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有纪宁 我讨厌剑道

    ( )    就在被抛弃于路口的原黯然回寝的同时,诸星已经走在了前往工业高中的路上。

    对于这个小镇(町)来说,光坂与工业高中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意味着世界的两极。一边是全县(11区县>市>町)都有名的精英学校,占有全镇大半的教育资源,每年都会有无数的优秀学生从这里毕业,走向光辉的未来;而另一边则是最为普通不过的公立高中,而且在镇中也算是居于中下的水平,从这里毕业的学生大多数都没有很多的机会,相比于光坂的学生来说,这里的学生毕业后仅仅能够从事最为基础的工作,虽然某位文豪曾说社会就是大学,但是如果能够用简洁的方法达到优越的生活,又有哪个人愿意去承受五年甚至是十年的“经验积累时间”?

    因此,造就了更多“不良”的工业高中学生群体,也对光坂的学生有着很严重的敌视心里。

    不过,作为光坂学生的诸星此次前往工业高中倒不是闲得无聊过去挑衅,相反的,他的目标乃是工业高中附近的“酒街”。

    小心地用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换下了上的校服,再将准备好的工具背在背上的登山包内,诸星走入了平里很少踏入的小巷。

    今天他之所以要来到这里,是要调查一间从前一阵子开始就在怀疑的一件事,虽然本这件事与诸星并没有什么切的想干,但另外一点理由让诸星还是选择了介入。

    平里平凡但是在同年人中略显稳重(或者说是清心寡?)的形象严格来说仅仅是诸星的一个“表象”。就仿佛五十岚说过的那样,诸星在面对陌生人和自己重视的人的时候,所展现的形象也是有区别的。面对着用审视目光注目着自己这个外来人的“原住民”们,诸星现在的神态更像是一个到处闲逛的无聊青年,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慵懒劲平里或许会让家长老师们看起来十分别扭,但是在这个大家都尽释放自己的场合来说,反倒显得不是那么显眼。

    不过,诸星来到这里可不是来用假份证来偷喝酒或者是在舞池中与那些红蓝绿女们一齐“嗨”一晚――当然小镇中貌似也没有这种酒,有的只是比较安静的“慢摇”类酒而已――看似无聊的左顾右盼中实际上隐藏的是细致的探寻,虽然仅仅从酒街的入口处走到一间酒中,但不足数十米的路程中诸星就已经看到了一些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这里果然是一个聚集地……”看着左右隐隐对自己这个陌生人做出一个宽敞的包围圈的人,诸星面上毫无所觉,心中却是在笑,“我该说bingo吗?”

    “喂,小兄弟!”正在诸星心中计划着接下来的动作时,一个剃着球头的强壮汉子走了过来,“是来这里喝酒的么?”

    “啊……”诸星怔了一下,而后笑道,“不,只是和爸爸妈妈吵了一架,而后就跑到这里来了。”

    “哦?”大汉扯了扯自己上的白色背心,眼神中居然带上了点俯视感,“真是个小鬼呢,吵了各家就要跑到这里来么?”

    “想把我赶出去么?”诸星心念电转,而后做出不悦的表道,“我才不是小孩子。”

    “是是,”大汉学者诸星的样子背靠着台,用与他那肌男的外貌毫无协调感的调笑语气道,“上了高中嘛,想来都能结婚了呢。”

    “切……”诸星故作不屑的扭过头去,却恰巧和另外一个男对上了眼,不过对方很快的就转开了视线。

    “只是饵……”诸星眯了眯眼睛,看了一下已经和旁边的人喝酒的高大男子,从目视的况来看,这个染了一绺白色头发的男是一个有着强大力量的人,至于是否使用武器,环境太暗,难以从手的况分辨。

    “你在看谁?”耳旁忽然响起之前那个大汉的声音,“哦,是蛭子啊,我告诉你哦,他可是很凶的,想在这里偷喝酒可千万不要打扰到他哦。”

    “似乎很能打的样子……”诸星用僵硬的语气道,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害怕了但还在硬撑的小鬼,“我又不想偷喝酒。”

    “呵呵,”大汉轻笑一声,而后道,“喂,小鬼,我叫须藤,你呢?”

    “诸星。”诸星稍稍后撤了一小步,就如同下意识地心虚。

    “不要害怕,”须藤却是伸手拍了拍诸星的肩膀,“只要不惹到他,蛭子是不会乱出手的,这一点上我们可都是答应了……大哥的呢。”

    “那真是太好了……”诸星感叹一声,浑放松下来,心中却是微微一动,“大哥?”

    “嗯,和人大哥,”须藤脸上露出了十分复杂的表,似乎是敬仰,但是又好像有些悲伤,“不过你不会认识的啦哈哈。”

    “可以和我说说和人大哥的事吗?”诸星却是很好奇的问道,“我从小就特别崇拜这种城市英雄呢!”

    “城市英雄?”须藤脸色古怪的重复了一下这个明显很奇怪的词,“说起来会很长时间的,现在的高中生都很忙!”

