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月6日 余波

    ( )    久违的更新不解释……

    =====================================

    “诸星……”

    看到杏走出了演剧部的教室,狩夫平也头一次没有当先追上前去,反而留在了这里,一脸担忧地望向了靠在墙上的诸星。

    “嗯?”诸星抬起头来,“怎么了平也?”

    “杏……”狩夫平也言又止,“总之,今天这件事我代替杏向你道歉了。”

    “啊拉,”诸星笑着狩夫平也扶了起来,“杏她说得很对啊,为什么要替她道歉?”

    “说到底实际上还是拿你做了出气筒而已,”狩夫平也苦笑道,“因为要做的事总是做不到,所以最近杏实在是有些焦躁。”

    “谁都有这样的时候……”诸星拍了拍狩夫平也的肩膀,“不过杏真的提点了我,这一点不容置疑。”

    “我说你那是什么表啊……”狩夫平也一脸警惕地道,“难不成你的攻略目标转向了杏?”

    “怎么可能……”诸星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另外啊平也,假如你真的想要去追杏的话……也许这么说有些自负了,那么就必须要主动一些。”

    “怎么说?”狩夫平也奇道。

    “也许是一种感觉……”诸星道,“杏对你并非没有好感,但是现在她的视线更多地投注在了冈崎的上……”

    “这个我是知道的……”狩夫平也闻言绪有些低沉,“可恶啊那小子为什么那么有魅力。”

    “因为冈崎虽然有些中二,但实际上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诸星笑道,“成绩不好,总是逃课,那些不过是表象,看看他这学期的表现就知道了,真正的冈崎,可是一个你我都比不上的好人呢。”

    “那照你这么说,”狩夫平也也靠在墙上道,“我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当然不是了,因为冈崎的目光在姐姐的上嘛,”诸星有些诡秘地道,“你现在就需要主动出击,不要害怕,只要不断的坚持你的攻势,同时要不断地欠她的,这样的话你的恩人份就会渐渐淡漠,转而成为一个可以在同一等级上交往的存在了。”

    “那个时候……”狩夫平也被诸星的话吸引了过去,“会怎么样?”

    “那个时候估计你就会被杏的字典砸死。”诸星大笑道,“我刚刚说的都是开玩笑,你可千万不要信!”

    “可恶!”狩夫平也大怒着就要挥拳,不过他的手刚刚举起来就停在了半空,“我说,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啊?”

    “有么?”诸星笑问道,“我怎么不觉得?”

    “因为潜移默化这种东西人自己是不会有感觉的,”狩夫平也道,“然后,二年级之前的你,大概不过就是一个只要不涉及你自就会相当冷漠,关系到自又会相当不计后果的人。”

    “我居然给你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啊……”诸星笑道,“如果说改变的理由的话……”

    “也许是因为某个人……”诸星道,“因为她具有潜移默化的力量……被改变的人,也不只我一个。”

    “另外呢,”诸星抬头道,“其实最开始的我,才是最让人厌恶的存在……嘛,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所以我就先走了。”

    “喂喂!”狩夫平也叫道,“我说这件事你就不管了么?”

    “小琴美么?”诸星转头笑道,“小琴美的事,关键在于冈崎同学……”

    “诶?”狩夫平也惊讶道,“你这话说得太神棍了点!”

    “不是神棍哦,而是推理……”诸星道,“因为我掌握了许多你们不知道的报,再加上小琴美基本上只粘冈崎一个人,以及那本讲述了穿越时空的少女的小说……”

    “今天……是你……么?”狩夫平也想起了琴美曾经复述过的一句小说。

    “就是那个,”诸星点了点头,“所幸现在在小琴美的边还有许多的同朋友,虽然冈崎与小琴美在‘前天’与‘昨天’发生过什么没人知道,但是在‘今天’她不只拥有‘你’,所以,事还是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但愿如此……”狩夫平也苦笑道,“那么你到底要去哪里?”

    “去休息,”诸星道,“喝一杯咖啡什么的。”

    “噗……”狩夫平也一口喷了出来,“你要去做什么?逃课?”

    “当然不会那样的肤浅了……”诸星伸出一根手指来摇了摇,“一的资料室,有纪宁的咖啡店哦。”

    “是那个用温柔攻势感化各个不良少年的女孩么?”狩夫平也反问道。

    “温柔攻势?”诸星闻言一怔,“这种话是谁说的?”

    “整个学校都是这么传的……”狩夫平也摊手道,“宫泽有纪宁同学总是在资料是接触不良少年的事很早就被人所发觉,但是由于宫泽同学是一个学习非常好,同时为人十分温柔的人,所以大家没有任何一个人向着坏的方向去想,故此就是这么推论的了。”

    “这样么……”诸星想了想道,“可惜我不是这么认为。”

    “诶?”狩夫平也奇道,“你不会是那种中伤别人的人!”

    “当然不是……”诸星道,“但是有纪宁绝对不是用温柔攻势去感化别人的那种自负的女孩子……”

    “诶?”狩夫平也道,“你怎么好像很了解的样子?”

    “因为一点点事,我见过那些不良少年了……”诸星道,“怎么说呢,宫泽对待他们,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这样的感,绝对不是什么温柔攻势的施舍,如果这样去形容的话,对于有纪宁来说也是一种侮辱……”

    “撒……”面对着诸星突如其来的强气发言,狩夫平也有些磕巴地道,“好,我懂了……那么,我会试着改变自己的看法的……”

    诸星闻言点了点头:“那么我先走了……其实如果你真的想要去改变想法的话,可以去和有纪宁甚至是那些不良少年接触一下……那样的话,你就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会的会的!”狩夫平也摆了摆手,“你还是去好好享用咖啡……”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