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月6日 懦弱者的互相质问

    ( )    杏妈骂得好啊……

    今天这一章码的无比的爽快……

    另外为杏党的魂魄不断的燃烧中,码字的过程中竟然产生了一个极其有趣的想法。

    于是发了个投票,鉴于现在本收藏也没有到三位数,只要其中一个超过10我就按那个做了。

    选项的解释,另开一坑的意思就是按照我的新想法另写一个CL的文,当然这个保留,也会写完。不过说实在话我自己都觉得这个坑不怎么样……推倒重修,嘛,意思很清楚了,就是把这个坑直接推到,重新按照自己的想法写。

    当然这样的话将不可避免地变成杏妈文……

    于是请投票,正好开学比较忙,总之看到的都投一下,二选一。如果都不选……那就推倒重修好了,反正现在这个坑我自己看着都有点别扭……

    要不然也不会借助杏妈之口狠狠地骂主角一顿。

    以上……

    ======================================坑爹王和尚的分割线=================================

    “这声音不对啊……”

    就在整个合唱部陷入了琴美的乐曲攻势的时候,留在演剧部装深沉的诸星察觉到了异常。

    “虽然大致听的出曲调,不过为什么用了这种仿佛是要拉断琴弦的力道啊?”

    诸星缓缓的站起来,刚要往外走,就见到冈崎一众人士将一之濑如同众星捧月般的拥簇了回来,走在最后的藤林杏几乎使用摔地将演剧部的门拉上,而后瞬间如同浑的力气被抽走了一般瘫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诸星有点好奇地问道。

    “不要提了,诸星……”冈崎有气无力地道,“我今天才知道,小提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

    “哦?”诸星转头看了看古河与藤林,只见两个人也是一脸后怕地表。而后他的目光略过了还在那里自愈中的杏,投到了狩夫平也的上。

    狩夫平也见诸星疑问的目光传来,伸手指了指一旁还在发呆的一之濑,而后也跑到角落里去自愈去了。

    “似乎是很厉害的况啊……”诸星挑了挑眉,“嗯,罪犯竟然是看起来最像受害者的一之濑么?”

    “啊……”这个时候冈崎已经重整了态势,而后开口道,“总之,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要不要回家去呢?”

    “的确……”诸星点了点头,“我正巧晚上还有些事,姐姐也是要去买菜的?”

    “是的……”古河渚点了点头,但是仍然有些为难地望着一旁的琴美。

    “琴美就让冈崎同学去送好了!”诸星眼见藤林杏想要说些什么,赶忙当先把话说死,“嗯,然后呢大家就各回各家!”

    “诸星!”杏话没能出口,当即一握拳头,音调有些低沉的说道,“你和狩夫平也都给我留下!”

    诸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那好……我们就先走了,”似乎是感到了屋内气氛的异样,冈崎伸手将一之濑与古河推了出去,“你们慢慢聊!”

    “哐!”

    拉门再次被很快地拉上,门板撞在门框上造成的声音之大让诸星一时觉得这门似乎会提前退休。

    “诸星!”耳听着冈崎三人走远,杏回头低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诸星笑道,“你想怎么办啊,杏?”

    “当然是……”藤林杏高声起头,却是一下子卡在了那里。

    “你看……”诸星一副了然的样子叹了口气,“也许你本来的想法是把椋和狩夫插进演剧部,而后缓慢地和冈崎打好关系,进而可以让椋更进一步。”

    “不过看到了今天的琴美,”诸星伸手敲了敲额头,“不,严格来说你已经观察了两天了,从琴美出现开始。”

    藤林杏陷入了沉默。

    “那么藤林杏同学,”诸星道,“看到琴美那个样子,你还能下得了那个狠心去执行你那些计划么?”

    “诸星!”狩夫平也有点看不下去了,“我说……”

    “平也先不要说话……”不过藤林杏拦住了他,“很狡猾呢,诸星同学。”

    “怎么说?”诸星挑起眉毛。

    “很爽快,嗯?”藤林杏一直低着头,没有拿起字典,也没有高段踢腿,但是声音听起来却比那些时刻还要可怕,“站在制高点上不断地指点我如何如何,不断地从各个方面迫别人,是不是很爽快啊?”

    诸星没有答话。

    “无话可说了么?”藤林杏站起来,“诸星弘彦,我藤林杏今天站在这里问你,你,是不是喜欢小渚!”

    “关你何事……”

    “是啊,不关我什么事,”藤林杏道,“可是为什么呢,明明自己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却一直在那里当着别人的救火队?”

    “有趣……”

    “有趣?”藤林杏忽然抬起头来,紫水晶颜色的瞳孔竟是显的有些泛红,“哈哈哈,诸星弘彦,你不过是害怕了而已,害怕自己会输的一塌糊涂,所以一直躲在旁边,带着伪善的面具充当着救火队,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救赎自己了,是么?”

    “杏!”狩夫平也睁大了眼睛,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想到事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况。

    “说啊!”藤林杏忽然上前揪住了诸星的衣领,“你是不是害怕了,所以才会自居于救火员,好把自己摆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开什么玩笑……”诸星低声道,“输掉算什么……”

    “嗯?”藤林杏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些。

    “我不是怕输掉,”诸星抬起头来,忽然间提高了声音,“我是怕自己,我曾经是一个无比自私的人,我给自己的亲人带来过最为深重的伤害,这样的我,怎么可能去追求姐姐……追求姐姐那样完美的人物!”

    “那么你就是现在这副样子?”藤林杏冷笑道,“照我看,你也没什么改变么,不过就是一个自我封闭还装作很高尚的臭小鬼而已!”

    “那你要我怎么样?”诸星的声音低了些,“我又能做到什么,除了作为第三者提些有用没用的建议,我还能做些什么?”

    “有本事去追啊,”藤林杏道,“你自己怎么样你自己既然已经知道,那为什么不努力去改,总是在这里像个什么样子?只要你去追,或许就要改变了呢?”

    “来不及了啊……”诸星苦笑,“从一开始,我就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所以,来不及了。”

    “说到底你还是胆小而已……”藤林杏道,“有本事真的去追,你怎么就知道你做不到?”

    “那么你呢?”诸星忽然反问道,“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藤林杏语塞。

    “姐姐……”从刚刚开始一直没出过声的椋小声的说了一句。

    “没错……”藤林杏忽然笑道,“我们都是懦夫,谁也不用说谁。”

    说着,藤林杏放开了诸星的衣服。

    “弄乱你的衣服,抱歉了。”藤林杏道,“要不然我帮你洗了。”

    “没关系的……”诸星连整理的意思都没有,“说到底还是要谢谢你呢。”

    “哦?你决定去追小渚了?”藤林杏稍稍好奇起来。

    “我如果这样说,你会有什么反应?”诸星则是反问。

    “不行!”几乎想都没想,“就你这种沉暗黑男,小渚跟了你会糟多大的罪啊,所以绝对不行!”

    “我就知道,”诸星翻了个白眼,“总之,我现在先把答应别人的事办好,至于我自己的事,我需要找个时间好好想想。”

    “我也一样……”藤林杏闻言也收起了玩笑的颜色,“总之,大家似乎都需要想一想。只不过我要办的事,比较难而已。”

    “你不准备放弃?”这下子轮到诸星诧异了。

    “当然,”藤林杏回头道,“因为我是个姐姐!”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