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月22日 来自过去

    ( )    之前已经更新12,请查收

    总之像这一回的连更属于可遇不可求事件,不要太过期待。

    全部主要角色出场……

    这一章可能有人对主角状态变换过快有疑虑,我想说的是,当一个人面对着无法面对的痛苦的时候,一般都会抓住一根稻草来将自己暂时脱离,这和溺水的状况相同,这章里,无疑某人就是那根稻草。

    ~~~~~~~~~~~~~~~

    “你们……真的认识?”带着了然中包含着疑惑的表,衫坂小心地道,“理惠……”

    “没错,”仁科理惠以数下深呼吸平复了自己的绪,而后微笑道,“小唯,这位就是我经常和你说到的,我的哥哥……”

    “什么?”

    惊讶的声音同时从衫坂的口中及诸星的脑后响起,诸星转过头来看时,却见冈崎与古河正一脸惊讶的站在他的后,此时两人的旁似乎又多了一个一年级的女生。

    不过现在的诸星可是管不了那么多,在向冈崎二人微微示意之后,诸星转头向仁科理惠说道:“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只是凑巧,”仁科理惠此刻的表也说不上是什么模样,“但是哥哥,伯父伯母都很想你……”

    “但是我不想回去了,”诸星快速的打断了仁科的话,“见到你很高兴……另外,再见!”

    说完,诸星伸手拨开想要挡住他的冈崎,快速的跑开了。

    “啊……”古河渚担心的轻呼一声,不过冈崎仅仅是一个踉跄就稳稳的站住,显然诸星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诸星这是……”冈崎朋也倒是想到了另外的方面,转问那名叫仁科理惠的女生问道,“怎么回事?”

    “啊……”似乎是被冈崎这一问叫回了神,仁科理惠怔了一下才道,“请问您是古河家的什么人么?”

    “不,”冈崎朋也将侧后方的古河渚推到前,“这位才是……”

    “您好,我是古河渚,请多指教……”古河渚被冈崎忽然拉出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仅仅是慌乱了一下,古河便显出了她少有的坚韧一面,很快的整理好了绪,神色严肃的开始了自我介绍。

    “仁科理惠,请多指教,”少女同样再次郑重的见礼,“这里要感谢古河家对哥哥多年来的照顾!”

    “啊啊,那不算什么的,”古河渚连连摆手道,“仁科同学。”

    “或许对于古河家来说,多年的照顾仅仅是心的格使然,”仁科理惠却是坚持道,“但是对于仁科家来说,这已经是莫大的恩惠,因为你们帮助了仁科家走失的儿子。”

    “等等,”古河渚被这番话绕的不知所云,当并不代表冈崎朋也也是如此,“诸星他,和你不是一个姓,怎么说是你们家的……”

    “自从《平民苗字必称令》之后,”仁科回道,“改实际上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何况是诸星这样胡编姓名的时候会第一个想到的姓氏呢?”

    “原来如此,”古河渚恍然大悟道,“怪不得爸爸当时觉得诸星的名字很奇怪……”

    “你家给人改名原来是传统么……”冈崎朋也在心中吐槽,嘴上却是继续问道:“诸星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改名的事应当在他离开你们之前,否则你刚刚也不会用诸星来称呼……”

    “没错,”仁科理惠道,“因为某些事的原因,哥哥才会执意改名,而后又不告而别的……”

    “怪不得……”古河渚想到了数年前的那个碰面,“当时诸星就像之前的冈崎一样,谁和他说话都是理不理的。”

    “为什么要拿我作比啊,”冈崎脸红了一下,而后道,“可是我看他刚刚的样子……”

    “应该是还没有放下,”仁科理惠笑得非常苦涩,“虽然已经过去了好久,但是哥哥似乎并不能原谅呢……”

    “难不成……”冈崎的脸色严肃了起来,“是你们……”

    “不,”仁科理惠再次转而严肃,“哥哥不能原谅的,大概是他自己……所以,”忽然,少女向冈崎和古河鞠了一躬,“我能看出,二位对于哥哥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人,所以,还请多多支持哥哥,拜托了!”

