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诸星 行动

    ( )    智代线和杏线啊……狩夫平也和五十岚什么的……很难在正篇里表现……

    最重要的是,那两个客串了的家伙还在看么……在看么……看么……么

    ==============================================

    目送着衫坂远去,诸星忽然满脸苦恼地挠了挠头。

    “理惠竟然会被我的绪所影响么?”他自嘲道,“不应该,总觉得好像是在诳我一样。”

    轻轻地踢了踢体育仓库的墙壁,诸星长出一口气,转向着校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哟,诸星,要不要一起去打个网球?”

    就在此时,某个校园偶像级人物忽然间出现在了诸星的后,手里还拿着一对网球拍,看起来就好像背插靠旗的足轻,只不过明显样子上至少也要算个足轻大将了。

    “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失礼的事?”

    足轻大将阁下忽然间露出了深思的表,看起来又好像部将了,部将的话是不是应该有封地呢,不如就把这个家伙封到东京湾里去……

    “所以才说你的表已经透漏出杀意了啊!”

    “抱歉抱歉,”诸星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五十岚的肩膀,“话说今天怎么这么有时间?”

    “唔,学生会换届的选举要开始了,”五十岚伸手指了指自己,“于是我就借机将所有的职务一股脑地辞退,现在可是无官一轻了。”

    “算了,就算你这家伙肯辞职,”诸星对于偶像的话是半点都不信的,“学生会的母老虎们也不会放你走的。”

    “啊哈哈,知我者诸星也,”五十岚笑道,“不过虽然没能无官一轻,不过现在确实是很闲没错。”

    “现在是部活时间没有错,”诸星奇道,“不过你这网球部部长忽然间拉着我这个闲人打网球,就不得不引人怀疑了。”

    “另外还有啊,”诸星忽然手搭凉棚看了看周围,而后笑道,“那个学妹呢,我记得你很久很久以前不就开始护送人家回家了么?”

    “那个啊……”五十岚的表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得很奇怪,“应该怎么说好呢,现在反而是我被她护送了啊……”

    “这话怎么说?”诸星虽然见识过坂上智代的武力,不过一个一起上下学的借口而已为什么会分谁先谁后?

    “你前一阵子为了演剧部的事忙得脚朝天,估计也不知道,”五十岚道,“我和坂上回家的路上曾经被堵过。”

    “喂喂,”诸星更加的不信了,“话说你们一个是武力值超越人类的女老虎,一个是后援团遍及全町的包男,为什么会有人敢堵你们?”

    “具体的细节你就不要管了,”五十岚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了一样,挥挥手跳过了这个话题,“总之之后坂上觉得我的武力值太低,就决定上学下学护送我了,不过我可不是白白受惠,平常也会请她吃饭做赔礼的……你这是什么表?”

    “没看出来啊……”诸星伸手拖住下巴,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连连点头,“看起来一副天然感觉的五十岚居然是泡妞能手,不过我要提醒你哦,坂上智代那种既有追求又有能力的优秀女孩,可不是请吃饭拉拉手就能追到手的。”

    “所以说你想到哪里去了,”五十岚无语道,“现在我们只不过是合作关系,合作关系!”

    “算了随你怎么说,”诸星摇了摇头,“说起来,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呢。”

    “哦,”五十岚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诸星,“这道是很少见,什么问题?”

    “唔,大概是,怎样才能让人看起来其实你很高兴?”诸星道,“或者说怎样高兴起来……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那你又因为什么不开心呢?”五十岚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回来。

    “为什么……”诸星想了想,“大概是,罪恶感。”

    “那么我可就没办法了,”五十岚耸了耸肩,“罪恶感这种事,还得靠你自己。”

    “靠自己么,说的倒是简单……”诸星苦笑一声,而后忽然见一怔,“等等,你这一汗水的样子,该不会是已经部活完毕了?”

    “诶,发现了啊,”五十岚很是无辜地一摊手,“刚才看你一副精神恍惚想要撞墙的样子,就拿着两个拍子跑出来安慰你一下,其实我现在要回家了。”

    “我就说你不可能很清闲啊……”诸星摇了摇头,“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啊,”五十岚挥了挥球拍,“哪天真的找你打网球,你可不能推辞!”

    “这事再……”

    诸星笑着离开了场。

    ==============================================

    “所以才说,这种过五关斩六将的感觉,最讨厌了……”

    望着眼前战意十足的冈崎兵部朋也,诸星表示压力很大。

    “可算让我堵到你了啊,”冈崎朋也伸手握了握拳,“想好怎么死了么,诸星弘彦?”

    “等等,所谓有义者不兴无名之兵,”诸星连连后退,“咱先说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死这件事,而后再动手,可不可以?”

    “罪名很简单啊,”冈崎双手在前握的咔咔直响,“挑唆原那个家伙缠着我打篮球这件事,难道不算是最严重的罪名么?”

