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琴美 绝不会放弃

    ( )    “想要一个人幸福真的十分的困难么?”

    回到家里的诸星望着手中用来领取小提琴的凭条,忽然间心生一股怨气。

    “冈崎这家伙,有些时候说的还真是在理啊……”

    连衣服都没有换,诸星直接倒在了自己的上。

    也许真的是那样子没错,这可恶的老天爷就不想看见应当得到幸福的人得到幸福。

    诸星忽然想起了小的时候所曾经见过的那个人。

    那是一个学生,当年大概有二十多岁。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为曾经见过的一个姑娘排练一个话剧。

    他是一个几乎完美的人,作为老妈的学生,他有着优秀的成绩,广阔的前途,业界内的名声。

    不过,他很不快乐。

    在一次老妈的课题组完成了一次项目之后的庆功宴上,他喝醉了,而后和诸星这个师长的孩子吐露了心声。

    他曾经在大洋彼岸的国家遇到过一个女孩,当时他还仅仅只有十几岁。那个时候的他,不过是一个与寻常的顽皮孩子一样的存在。

    而后,仿佛是命运安排好的,他遇到了那个女孩。或者说,他是听到了那个女孩所演奏的一个曲子:

    《梁祝》

    这是一首讲述着中世纪时期在那个国家的某个地方所发生的一个故事的曲子,原本是交响乐,却被那个女孩子别出心裁的改成了筝乐。

    然而,还没等到一段可能发生的青涩恋开花结果,那个女孩子就因为疾病所凋零了。

    这是那个家伙的话,不过,现在的诸星想来,能让那样一个平里完全看不出来任何负面绪的家伙露出那样深切的痛苦,恐怕,那段记忆远远不止一次邂逅那么简单。

    而后,他回到了原先所在的国家,开始为了攻克那个绝症而努力。

    然而,那个疾病是人类医学史上的几大难题,而且知道踏入了这个领域之后,他才了解,那个时候的想法有多么的不切实际。

    于是他在这之外又有了一个愿望。

    排练一场名叫梁祝的话剧。

    当时年纪轻轻的诸星与自己的妹妹,仁科理惠被这个故事感动的一塌糊涂,于是他们鼓励那个男子,一定要尽全力完成自己的愿望。

    是以在那次酒醉之后,那个人真的开始为之而努力。不仅如此,一切都进行得相当顺利。

    而后,在仁科理惠第二次来到这个国家之后,诸星受到了两张邀请卷。

    虽然仅仅是校庆质的晚会上的节目,但是一个梦想的实现,还是让当时还是孩子的诸星与仁科兴奋不已。

    然而,就在赶去的路上,发生了车祸。

    虽然话剧因之中止,但让人庆幸的是没有人受重伤,这也就意味着,一切还有挽回的机会。

    然而在事后的例行检查中,那个男子被发现得了与那个女孩一样的病症。

    仅仅一个星期,那个人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未完成的愿望。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却在实现的前一刻被可恶的命运所剥夺。就好像仁科想要学习小提琴,却因为自己的一次贪玩而失去了才能。就好像如今想要为小琴美提供一件礼物,却总是有各种天灾**前来阻碍。

    又好像,明明看起来冈崎与古河走到一起是那样的理所应当,却忽然间变成了不可能。

    因为了解琴美的事。所以诸星理解冈崎的做法,换做是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就这么无视了自己曾经所做下的罪孽。那个女孩也真的让人不住就想要去呵护,生不出半点嫉妒与愤懑之意。

    然而就是因为这样,诸星才感到深切的不平。

    因为让冈崎走出那份自暴自弃的低谷,获得承担这份责任的勇气的人,是古河渚。

    冈崎是让琴美重新望向世界的契机,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无形中起了最大作用的人,是演剧部的好姐妹们,是藤林椋,藤林杏,以及古河渚。

    诸星猛然间一拳打在了墙上,猛烈的疼痛自手部关节上传了过来,让他的神智稍稍清明了些。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这就是所谓不可抗拒的规则?

    ==========================

    冈崎躺倒在了土地上。

    明天就是小琴美的生了,然而工作还有好多。

    “早知道让诸星来帮忙好了……”

    冈崎叹了口气。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拒绝诸星帮忙的原因。

    虽然那个老先生一再的强调,琴美如今的样子是他们的过错,然而在冈崎看来,这其中最多的还是自己的责任。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不因为无聊的面子原因而爽约,那么当有着伙伴在一旁支撑的时候,小琴美还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么?

    “我会听话的……你们不要离开……”

    那声泣不成声的嘶喊,不仅仅响在了冈崎的耳边,也响在了冈崎的心里,让他本来就很脆弱的心变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所以自己才要坚持一个人做完这些事

    因为这不仅仅是整理一个院子。这个行动更意味着,名叫冈崎朋也的混蛋,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找回过去那份美好。

    所以,这件事一定要冈崎朋也自己来完成。

    可是……

    还有这么多的工作。

    太难了,仅仅几个小时,虽然工作也完成了大半,但是剩下的工作,还是超出了自己的计划。

    果然,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么。

    就像那把小提琴。

    即使承载着那样的思念,即使平里威风八面的藤林杏就在一旁,他还是免不了被腰斩的命运。

    是啊,命运。

    在那个时候,冈崎朋也已经选择了离开,所以即使之后曾经想要挽回,也只是目睹了更加悲惨的现实而已。

    那么现在的冈崎朋也,是不是也在做着无用功呢?

    就是这样的啊。

    无论怎样尽心的努力,无论怎样真挚的感,都无法打破这份早就在十年前就完成的诅咒。

    一之濑琴美,无法获得幸福。

    哪怕这份幸福,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生

    哪怕这份幸福,仅仅是几个少年人一片赤诚的心。

    这可恶的老天,都用尽了办法前来阻止。

    原因似乎只有一个。

    这就是命运,这就是不可抗拒的规则。

    =========================

    就在这同一片星空下,处于两地的少年心中同时响起了仿佛是神明的耳语一样的声音。

    应该放弃么?

    在这样的状况下,即使放弃了,也不能被称之为懦弱。

    因为这是命中注定的,并非凡人可以动摇。

    所以,你会怎么选呢。

    ========================

    冈崎望着天空,而诸星则俯视着手中的提货单。

    两个人同时张开了嘴,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才不会放弃!”

    “无法接受,这样狗的命运,怎么可能去接受。”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命运,所谓的诅咒的话,那么就让我来打破它,让他彻底丢尽脸面好了。”

    而后,两个已经十七岁的少年人像个孩子一般笑了起来。

    诸星伸手拿起了电话,而冈崎也重新拿起了园艺铲。

    “就让明天的朝阳,来见证最终的结果就好了。”

    要知道,我可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个平凡的家伙……

    不是有句话说了么?

    中二可是拯救世界的存在啊!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