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月22日 女王,仓鼠与天然呆

    ( )    嘛……这两天本来为了写文想来一把智代线……结果居然玩着玩着直接进渚线了……

    明明tomoyo也是很萌的啊……为什么会这样,捂脸……

    看样子想玩别的线就一定一点都不要理渚才成……否则就会不自觉的进去了……==

    风子线即将开启……另外,今天这段剧的位置和动画不同……

    以上……

    ~~~~~~~~~~~~~~~~~~~~~~~~~~~~~~~~~~~~~~~~废话终于结束了的分割线~~~~~~~~~~~~~~~~~~~~~~~~~~~~~~~~~~~~~~~~

    在经过了十分钟的劝之后,诸星终于还是如愿以偿,得到了能够回家的假条。

    只不过,要说思想这个东西他也奇怪,在被智代踢伤的第一刻,诸星便在筹划着如何回家,但是当他拿到假条的时候,忽然又不想这么早的回去了。

    “所以说这就是所谓的别扭格?”诸星苦笑着自嘲,顺带一提,作为签到表上已经因病早退的诸星,此刻却正在新教学的屋顶上无聊的喝着牛

    “枉我诸星还想要帮别人开解心结,却不曾想……”望了一眼就校舍的方向,诸星伸手将已经喝尽了的牛盒捏成了饼状,“我自己比冈崎还要不堪呢。”

    “失去了梦想的旅人……”用两根手指拎着饼状的牛盒,诸星望向下面场上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们,“真的是好拉风的名字呢……”

    “因为这是姐姐起的名字啊……”

    ~~~~~~~~~~~

    “我叫古河渚,你的名字呢?”

    “诸星,诸星弘彦……”

    “你的爸爸妈妈呢,没有陪你来么?”

    “不需要……”

    “为什么不需要,打针的话,不是会很疼的吗?”

    “不需要就是不需要,不就是打针么,我又不是那种脆弱到需要父母支持的小孩子!”

    ~~~~~~~~~

    “诸星不喜欢唱歌么?”

    “不喜欢,再说,这个歌也太幼稚了……”

    “团子大家族是很好听的歌啊,而且,诸星也应该很喜欢唱歌才对。”

    “胡说什么……”

    “可是,明明很喜欢音乐的啊,为什么会……”

    “我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你为什么还是这样的?嗦啊!”

    ~~~~~~~~~~~

    “不良是什么?”

    “就是没有梦想,像行尸走一样挥霍自己青的年轻人……”

    “那诸星也是不良么?”

    “咳咳……为什么啊?”

    “因为诸星总来没说过自己有什么梦想啊。”

    “没说过就是没有吗?”

    “但是我却很开心呢……”

    “哈?”

    “因为我知道,不良也不是像大人说得那么可怕,诸星是不良,可是也没有做那些可怕的事。”

    “所以都说了我不是不良……”

    ~~~~~~~~~

    “诸星……”

    “我不是不良……”

    “诸星!”

    “都说了……咦?”诸星弘彦睁开眼睛,感觉到下的坚硬触感,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居然在这里睡着了。

    “姐姐,什么事啊?”挠了挠脑袋,诸星讪笑着望向眼前这个棕红色头发的女子。

    “诸星,”女子的表十分的严肃,虽然语气上还是稍显弱气,但是其本的不满也算是很好的表达了出来,“既然办了病退,为什么睡在这里?”

    “啊哈哈,只不过是喝了点牛后困了……”诸星后退了两步,顾左右而言他,“姐姐为什么上天台来呢?”

    “那是因为……”古河渚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想要和藤林同学说些事……”

    待古河渚提到诸星才发觉,原来在她的后,藤林椋正在以一个半侧的姿势躲在哪里。不过说起来,这个姿势怎么这么像在男友旁边的害羞女啊……

    注意到藤林椋脸上可疑的晕红,诸星半信半疑的道:“那么,如果我碍事的话……”

    “没关系的,诸星在这里也没什么的!”古河渚立刻大声道,不过她这个样子反而把藤林椋吓了一跳,就听呜啊一声,藤林椋几乎就蹦了起来,脸上的红晕也在迅速扩大,嘴唇也在以极快的速度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实话没出口,就奇怪的引发了更为严重的脸部晕红,最后则以神志模糊而告终。

    “真是古怪……”诸星默然撤到了五步之外,而后就看见了天台入口处的冈崎。

    “喂……”诸星小声问道,“你到底和班长说了些什么啊……”

    “有个人要和她说很重要的事……”冈崎也小声道,“你那是什么表?”