    “没问题的……”古河渚急忙上前要将仁科扶起,冈崎则是眼望着诸星离去的方向,满脸的若有所思。

    ~~~~~~~

    “可恶,可恶,可恶!”在大走廊中,诸星漫无目的的奔跑着,一路几乎是横冲直闯,要不是大多数学生反应速度过关,想来他要撞到不少人。

    “不要用那种表看着我啊,为什么还能笑出来!”也不知道是质问着谁,“难道你想让我永远背负着这种罪么!”

    眼前似乎恍惚着看到了一个人影,诸星下意识地手一拨,大声喊道:“滚开啊,想被撞死吗!”

    但是也不只是错觉还是怎么的,诸星伸手却是拨了一空,而后腹部传来了猛烈地痛感,紧接着,脚下失去了实感,取而代之的则是背部的剧痛。

    “被攻击了……”因为疼痛的缘故,诸星的精神稍稍清醒了些,抬头望去,就见一个白发的女生正凛然而立,在女生的旁则站立着另外一个棕发男子,正背着一个网球包,一脸同的望着自己。

    “你是谁……”诸星遥遥晃晃的站起来,而后伸手捂住了头,“昏头了……你是坂上智代,另外一个……”

    “五十岚冰语,”棕发的男子苦笑着道,“现在大概和你是同病相怜的状况……”

    “诸星弘彦同学,你随意在走廊奔跑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校规,”坂上智代则是郑重的说道,“希望你能和五十岚冰语同学一样自觉地随我前去教导室接受相应的处分。”

    “我的确是违反了校规没错……”看了看对方口上代表二年级的红色徽章,诸星有些奇怪地道,“不过你好像不是学生会的成员……”

    “我是今年的转学生,”坂上智代神色不变的答道,“但是为本校的学生,每个人都有着维护校规的义务与权力,更何况,我是以成为学生会长为目标的人。”

    “好,我去。”顺从的跟到坂上智代后,晃了晃头,诸星心道,“正好借机向老师请个假……”

    “喂,”正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的诸星忽然听到了旁那位“同病相怜”的人的声音,“这位同学,刚刚没受什么伤……”

    “应该没事……”诸星笑道,“你又是怎么回事?说起来很少有女生能心狠到抓你。”

    诸星这句话倒不是什么调侃,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名叫五十岚冰语的人当真算是妖孽级的人物,所谓剑骨琴心,玉面朱唇,目若朗星等等形容标准帅哥的词语都能到他的上,如果好好打扮一下,推到外面说他是新进的偶像明星估计都有人能信。

    虽然光坂高中无论男女平均素质都远高于外界,这名男生也能以鹤立鸡群而称之,这种况下,虽然不一定每个女孩都花痴到为之疯狂,却也要下意识的忍让三分,毕竟美之心是不分别的……

    由此也可见,前方的那个坂上智代也实在是女生中,不,严格来说是人类中的异类了。

    “啊哈哈,我倒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五十岚冰语倒是看得很开,“另外,我是因为在非社团活动时间打网球……”

    “喂喂,不是,”诸星有些无语了,“这种可管可不管的事她也管?”

    “其实事的关键不在这里……”五十岚苦笑,“关键问题是,坂上同学提醒我的时候,我表现的过于心了一点……”

    虽然五十岚言又止,但是诸星也大概能猜到所谓的心是什么程度――君不见原阳平乎?当下诸星鄙视道:“你不会是……”

    “不要误会,我可是十分正直的!”五十岚可不想任由诸星想象,“另外,我只是对美丽的女孩子都忍不住要去关心……喂喂你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我错看你了,”诸星一本正经地作无表状,“花花公子,要被好船的存在。”

    “不是……”五十岚冰语看起来似乎要抓狂了,“我真的只是问了一句她需不需要我帮忙买饮料,而后就……嘎,你那表怎么又变了?”

    “我错了,”诸星作痛心疾首状,“原来你是场高手,卫宫推土机一样的存在……”

    “我说过了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啊,我真的只是想帮帮忙而已,”五十岚冰语这下子真的抓狂了,“你和那个坂上的思想还停留在平安时期么!”

    “安静,”坂上智代的声音忽然传来,“不要打扰别人休息。”

    “是!”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