    “没关系的,今天是周六,而且时间还早,没有关系的!”诸星一脸兴奋地道。

    “小鬼!”这时从旁边忽然插入了一个声音,“你装够了没有!”

    “嗯?”诸星听到这个声音心下一凛,转而傻笑道,“蛭子大哥你在说什么?”

    “哼哼,”蛭子道,“我可是认识你的,诸星弘彦,光坂剑道部的主将,曾经拿过县里的第一名不是么!”

    “啧,”诸星放下了手里的果汁,也站起来,“有什么事吗?”

    “这句台词是我的才对,”蛭子指了指诸星带来的旅行包,“你难道是想如同柳生石舟斋一样在这里上演以一敌百的好戏吗?”

    “我用的又不是新流……”诸星拍了拍书包,“你信不信也好,我真的仅仅是来喝杯果汁的。”

    “你做什么都无所谓,”蛭子似乎对于诸星的印象十分不好,说起话来语气十分的僵硬“但是既然你是光坂的学生,就请马上出去!”

    “为什么?”诸星奇道。

    “因为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事,”蛭子恶狠狠的看了诸星一眼,“是你不应当知道的。”

    “那是什么事呢?”诸星也起了点火气,“作为一个公开营业的场所,我不认为你可以强行赶走一名顾客……”说到这里,诸星双眼眯了眯,“还是说,你们在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你!”蛭子伸手拽起了诸星的衣领,但是随即被其他人扳开了手。

    “蛭子,”拉住蛭子的人力气显然不够大,蛭子仅仅晃了两下就挣开了他的限制,但是就在蛭子想要再次冲上前来的时候,那个人忽然喊道,“你忘了有纪宁大姐的话了吗!”

    “田岛你!”

    “有纪宁……大姐?”

    诸星和蛭子的声音同时响起,而后整个酒中陷入了诡异的静默。

    “可恶!”蛭子挣开了田岛的束缚,但也没有再冲到诸星面前,取而代之的则是双手插着兜走到了一旁。而反观诸星,却发现他靠在台上,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喂……”过了一会,一个从声音听起来较为平和的人问道,“你没事……”

    “没有事……”诸星抬起头来,伸手拿起了放在座椅上的包裹,“既然真实况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带着一脸平和笑意的诸星将旅行包背在背上,迈步想要离开酒。

    “喂!”虽然没有人拦着他,但是在诸星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蛭子忽然出声道,“你能听我说几句话么?”

    诸星没有说话,但是站住了脚步。

    “有纪宁大姐……不是你想的那样……”蛭子的口气不复刚刚的凶狠,反而显得有些惶恐,“我是说,她不是……总之,请不要因为我们而改变对有纪宁姐的看法!”

    说完,也不顾诸星有没有看见,蛭子深深鞠了一躬,似乎想要把自己说的话都融入到这一鞠躬当中,以弥补刚刚的笨嘴拙舌一样。

    “呵呵……”诸星没有回头,但是他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说过,对和人大哥,我可是很崇拜的呢。”

    而后,在一屋子人惊疑的目光中,诸星转过来道:“你是……蛭子,那个背上有一千条伤疤的男人,对。”

    “咦?”

    “有纪宁说过,她有很多的朋友,都是些很好很好的人,”诸星缓缓地道,“虽然原本她很害怕,但是,为了了解哥哥,她决定接近,了解这些人,而后,她和这些人成为了好朋友。”

    诸星笑道,“而且,我还要向你们道歉,因为我原本还以为,有纪宁最近的疲惫,是因为这里有人联合了工业高中的人胁迫了她。”

    “我为我的多疑而道歉,”诸星道,“最后……虽然对你们还不了解,有些价值观也和你们的不是特别一样……”

    “我,”诸星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观感,所以,我相信有纪宁。”

    “那么,再见,有纪宁的看起来很可怕的朋友们,记得要对有纪宁隐瞒今天这件事哦。另外,撒的话,可也要让有纪宁有些歇息时间,毕竟,她是你们的大姐头,而不是保姆。”

    留下了这句话,诸星离开了酒。

    “喂,蛭子……”田岛看了看呆在原地的蛭子,颇有些担心地道,“你怎么样?”

    “没事……”蛭子摇了摇头,“有纪宁姐……走了吗?”

    “不知道……”田岛摇了摇头,转头望向了后门的方向,“大刈,看见有纪宁姐了吗?”

    “刚刚离开,仅仅和那个家伙前后脚……”刚刚那个声音平和的人答道,“呐,我们这件事……是不是做的不大好。”

    “没什么的,毕竟有纪宁姐也同意了……”蛭子道,“那个,刚刚……那个家伙说话的口气是不是像什么人。”

    “和人……大哥吗?”

    “嗯。”蛭子点了点头,“虽然比起和人大哥还差很远……”

    “但是……”望向宫泽有纪宁离开的后门,蛭子言又止。

    “我讨厌剑道……”田岛则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脸上却很诡异的带着点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