    “不是我说你啊……”诸星斜着眼睛看着冈崎道,“有些时候你的迟钝还真是让人生气啊。”

    “为什么?”冈崎朋也奇道。

    “不……”诸星道,“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询问班长关于戏剧社重建的事宜,”冈崎道,“那个时候你跑开了所以不知道,学生会将海报都收回去了,并且通知古河不能继续招收社员。”

    “真是多管闲事……”诸星啐道,“然后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冈崎道,“先帮古河拉到社员……”

    “那么……”诸星又转向原,“你是怎么回事?”

    “我当然是想要帮助小渚了!”切地道。

    “等一下,”诸星想了想道,“通知藤林的人是谁?”

    “我!”原大声的道。

    与此同时,天台上也传来了古河渚的声音:“所以,一定要帮我重建演剧部!”

    “咦!”“咣!”“噗咦!”

    望着眼前仆倒在地上的杏与牡丹,诸星很有自觉的向着远离冈崎二人的方向走了几步。

    “你们两个!”藤林杏不出意料的暴走了,“竟然敢戏弄我的妹妹!”

    “天诛!”

    望着那边脸上还带着晕红但是却不明所以的古河渚与藤林椋,诸星耸了耸肩,说了一句拯救了两名男生的话:“杏,有什么事,还是到活动室去。”

    “哼!”藤林杏闻言双手一松,冈崎朋也和原阳平立刻倒在了地上,“我倒要看看,你们想怎么解释!”

    ~~~~~~~~~~~~

    “原来是这样啊……”向女王一样坐在椅子上的藤林杏一脸了然的向着下面跪着的两名罪臣道,“那还不早说。”

    “冈崎同学和原同学是为了帮助我!”侍卫一号古河渚连忙开始解释,“并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

    “不……”大臣一号诸星在心中吐槽,“我认为他们就是故意的……”

    “啊?”藤林杏半信半疑地道,“我说,你不会处了这两只外没有其他朋友了。”

    “是这样的……”古河渚道。

    “那这样,”藤林杏用蔑视拐犯的目光望了两名罪臣一眼,“甩了他们两个,和我们做朋友。”

    “说的真是绝啊……”原小声抱怨道。

    “你不仅仅是为了面包么……”冈崎则是吐槽。

    “那样是不行的!”古河渚的反应极为激烈,“我怎么可以抛下帮我那么多的冈崎同学!当然还有原同学!”

    “哎呀,你是附带的呢……”诸星微笑。

    “哎呀,你被看做附带的了……”冈崎幸灾乐祸。

    “我竟然是附带的……”原真悲剧平男泪目。

    藤林杏国王望了还在那里互相调侃的三人一眼,忽然用诡异的语气道:“冈崎,你倒是好手段啊……”

    “什么?”冈崎对此表示不理解。

    “没什么……”藤林杏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那个……”藤林椋接口道,“想要组建社团,需要五个社员以及一名指导老师,其实原本只要三名,但是后来被改变了……”

    “五名!”古河渚举起双手为自己打气,其他人的目光则望向了一旁如若无事的诸星弘彦。

    “你是个罪人……”冈崎咬牙道。

    “可恶的家伙……”原懊恼道。

    “原来是你啊……”杏恍然道。

    “咦?”古河渚与藤林椋一脸奇怪的望着这四个人,“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藤林杏道,“只不过是因为某个家伙改了规则,致使剑道部险些解散而已……”

    “但是现在却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麻烦,”冈崎一脸的头疼,“我说,你怎么办?”

    “我加入好了!”诸星回答得很爽快,“但是那也只有两个人。”

    “那个……”藤林椋惴惴地道,“我也加入好了。”

    “椋!”藤林杏转头轻喝,却在看到椋的笑容后,最终默不做声。

    “那这样就成了,”似乎有些烦躁的样子,藤林杏伸出脚来指了指冈崎二人,“他们三个加上你们两只,这不就够了么?”

    “呃?”冈崎和原齐齐一怔,而后整齐划一地一手挠头,一手摇摆得道,“不不……我们不想当社员。”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