    “喂喂,难道你不想让演剧部复活么?”诸星喊道,“那样的话打场篮球不就可以了么?”

    “你知道我肩头有伤的,”诸星不说还好,一说关系到演剧部,冈崎的脸色又黑了三分,“那么把我这么一个伤员推上球场,你真的认为我能够打得过篮球部那帮子怪物?我看你这才是没想让演剧部复活呢!”

    “不,等一下,冈崎,这件事你有很大的误会,”诸星抬手止住了冈崎,“我们必须先说一说这里面的关系。”

    “好,我听你说。”

    冈崎摊手。

    “既然你还能听我说话那就好办了,”诸星道,“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和篮球部打篮球?”

    “按照原那家伙的说法是为了用胜利证明我们的决心不输给他们,”冈崎想了想道,“不过我怎么看怎么感觉这里面有你的痕迹。”

    “不不,你错了,冈崎,”诸星摇了摇头,“这的确是原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在那次古河明言放弃之后就在忙碌这件事。”

    “这么说的话……”冈崎想到了那天真正让古河放弃的原因,“的确是因为看到了仁科她们音乐的心,古河才会放弃的呢。”

    “然而实际上古河的信念其实并不输给她们,”诸星道,“因为国中的时候,她就在努力了。”

    “哦,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冈崎伸出一根手指道,“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古河的确是对许多东西都很专业的感觉,什么灯光啊,舞台啊,布景啊说的我都有些晕了,不过后来一深究她就露底了啊……因该怎么说,完全看不出来有演戏的天赋呢……”

    “那是因为古河上了高中以来都没能够真正的加入演剧部进行活动,”诸星望着一脸讪笑的冈崎,摇了摇头道,“至于演戏的天赋什么的,只不过是信心不足而已。”

    “说到这里我又想问了,”冈崎还真有些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感觉,“那些专业的名词不会是你这个家伙教的。”

    “我只是提出了一点建议而已,”诸星摊手,“另外外你偏移话题了冈崎。”

    “好,”冈崎点了点头,“那么既然要赢才能有价值,为什么要让我这个残废上呢?”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了,”诸星一副计划成功的表道,“如果你不参赛的话,石井直人那个家伙就不答应比赛的要求。”

    “的确是很难解决的状况啊……”冈崎显然已经忘记了刚刚自己还在扮演愤怒之人的角色,“这样看来,我不上还不行了呢……”

    “所以为了古河和小琴美的演剧部,加油!”

    诸星一脸血地拍了拍冈崎的左肩膀,就要转离开,却不防冈崎忽然伸手拉住了他,而后一字一顿地道:“那么,既然是3V3的比赛,还缺一个人不是么,那么,你一定要上。”

    “喂,等一下,我不会打篮球的!”诸星连连摇头,“这种事不要拉上我。”

    “喂,你!”冈崎还要再说,却被诸星挣脱了手臂,而后就见诸星直接跑出了校门,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可恶……”冈崎懊恼地挥了挥拳头,“这个家伙,永远都是逃跑更擅长一些。”

    “不过诸星这一边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么就只有……仁科那一边了。”

    这样想着的冈崎,转走向了合唱部的方向。

    而在诸星和冈崎都离开了这里之后,鞋柜的后面忽然闪出了一男一女两道人影。

    “杏,现在怎么办?”两人中的男向女问道,“演剧部的未来好像陷入了大危机了。”

    “唔,这种状况……”藤林杏靠着鞋柜皱起了眉,“坦白说这四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比较复杂啊,不是我擅长的方向呢。”

    “不过原已经为了演剧部行动起来这件事是真的呢,”男说道,“可不能落后给他啊。”

    “哦,他对你敌意那么深,我怎么看你好像还是很佩服他的样子,”藤林杏很是好奇地望向了男,“为什么呢,狩夫平也君?”

    “坦白来说,是羡慕他那种为了伙伴什么都能够付出的样子,”狩夫平也道,“也罢,大上那边,我去摆平好了。”

    “那个大猩猩很难说话的,”藤林杏双手抱道,“你就不怕丢官?”

    “坦白来说这个风纪委员的职务当初就是为了掩盖你们这帮子为非作歹的家伙才去申报的啊,”狩夫平也道,“现在诸星也不祸害社团了,冈崎也不迟到了,那么这个位置对于我来说也就无所谓了。”

    “我刚刚竟然被你这种大义凛然的表感动到了!”藤林杏十分震惊地道,而后伸手按住头,“不行不行,我需要反省,怎么可以被住在隔壁的阿米巴原虫超越,我一定要做些什么。”

    “这种事我们也只能敲边鼓了,”狩夫平也无奈道,“而且咱们两个单独溜出来这么长时间,演剧部那里没问题么?”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藤林杏忽然一拍手,“我想到办法了。”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