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身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苦酸甜 书名:曲梦
    屋顶上却不见任何人,叶轲环顾四周,目光最终锁定在了一堆树丛上,他一掌打出了道剑气,树丛里立刻飞出了一个人影,落在叶轲对面的屋瓦上。

    叶轲问道:“何许人?”

    那人是个女子,手上挂着一个银灿灿的铃铛,黑夜瞧不见她的容颜,却可以很明显地分辨出她那动人心魄的姿,还有那一袭飘逸的长发。

    女月光下子双眸柔似水,竟是百般妩媚,怎能不让人心醉。她穿橘橙色绸缎,脚缠碧绿轻纱,说不出的迷人。她笑道:“叶公子,小女子只是来看看而已,打扰之处还望见谅!”

    叶轲冷笑道:“看看而已?外面遍地的死尸你也只是一带而过吗?”

    黄衣女子轻笑道:“公子何出此言,小女子可是一直躲在庄里头呢!”

    叶轲左右看了山庄的全景一眼,再看看远处了树林和山从一眼,最后目光落到黄衣女子上,明显是暗示着这话的荒唐,间接表达了不信之意。

    黄衣女子笑了片刻,双手负立凌视着叶轲,道:“看来叶大侠是非要与小女子动手了。”

    叶轲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说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动手?”然后跳下屋顶,走进了房门,轻轻地关上门后便不再理会黄衣女子了。

    黄衣女子点了点头,自语道:“好你个叶轲。”她有些恼怒叶轲对她的藐视,不过也没有介意,跳到另一个房门前,走进去悄悄地关上了门。

    早晨醒来,天已是大亮,叶轲想起了昨晚那个黄衣女子,她的形也倒和自己梦中的女子有几分相似,不过她上没有梦中那女子那种凄迷的气质。

    临近正午时分,叶轲从山庄里走了出来,地上的死尸已经开始发出了难闻的尸臭,叶轲看着远处了绿山,突然心生向往之意,立刻祭起霜晨,向那里飞去。

    他的体已经凌行在空中了,地面上的景物业慢慢缩小。那座绿色的大山被群小山拥护着,周蒙上了一层醒目的绿。

    那座绿山上的一草一木都似乎被灌进了无限生机,漫着蒸袅灵气。叶轲在一个很高的山洞前停了下来,山洞前的。洞石已经严重风化了,洞内杂草横生,阳光只能照到洞内一点便不能前进了,

    洞外的树木和枝叶也是四处生长,乱成一片,显然很久没人来过这里了。也可只觉得这个洞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的。

    带着好奇心,他走进洞内,山洞内森森,拐角处还有两个铜烛台,但是因为年代已久已经严重腐化了,到了最里面,一路过来这个洞都没有树木奇异的地方,叶轲也是心存余悸。

    洞的终点是个小石室,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异样感更重了,似乎他前生就是在这里度过的。小石室内有张木,上面有着一件变色了的棉被。叶轲用手敲了敲木,木立刻倒塌,灰尘扬起。

    待灰尘差不多落下的时候,叶轲走到了棉被前,伸手去轻轻揉捏了棉被的被角,发现这棉被极为柔软,极为轻盈,它的历史至少有好几百年,甚至可能是上千年前。

    他不自觉地伸出两手去抚摸着棉被,棉被上传来了阵阵熟悉的气息。他想若有前世他一定来过这里,但是他始终无法想起什么来。他想起了自己的世,黄如颠说他是在出岛游历的时候,在一座雪山的山顶上发现了熟睡着的叶轲,当时他认为叶轲天命不凡,必定是一颗好苗子,不想叶轲长大了总是在丢他的老脸,跟从清泉域捡来的后向宁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石室内几乎没什么值得一藏的物品或者线索,叶轲走了出来,这次才发下洞内的墙壁上有着剑痕,地上还有白骨,墙上的剑痕都是刀或者是剑留下的,随着年代的久远已经推测不出什么了,但白骨上的伤口却很醒目,是被一把修长的剑划断的,叶轲唤出霜晨剑,把它拼在那些白骨的刻痕上,惊奇地发现白骨上的刻痕居然和霜晨剑完全吻合,也就是说风决门其中一个掌门来过这这里。

    想到这些叶轲赶紧又走回石室内,他不住地在墙上敲打着,没有发现任何密洞,但有着几行小字却走入了他的眼帘,“我走后,不要找我,我是万魔天王的女儿,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谢行,你一路走好。”

    叶轲突然流下了眼泪,他扔下了霜晨剑,半跪下来不断着来回摸着那段小字,那似乎是某种古老的召唤,催人泪下的留言,他把他梦中的那个女子和这人联系到一起。

    他脑海中又突然浮现出了一幅画面,画面中他用一把很普通的长剑杀了一个人,杀完后双手不住地颤抖着,那个梦中女子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之后失魂落魄地走开了,叶轲想上前抓住她,却始终还是无法动弹……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叶轲抓住脑袋,挣扎了几下,然后昏了过去。

    山外的城镇已是沸沸扬扬,传闻风决门的得意弟子叶轲在一之内灭了聚火谷,隔后又独自斩杀了数千名鬼盟帮众,整个江湖为止震惊,风决门声望再起,叫好声一片。

    这里是明灯城,附近繁华的一个市集,今天三大门派的弟子都在这里来来往往,他们正谋划着大攻鬼盟之事。之所以称为三大门派,是因为他们各自在武林中有着极高的威望,沥水城的弟子个个道行惊人,世代都有人才出来。飘云山是佛家之地,向往之人绝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数清的,孤星宫向来只招女弟子,属于半正半邪的门派,一向不问江湖世事,这次突然派出了好几名女弟子加入围剿鬼盟的队伍,实在是有些令人费解。

    风决门一向在凌源岛上以千古奇派自居,行事极为低调,但历代出来了掌门也绝非等闲之辈,江湖中人都是敬而远之。只是这次,却不见路上有半个风决门弟子。

    聚火谷本来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四大正道领袖,但三年前一战已是元气大伤,前天又被叶轲给灭了门,江湖中再也不会有它的存在。

    叶轲醒来,突然像发疯似的举起霜晨剑,飞上空中对着山洞乱砍,山洞已是凌乱不堪,但仍然没有倒下。他落下来,大口大口喘气着,石洞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图案,紧接着图案急速旋转,发出了玄青色的光芒,一道道向叶轲打来。

    玄青光芒中树木,树木便瞬间枯萎老去,中地面,地面也会化开一个大坑,唯独霜晨剑安然无恙,这本是谢行布下的玄秘法阵,用来保护石洞不受侵扰,而霜晨剑也是谢行祭炼的,所以叶轲有着霜晨剑的庇护自然可以避过此劫了。

    叶轲每当看到石室的时候他的头都会微微发痛,看着即将暗下的天空,他不再犹豫,祭起霜晨剑飞向明灯城。

重要声明:小说《曲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