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月7日,5月9日 突发事件

    ( )    “又是那个梦啊……”

    望着透过没拉窗帘的落地窗投到自己脸上的阳光,诸星坐起了子。

    “本以为不会再出现了呢……”诸星摇了摇头,意图借着这个动作让自己清醒过来。

    “撒,又是美好的一天,让我们开创未来把少年!”诸星忽然间对着朝阳大喊道,而后开始回拿起校服逐一上。

    “那件事该怎么办?”走在上学的路上,诸星颇有些纠结地想道,“这种事,果然我还是不插手比较好……”

    “诸星?”

    脑袋里正在转着各种想法的诸星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看去,却是古河站在路口望着自己。

    “姐姐?”诸星稍稍诧异了一下,而后赶快快步跑到古河的面前,“你怎么在一个人上学?冈崎和大家哪里去了?”

    “我让他们先走了,”古河答道,“因为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怎么帮助斋藤先生的事。”

    “可是我昨天不是和你说不要管了么?”诸星压低了声音道,“这件事交给我就可以了。”

    “可是,我也答应了斋藤先生,”古河摇了摇头,以前所未有的坚决语气道,“所以诸星不可以自己一个人把事全部都揽去。”

    “好,”诸星从来都拗不过古河,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那么姐姐还是去照顾小琴美比较好,毕竟姐姐比较擅长这些事。”

    “那么诸星要去干什么呢?”古河问道。

    “我么……”诸星伸手按了按额头,“现在看来对于小琴美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她开朗起来,我们能帮到的也只有这些,所以我要去准备些东西。”

    “那好。”古河点了点头,“那么诸星是不是这几天就不来演剧部了?”

    “啊……”诸星在心中感叹了一下古河的敏锐,虽然从各方面看着更多的像是一种本能,“那么就在这里分开一下。”

    “好的。”古河转离开了。

    “呼……”望着古河渐渐远去的背影,诸星松了口气,“那么我也要好好想想自己该做的事……”

    “诸星!”

    诸星的脚步再一次无奈的停止。

    “杏,”诸星回过头来,看着跑上坡道的两个人,“还有平也,你们难道也落单了?”

    “我们是故意留在这里的,”杏仿佛没有看到平也的暗示眼神,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因为我有一件事必须要问清楚。”

    “。”诸星很是无所谓的道。

    “你和小渚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杏眯起双眼道,“关于小琴美的事?”

    “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哦,”诸星道,“我们与小琴美相处的时间又不比你们长,又会知道什么事呢?”

    “是么?”看到诸星的眼神,藤林杏就知道他肯定不会透漏任何东西,“直觉上觉得小琴美似乎有什么事隐瞒着我们啊……”

    “果然女的直觉都很强悍……”诸星在心中感叹道。

    “算了,虽然对于你没什么好印象,”藤林杏却也不再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但是我相信小渚,这件事我就先不管了。”

    说着藤林杏甩了甩头发,当先走进了校门。

    “我说……”不过和她一齐上来的狩夫平也却是停留在了诸星的边,“你有没有发现,这两天杏的变化有点大?”

    “有么?”诸星望了望杏的背影,“也许是我不注意。”

    “不,”狩夫平也很严肃地摇了摇头,“你还记得昨天杏是怎么说的么?”

    “她不会放弃,”诸星道,“因为她是姐姐。”

    “可是今天上学的路上,”狩夫平也转头望着诸星道,“她和小椋一直在商量着让冈崎和小琴美约会的事!”

    “也许是玩笑,”诸星脸色微微一变,“这才一晚上,杏不可能变得那么快的。”

    “问题是已经变了啊……”狩夫平也按着自己的额头道,“这绝对是有了什么问题,我就觉得黄金周前小椋就有点问题,现在连带着杏也有点问题了……”

    “边走边,”诸星转开始向校门里走去,“怎么这件事又和藤林扯上了?”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狩夫平也没好气地道,“如果不是小椋自己放弃了,杏哪里会改的那么快?”

    “藤林放弃了?”诸星脚步一顿,“什么时候?”

    “谁知道呢?”狩夫平也道,“要不是因为大家为了陪小琴美上学所以小椋选择了步行,估计我也不会听到这个爆炸的消息。”

    “的确是爆炸啊……”诸星恢复了行动,“这样的话……”

    “我说啊,诸星,”狩夫平也这个时候忽然凑上来低声道,“这个时候可是你的机会啊。”

    “我的机会?”诸星很是奇怪的转过头来,在看到狩夫平也的表后了然道,“没到最后的话,我不会那么做。”

    “喂喂,昨天劝我主动的人是叫诸星弘彦?”狩夫平也很是夸张的叫道,“怎么事到你上就和你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因为姐姐是姐姐,”诸星道,“藤林杏是藤林杏。”

    “好好……”狩夫平也摇了摇头,“那么你要怎么办?”

