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月26日 友谊

    ( )    “这么说,你已经把教室的事准备好了?”

    在演剧部的活动室中,以冈崎为首的“风子模拟课堂委员会”众成员正在用惊讶无比的目光注视着诸星。

    “啊,没错,”诸星将手上的冰红茶放了下来,“虽然很不幸的遭到了幸村老头的唠叨,不过我们也因此不用在旧校舍享用这些旧桌椅了哦。”

    “真没想到啊,”藤林杏一脸揶揄地捏着下巴道,“平常看起来万事随意地你也有这么拼命地时候,我记得幸村老头可是你所惧怕的三大人物之首么。”

    “嗯,的确,”诸星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不过为了小风付出一点牺牲也没有什么……”

    话音方落,从刚刚开始就一脸无聊的原忽然开口道:“哟,诸星,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啊!”

    “怎么可能……”诸星翻了翻白眼,“好了,那些都不是问题,有没有因为社团活动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今天傍晚没有空的,否则到时候可一定要到啊!”

    “了解了解,”藤林杏站起来,“啊,朋也,你可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哦!”

    说完这些话,藤林杏就拉着妹妹走了出去,当然随之离开的也有狩夫平也这个被强行加入的人。

    “我说,你怎么又跟上来了!”

    “跟你没关系,暴力女!”

    “你说什么!”

    “姐……姐姐!”

    听着门外“藤林家三兄妹常语句”(诸星语)渐渐远去,古河渚轻声笑道:“狩夫同学和小杏小椋的关系真好。”

    “或许……”诸星苦笑,而后指了指在一旁安静的雕刻着海星的风子,“这两天海星的发售量怎么样?”

    “应当算是行良好了,”比起全然怔住的古河,冈崎显然更清楚诸星的说话方式,“起码说,大部分人已经开始接受了,比如说上一次那个三井,哦,你好像不知道这件事。”

    诸星看了看冈崎欣慰的脸色,心中知道这期间的故事一定不止这一句话那么简单,而那个三井他也有所耳闻,那可是3-A班的班长,作为学校最为死气沉沉的班级的班长能够接受风子这种在外人看来完全是捣乱的行为,可见风子做的有多么努力。

    “真的是太好了呢……”

    诸星感叹了一句,而后再次望向依旧坚持雕刻的风子。

    “这样的话,你的愿望一定就会……”

    不过,这种欣慰的绪并没有能持续太久,就在刚刚的那一刻,诸星眼中的风子居然开始变得透明,而后,就那么消失了!

    “风子!”

    大惊之下的诸星猛然站起来,用力之巨甚至带倒了下的椅子。不过马上他就发觉风子还好好的坐在原地,此时正因为自己突然的高喊疑惑的抬起头来。

    “可恶……”无视了冈崎和古河关心的目光,诸星伸出手来按了按额头,“我先走了!”

    “诸星!”古河渚刚刚喊出了半句话,就被冈崎拉住了,“冈崎同学,可是……”

    “没事的,”冈崎望着被诸星狠狠掼上的拉门,低声劝慰古河道,“没关系的,诸星不是一直很稳重的么,没有事的……”

    “可是……”古河渚还是有些不放心,冈崎见状叹了口气,“那么,我跟上去看看好了,你先和风子吃午饭,怎么样?”

    “好的。”古河渚点了点头,“那么,再见,冈崎同学。”

    “哦。”冈崎朋也答应了一声,也快步走了出去。

    ==============================场景变换=========================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诸星快步走在走廊里,“为什么会发生那么一种况,是幻觉么,还是别的什么……预兆?可恶……”

    “哟!”迎面走来一个人向诸星打了个招呼,不过诸星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就要和他擦肩而过。

    “喂喂,”但是那个人却不以为忤,反而是伸手拉住了他,“我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是这样,难不成这是你在走廊里的走路习惯?”

    “哦?”诸星感到自己被拉住,转头看了看,松了口气,“原来是你啊,五十岚。”

    “什么叫原来是你啊?怎么说我们可也算是一起打过架的交。”五十岚见诸星停下了脚步,便松开手抱道,“干什么一脸别人欠了你许多钱的样子?”

    “有些事。”诸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抱歉。”

    “那些事没什么的!”五十岚笑着摆了摆手,“不如这样,和我去打网球,怎么样?”

    “诶?”诸星这才看清,今天的五十岚没有穿光坂的秋校服,反而是以天蓝色的T恤搭配篮球裤的打扮,“也好,不过我可仅仅是初学。”

    “没什么的,”五十岚一脸阳光的开始转头领路,“正好今天山田没来,你就陪我好好的打一场!”

