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后日 谈话

    ( )    说起来我忽然想到冈崎的屋子和古河渚的房间差不多大捂脸……==

    冈崎你还需要奋斗啊……

    ====================================================================

    这是一间六席半的屋子,房间中有一个样式简单的书桌,一个小巧的书架,而后比较显眼的东西就只剩下角落里的团子大家族布偶了。

    “朋也……”

    名为古河渚的少女的声音传来,虽然依旧是那份让人感到安心与温暖的声线,但是此刻其中却夹杂着一丝让人不安的颤抖。

    “不要起来……”冈崎俯下,按住了想要做起来的古河渚,“小心不要凉到。”

    “真是抱歉,朋也……”古河渚弱弱地道,“还要让你来陪我。”

    “没关系的。”冈崎盘腿坐在了古河渚的榻旁,“你是我的女朋友啊,如果连我都不来陪你,那岂不是太可怜了么……”

    “可是,朋也……”古河渚整个人在被子里缩起来,“这样的话,朋也会很寂寞的,陪着我这个土丫头。”

    “那完全是原在开玩笑的时候说的,”冈崎伸手拂过古河渚额前的头发,“实际上你可是很有魅力的哦。”

    “我明明没有多少魅力的,”古河渚听到这句话后反而低沉了起来,“长得也不漂亮,体也不好,格上也这么粘人……”

    “喂,你再这么说我可要生气了哦!”冈崎忽然打断了古河渚的话,“作为要和我牵手一生的女朋友,你要是这么说自己,岂不是连我也一并鄙视了?”

    “可是……”古河渚一时语塞,而后好像做了什么很严重的思想斗争一样,咬了咬嘴唇才道,“冈崎同学如果讨厌我的话,可以去牵起别人的手的。”

    “什么?”冈崎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而后再看到古河渚强自忍住眼泪的表后,才反应过来古河渚刚刚说了什么,“开什么玩笑!”

    冈崎本来虚放在一旁的手移到了古河渚的脸上,而后轻轻地捧起了古河渚的面颊。

    “渚,你要记住,”冈崎以前所未有的严肃的语气,说道,“你是我的女朋友,也是名叫冈崎朋也的人最重要的宝物。”

    “以前的冈崎朋也,不过是一个浑浑噩噩混子的不良少年,除了人还没有坏透之外没有任何的优点,或者说,简直是一无是处,但是在有了名为古河渚的宝物后,冈崎朋也这个人才真正的开始了他的人生,所以,冈崎朋也不论何时,都不会对古河渚感到厌烦,无论何时,都一定会陪在古河渚边……当然,如果名为古河渚的宝物想要离开冈崎朋也的话……”

    一只小手捂住了冈崎的嘴巴。

    “把手拿出来干什么!”冈崎赶快将古河渚的手塞回被子里,“又发烧了怎么办!”

    “没事的,朋也,我是不会想要离开你的……”

    “所以……”古河渚的脸上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可以牵起我的手么,就在这里。”

    “当然,”冈崎微笑着牵起了古河渚的手,“而且不只在这里,我永远都会牵起你的手。”

    “永远也不会放开。”

    “喂,小鬼。”

    古河秋生用手轻轻地敲了一下诸星的头。

    “发什么呆呢?”

    “没有什么……”诸星摇了摇头,“抱歉。”

    “哼,”秋生把球在手上抛了抛,而后道,“我累了,咱们去找个地方喝杯茶怎么样?”

    “诶?”诸星差异的抬起头来,而后点了点头。

    “那么,我记得附近就有一家不错的家庭餐馆来着……”秋生转头开始带路,“大概走个几分钟就到了。”

    “是。”诸星无言地跟上了秋生,两个人就这么走进了一处规模不算太大的餐馆。

    “这里的盖饭其实不错!”刚刚坐到座位上,秋生就开始摆出了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哦,对了,我记得你不吃咖喱来着,是不是要试试新的口味?”

    “等等大叔,”诸星按下了秋生手中的菜单,“咱们还是先把话说完……服务员,来两杯果汁!”

    “切,我喜欢的是茶……”大叔很不爽的撇了撇嘴,而后道,“不过你既然坚持,那我就说了。”

    “听说你回绝了好几所大学的入学考试,”大叔开口就是一个很实质的话题,“而且还拒绝了你父母想要接你回去的要求,是不是。”

    “大叔怎么会知道……”诸星先是有些惊讶,而后恍然,“对了,我在这里的监护人是大叔。”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监护人啊!”没想到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使得秋生整个人都愤怒了起来,就见他猛地站起来,直接按住了诸星的头,“这么重要的事,你也敢自己做决定!嗯?你是找好工作了,还是有足够的钱去当otaku了!啊!”

    “大叔放手!”诸星勉强抵挡住秋生的巨大力量道,“边上的人都看着呢!”

    “切,”秋生也发觉了自己已经成了点了的关注对象,这才放开手坐了回去,“说实话,小子,原本我看你顺眼的,而且也是真心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看待,所以这件事,即使你的亲生父母不管,我也是要管的。”

    “就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秋生伸手点了点桌子,“所以有些话我就能和你直说。”

    “你脑袋里的想法,或许你自己觉得藏得很深,”秋生双手抱,“但是呢,实际上我们这些长辈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看你看得还算透彻,我也就不在这方面多说些什么了。”

    “但是另外的,你的想法虽然好,不过我们有渚送终就可以了,”秋生道,“你真的没有必要陪在这里,不是么?如果真的这么喜这个小镇,完全可以之后再回来,对不对?”

    “可是我……”

    “没什么可是,”秋生伸手在兜里掏着什么,同时嘴上接着道,“首先呢,你也不是什么百年一遇的科学天才,因斯坦什么的你还差得远,所以不用担心会留在哪里做研究。其次呢,这个小镇的工作机会确实不多了,如果真的没有那个机会就算了,你既然有机会可以改变自己后的生活方式,那么为什么不抓住呢?”

    “小镇将会发展,会有人来来去去,”秋生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而后看到近在咫尺的烟标识,又讪讪地放了回去,“如果你真的学到了什么东西,可以回来造福小镇,那不也是很不错的事,不是么?”

    “雏鸟如果不走出母巢,他是永远也学不会飞行的,”看到诸星还想要反驳,秋生严肃起来道,“不过,当他飞出去了,变得累了,想要归来的时候,父母也不会阻止他的。”

    “我明白了。”诸星终于点了点头,“谢谢大叔。”

    “哈,那就好!”秋生一瞬间又恢复了那种顽童气息,“说起来上一次的棒球打得不错,有机会我们再玩一次!”

    “嗯!”

    “那么来份特大号海湾盖浇饭如何!”

    “早苗阿姨会泪奔的。”

    “呜啊,可恶,你提醒了我不该提醒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