    “我想我真的需要冷静几天,”诸星道,“正好无论是演剧部的事,还是小琴美的事,我都需要去做些准备。”

    “好……”狩夫平也深深地看了诸星一眼,而后笑道,“那么我们就各自努力!”

    “嗯。”

    ========================================================

    之后的两天,一切事都像没有发生一样,每一天的生活都在继续,除却诸星之外的演剧部成员每天都在帮助小琴美变得更坚强,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的深厚。

    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在8号的时候,小琴美还进行了一场小提琴的演奏会,理所当然的,被杏利用各种理由拉来的观众们纷纷败退于小琴美的杀人小提琴,只不过,同样被拉去的诸星却发觉琴美的小提琴更多的像是多年搁置后造成的荒废。

    “这也是个原因么……”诸星听着最后一曲,也是唯一正常的一曲小提琴,抚着下巴想道。

    然而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接近13号这个最后期限,诸星越发的觉得似乎有很重要的事还没有解决,虽然现在小琴美已经可以和同班同学进行交流,不再每天都将自己关在图书室,周围也有了许多的朋友,然而诸星总是觉得事没有那么简单会结束……

    严格来说,也是因为斋藤先生的严正拜托的缘故,对于这样一个严谨的科学工作者,能够让他拿出这样的态度来应对的事,一定是非常麻烦非常难以决定的事才对。

    另外这几天里,诸星借着因为不再前去演剧部而导致的空闲时间和五十岚讨论了一下关于演剧部的指导老师的问题。

    出示了现在演剧部成员的名单,并且在学生会加以确认之后,学生会同意了演剧部在11号创立者祭可以拥有一个摊位,但是只能是以同好会的形式进行。

    另外,关于指导老师的问题,现在能够担任这个职位的人,只有幸村俊夫老师一个人。

    虽然觉得麻烦老人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但是幸村老头老当益壮,现在也确实需要一个老师,诸星就闭着眼睛向幸村俊夫递交了申请。

    只不过看起来今年想要成立社团的人特别的多,幸村俊夫的办公桌上在诸星之前已经有至少三封申请摆在了那里。

    “但愿一切顺利……”

    望着三三两两走出校门的人群,诸星看了看手表。

    “今天已经是9号了啊……”诸星叹了口气,“明天就是周六了,只希望老天也能够放过我们这些可怜的孩子,不要再弄出什么突发事件了。”

    摇摇头甩开无聊的感慨,诸星来到鞋箱处的位置,而后颇有些诧异的看见了呆立在那里的古河渚。

    “姐姐?”诸星走上前去,“怎么了?”

    “没什么的……”古河似乎被诸星吓了一跳,而后摆了摆手,而后抬起手来,想要把鞋箱合上。

    “等一下……”诸星却是皱了皱眉,伸手拉住了箱门把手,“这是怎么回事?”

    诸星指了指鞋箱里很显然是仓促之下揉成一团的信纸,而后望向有些不知所措的古河渚。

    “看姐姐的样子,显然不是什么好的信件,”诸星伸手拿出了那团信纸,“可以看看么?”

    “还是……”古河道,“不用了……”

    “姐姐啊……”诸星叹了口气,“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想要隐瞒什么的时候,表就会显得特别的明显?”

    “诶?”古河惊呼道,“会么?”

    不过这个时候诸星已经拆开了信件。

    “放弃演剧部,否则就让你吃点苦头……”

    躲开了古河的抢夺,诸星已经看完了只有寥寥几句话的信件。

    “什么时候出现的?”诸星几乎瞬间就将信纸握成了一团,同时问道。

    “放学的时候才在鞋箱里发现的。”古河低头道。

    “放学的时候么……”诸星左右看了看,忽然间抬手摆了摆,同时叫道,“五十岚,过来一下!”

    “哦?”恰好经过此地的五十岚冰语闻声走了过来,“申请的事不是已经办完了么?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很严重的事,”诸星严肃道,“五十岚,向幸村老头提交申请的人都有哪些?”

    “幸村老师的话……”五十岚想了想,“大概是轻音部,合唱部,围棋社,文学社以及你们演剧部……但是刚刚学生会表决已经确定轻音部将要和合唱部合并,围棋社与棋牌社合并,文学社则是驳回了申请,所以现在只有合唱部和你们演剧部还具有申请资格。”

    “合唱部么……”诸星双眼微微一眯,“那么麻烦你了五十岚,可不可以调用一下监控录像?我要看一下放学时间都有谁接近了这个鞋箱。”

    “好的……”五十岚点了点头,“你们跟我来一下资料室。”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