    “那你可要手下留呢。”

    =============================我是被虐的分割线=============================

    “果然还是用全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才对劲啊!”在网球场边,诸星和五十岚并肩坐在场边的椅子上,相比于正在捧着汽水大灌特灌的诸星,五十岚显然显得富有余力,起码他还能大声的感叹,“你说是不是啊,诸星!”

    “你这家伙,明明在学校里是以文雅稳重而闻名的,”诸星闻言将汽水拿了下来,“为什么一扯到网球就这么像个小孩子啊?”

    “文雅稳重什么的,都是作为一个学生的我,”没想到五十岚却是严肃起来,“至于冲动,逞强,以及在喜的事上没什么自制力,这才是真正的我。”

    “你倒是哲学的么?”诸星笑道,“不过还真是谢谢你能把我当朋友了啊。”

    “哈哈,”五十岚举起瓶子来喝了一口,“不过你可不要得意,我还有另外的一面可不是为你所知的哦。”

    “那是为恋人准备的……”诸星配合着做出了恶寒的表,“作为取向正常的人来说,我可不想知道另外的那些毛病。”

    “我也不想让你知道,”五十岚笑着摇了摇头,“诸星,你说,一个人……嗯,是要为了什么而努力的呢?”

    “努力也需要理由么?”诸星反问道,“你这个问题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位朋友。”

    “是女孩子么?”五十岚开了一句小玩笑,“不过嘛,虽然说努力这种事是必要地,但是对于绝大部分来说,都是需要理由的才对。”

    “有很多……”诸星想了想,“像是朋友了,家人了,人了,甚至于说一些必要或者不必要的坚持一类,都应当成为理由。”

    “说的很对啊!”五十岚点点头,而后忽然伸手一指场外,“说起来,那边那个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哦?”诸星抬头望去,就见冈崎朋也正站在网球场边,而他的旁还有两名其他的女生。

    “是朋友……”诸星看到那两名女生后眼神微微一变,直接低下了头,“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什么事要忙的样子。”

    “是么……”五十岚看了看诸星已经被流海遮去大半的脸色,“那两个女生不是合唱部的么?今年的学弟学妹们都很努力啊,合唱部可是搞得有声有色,虽然仅仅是草创,甚至说连顾问老师都还在商榷当中,但是声势上可是快要超过老牌的轻音部和篮球部了。”

    “的确很不错。”诸星附和了一下,但很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你认识,”五十岚却于此时忽然道,“那个叫仁科的部长。”

    诸星抬起头来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看到五十岚炯炯有神的目光之后,他还是老实答道:“认识,她是我的妹妹。”

    “嗯,按照常理来说,我这种所谓的精英学生……是让你们这些所谓的不良们讨厌的对?”但是五十岚却忽然主动转换了话题,“据我所知这是普遍况。”

    “没错,”诸星虽然疑惑,但此刻不谈那些话题对于他来说当真感到轻松许多,“怎么说呢,也许并非刻意,但是优秀的学生在面对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时候,大多是带有一定的俯视的感觉。尤其在普通学生因为和天才的差距而变得敏感的时候,这种下意识的俯视态度就会带来很严重的伤害。”

    “和我想的很相似,”五十岚道,“所以对于像冈崎同学这样的所谓‘不良’来说,和我接触是不是一件很不愿甚至于说是痛苦的事?”

    “是这样的,”诸星道,“冈崎还算克制,我另外一位朋友可是看到学生会的人就想要打上一顿的厌烦呢。”

    “可以理解……”五十岚苦笑,“所以啊,诸星……”

    站起来将空瓶子扔进垃圾桶,五十岚转用不知道是羡慕还是感叹的语气道:“你可是有一个很要好很有义气的朋友啊。”

    “是么?”诸星闻言稍稍怔了怔,而后忽然伸手将空瓶子准确的投进了垃圾桶的小圆洞里,“谢谢提醒。”

    而后,诸星起拍了拍上的尘土道:“我会试试看的,嗯……以‘朋友’这个理由,进行努力!”

    “就是那样!”

    五十岚伸手用一个大拇指来回复了诸星的答案,不过他这帅气的姿势并没能保持多长时间,就被后面突如其来的喊声化为了有些可笑的无奈表

    “五十岚同学,诸星同学,你们在非社团活动时间擅自进行活动,已经违反了校规,还希望你们能够老实的跟我去教导室……”

    “啊,我就先走了!”

    “诸星!你这家伙!”

    校草的悲惨呼声飘在光坂高中的上空……

    今天……天气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