗了?”诸星有些无语地道,“光坂高中的分数是高,但是以你的能力完全不用这样拼命的?”

    “因为我想要争取全额奖学金,”铃续道,“那样就可以压你一头了!”

    “你不用这样也能压我一头了,”诸星摇头道,“不过既然你有这样的坚持,那么就继续努力,我不会很自以为是地劝你放弃的。”

    “不过啊……”诸星放下了筷子,十分严肃地道,“可不能把自己的体搞坏,否则你连高中都不要想上了!”

    “我知道了啊……”似乎是被诸星吓到了一样,铃有些瑟缩地道,“净装大人。”

    “我的小公主啊,”诸星闻言道,“你要知道如果你有点什么事,我可就会被骂死的啊。”

    “这个……”铃干笑。

    “所以我说的所有的话都不是开玩笑,”诸星道,“就算不上高中,我也会养你一辈子,所以用不着担心。”

    “你还是把自己养好!”铃一吐舌头,“我上去了!”

    踏踏的脚步声响起,铃将餐具送到水槽,转走上了去。

    “好快的速度……”望着面前只剩下了点芡羹的盘子,诸星很无奈地将自己的米饭倒了上去,“拌饭也是很不错的。”

    半小时后,完成了整理的诸星走上去,在自家妹妹挂着“铃在休息哦,请不要打扰”的小猫型牌子的门上敲了敲。

    “水烧好了,快点下来洗澡!”

    “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了你还要敲吗!”精致的木门被铃大力拉开,带的那可的牌子左摇右晃。

    “可是洗澡也是很重要的……”目光越过铃的肩头,可以看到书桌上的灯光正在亮着,“要知道,休息是……”

    “为了让路程走的更远!”铃毫不客气的话随着一件大衣一齐扔在了诸星的脸上,而后就听到一连串踏踏踏的脚步声,显然铃已经跑下了去。

    拿下了蒙在头上的大衣,诸星望着不知何时扔在地上的换洗衣服――当然仅仅是外衣――摇了摇头。

    虽然对妹妹这么亲近自己觉得很高兴了,但是这样没有一个女孩子的自觉,还真的很让人担心啊,要知道她今年可是初三了啊。

    弯腰捡起这些衣物,诸星自己也下了梯,而后拐到了洗浴间旁边的洗衣间,将手上的衣服分类放好,而后开始设定洗衣机,准备将换下来的衣服清洗一下。

    “明天就要开始高二的生活了,”诸星一边轻车熟路地按着洗衣机上的按键,一边在心底里想着,“不知道她现在是在哪个班级啊……”

    脑海中不断地转着和那个人有关的事,诸星不由得走起神来。而后,一张团成球状的浴巾就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在发什么呆呢?”铃拿着毛巾轻轻的揉着自己那份十分珍贵的长发,“一脸好像怪大叔的表?”

    “怪大叔?”回过神来的诸星很是夸张的叫道,“有没有搞错!咱明明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剑道新人啊!”

    “但愿你能够坚持到新人赛……”铃一脸毫不掩饰的鄙视,“我那曾经无比有前途的乒乓球选手,篮球选手,歌唱家,小提琴手,钢琴手,以及生态科学家的哥哥,还是说大名鼎鼎的诸星弘彦先生?”

    “啊哈哈……”听到铃将自己一贯的三分钟血路程复习了一遍的诸星有些脸红,“那都是年轻犯下的错误啊……”

    “那么你什么时候才会不年轻呢?”铃将毛巾披在肩上,双手抱道,“另外你没有放洗衣粉就按下开始键了哦。”

    “什么?”诸星转头查看了一下,而后猛然间反应过来,“可恶,咱们家的洗衣机明明就是无洗衣粉的样式!”

    “所以说你是个笨蛋啊……”铃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披在肩上的毛巾扔在了属于毛巾分类的筐里,而后毫不留恋的转离开。

    “那么我洗完了,笨蛋先生。”

    伴随着一句礼貌质的话语,踏踏踏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

    “这可真是啊……”得到了新的称号的诸星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看了看分类筐里的毛巾,忽然象想起了什么一样大喊道,“我说铃,头发没干就绑起来的话,可是会分叉断裂的哦!”

    “要你管了!”

    不过这声提醒马上就被铃吼了回来。

    “好好……”诸星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反正你自己也知道这头长发留的有多么难……在下就不瞎掺和了。”

    于是这一天又结束了么?

    当然不是!

    诸星伸手握起了拳头,不过这并不是说诸星会忽然化夜行游侠,也并非是诸星在另外一个秘密空间拥有着其他的重要份,更不是因为诸星是什么深夜作案的高端黑客。

    之所以这么说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诸星还要准备铃的营养夜宵,并且督促她在十一点之前好好上睡觉!

    好好,不得不说,作为这样一个把自家妹妹当做宠物来养的哥哥,铃的材这么多年还能保持现在的健康体型,实在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