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月16日 幻想世界I 4月17日

    ( )    注,诸星的幻想世界和朋也的是一个……

    但是,诸星的选择和朋也不同,因此幻想世界以后的发展也和朋也不同

    另外从今天开始,时间上已经彻底和动画及游戏脱节……

    还有后天即将开始智代与藤林姐妹的剧,于是想报名的趁早……

    过期不候,现有的会有选上的……

    以上……

    ============================================================

    “我的家……还是这样的冷清啊……”

    望着眼前的标准住房,诸星颇有些感叹意味的道。

    望着因为没人打理而一片黄土的庭院,诸星缓缓的打开了屋子的门。

    随着门的打开,正中一片空的客厅展现了出来,不过看到摆在一旁的兵器架与一件盔甲,想来是主人故意空出来的演武室。

    “好久不见了呢,老伙计……”走到兵器架前,看着上面的一件长刀,诸星眼中颇有些怀念的意味,“今天,就陪我发泄一下。”

    完全不同于任何常见的起手式,诸星单手执刀,整个躯都处在一种随时可以高速启动的状态。

    不过在这个状态下过了一段时间,诸星忽然浑放松,而后将手上的长刀收回了刀鞘。

    “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呢……”诸星摇了摇头,将长刀放回架子上,转上去了。

    ================================

    一个人的生活。

    这就是用来形容诸星的最好词句。

    当初来到这个小镇,完全是意外,因为回到这个国家本,就是临时起意。

    当时不过是坐着火车,看到了小镇奇特的车站,因此才决定停留在这里,而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父母什么的,印象中并不是很深刻,不过诸星从来也不否认二人对自己的照顾与影响。

    如果没有那个作家父亲,向来自己也不会喜欢看书,如果没有那个坚强的母亲,自己也不会一个人坚持在小镇里这么久。

    其实如果没有那次突发事件,诸星估计永远不会到达这里。

    因为,本来在他面前的,是另外一条路。

    严格来说,是一条康庄大道。

    完全不必考虑许多学生需要考虑的东西,似乎只需要沿着那条路走,这一生都会很轻松的度过。

    但是,那件事发生了。

    在那之后,诸星背弃了那条道路,决定回到这个国家,碰碰运气。

    就是碰碰运气,因为年纪幼小的自己,完全没有目标可言,而当时的况,更是让诸星茫然无措,所幸诸星年纪不够大,否则估计少年之烦恼就会将他彻底淹没。

    直到遇见了古河一家。

    也许说是缘分?因为一场小感冒而请来的医生居然同时是古河渚的医生。因为在闲聊时听到了那个十分特殊的病症,所以起了好奇心,而后,就认识了古河一家子。

    然后,得到了救赎。

    不过,令诸星感到愧疚的是,他无法报答这一家人。

    古河家的女儿,古河渚有着现代医学所不能解释的病症,经常不断的低烧,而且体虚弱。

    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决,只能在疾病来袭的时候予以更加周到的照顾。

    仅此而已。

    由于特殊的经历,诸星能够看出来,古河渚因为长年的疾病,显得十分内向,整个人在陌生的环境中就如同胆怯的兔子,始终难以跨出第一步。

    往往,当古河渚交到了新朋友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一学年的结束,而在新的学期,将重新分班。

    而已经处在“家人”位置上的诸星,无法在这方面给予古河渚任何的帮助。

    而内里实际上十分好强坚韧的古河,也不接受诸星的帮助。

    “如果因为诸星的帮助才能做到,那么,我会很愧疚的。”

    “真是……”

    诸星将自己整个的扔到了上。

    “傻瓜啊……”

    ==================================

    这是一个终结了的世界……

    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一起来……

    不,这个世界似乎十分的可怕,我不想进入……

    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似乎十分的寂寞。

    但是……我……

    害怕这个世界……

    这个,没有任何希望的世界……

    =================================

    “唔……”

    望着窗帘缝隙处透出的光芒,诸星按了按头。

    “居然睡了这么久……不过天还没亮么?”

    头的表针已经指向了九点。

    “迟到了……”

    虽然嘴上说着迟到了,但是诸星却是一点焦急的样子都没有。

    懒洋洋的伸手拉开了窗帘,诸星这才发觉原来天空已经被浓厚的乌云所覆盖。

    “这是……要下大雨啊……”

    嘟囔着将雨伞拿上,诸星慢悠悠的向门口走去。

    不过,正在他要开门的时候,屋里传来了电话的声音。

    犹豫了一下,诸星还是决定转去接电话。

    “喂?这里是诸星家……”

    没有回答……

    “恶作剧么?”

    诸星放下了电话,转走出门去。

    “不过,时机挑的不太对啊……平常这个时候家中不该是没有人的么?”

    =======================================================

    时间过得很快。

    尤其在你心不在焉的时候……

    总之,对于诸星来说,今天的课程过的都是非常之快。

    转头望向教室后方,冈崎和原都没有来。

    “看到要下雨就翘课……还真是悠闲。”

    而天空上的乌云也是越压越低,就像诸星现在的心

    说是多疑也好,说是无聊也罢,诸星一直在想着早上的那个电话。

    无论从时机和接电话后的反应来说,这个电话都好似恶作剧的电话。

    而且,九点,如果实在这里的话,说什么家里都是不会有人的。

    但是有另外一种状况,夏时制。

    如果时间延后一个小时,那么那个电话就算是八点打来的,这恰好就是应当出门的时间。

    现在也是夏天。

    而夏时制恰好是诸星原来生活的国家所采用的利民政策。

    那么,难道是父亲打来的?

    不对,这当中可是有个时差问题的,自己那个父亲可没有这个闲逸致特意算在这个时间打电话。

    那么是谁?

    而且不说话……

    不会是恐吓电话……

    诸星无聊的想着,自己却知道这种推论绝无可能。

    管他呢……

    听到了放学铃声,站起来,诸星决定离开。

    今天居然迫切地想要回家呢……

    走出教学,诸星拿出了雨伞。

    “但愿不要下雨……”

    “诸星学长!”

    后忽然传来女孩子的喊声。

    “呃?”诸星转过去,却见是上一次见过的那个逞强女生。

    “诸星学长,您好,我是衫坂……”

    “我是在坂上同学那里打听到的您的名字……”

    “冒昧的问一下,您现在,有时间么?”

重要声明:小说《那长长的坡道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