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同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苦酸甜 书名:曲梦
    紫衣女子回眸看了叶轲一眼,又扑哧笑了出来。叶轲连忙把头转去,谁让自己见着了了美女会是那副傻样。

    说时迟那时快,,紫衣女子似水的双眸转眼间又恢复了先前的凌厉,她喝一声,右手掌心上香变戏法般凭空抽出一条金丝长鞭,鞭子握稳后她往青龙头上一甩,青龙又是一声大嚎,应声飞出。

    在一只苍鹰的眼中,白点不但没有被吞没,而且白点旁钻出的青虫在短时间内便把黑圈子打出一条大缝。

    一条血道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弘不鬼惊道:“琥龙出海。”

    “琥龙出海,”即使叶轲没有亲眼见过,但至少也在风决门里听过好几回,紫衣女子的份又多了分神秘。

    弘不鬼见来人不凡,自然不敢拿门徒开玩笑,当下打出一大掌去试探对方的内力。掌气呈乌黑状,可见威力之大。说是试探,倒不如说是暗算。

    紫衣女子毫无避开之意,一团黑球带着散落的气飞到她面前。只是到她前便无故停下。毫无规律地旋转,像是一只被困在笼子中的刺猬,疯狂地坐着无味的挣扎。自已女子抡起金丝长鞭,准确无误地沿黑球的边缘划过,黑球如遭雷轰,向四面爆炸开来,只有她前还徘徊者一股迟迟不肯退去的白气。

    “聚燎盾。”叶轲眼睛睁得像青蛙一样大,打死他也不肯相信眼前这位女子竟然能将聚燎盾使用得这般出神入化。即便是风远门中的高手,也只是听说他们能阻止强大的绝招,殊不知聚燎盾竟可以这样用。

    弘不鬼不敢再低估这位女子了,就算拼死一搏最多也只是两败俱伤,当下命令弟子向四处散去。这种局势人多反而麻烦。

    紫衣女子也知道弘不鬼不好对付,跳下来把叶轲拉上青龙,驾着青龙从空中飞去。

    竹林上,深空中。

    紫衣女子冰凉的手让叶轲断定她是个温柔的女孩,但苦于没话搭讪,只好指着金丝长鞭说道:“这条绳子……”紫衣女子回过头白了他一眼,“这不是绳子,这叫寻影鞭。”

    一听到那么富有杀气的名字,叶轲眼睛一亮,“姑娘认识一个叫黄如颠的人吗?”

    风决门,伏魔塔前。

    黄如颠打了个喷嚏。天道长关切地问道:“黄师弟,怎么了吗?”黄如颠摇了摇头,“可能是哪个不孝徒弟又在议论我了。”天行道长笑着也点了点头。

    伏魔塔的四周伊光乱眼,正是风决门的各位长老用内力镇住蠢蠢动的妖魔。旁边还伴随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弟子以防万一。

    天际上一道碧蓝剑光径直打向塔顶,整座古老的塔顿时容光焕发,像是被注入了庞大的神力,威力突然增加了好几倍。

    “可以了,下来吧!”黄如颠向塔顶喊着。

    年轻弟子中一片哗然,尤其是女弟子显得特别激动。只见后向宁双手负立站在塔顶上,他旁是只剩下一个碧蓝剑柄的海珀,与塔互立着,又与群魔互斥着。后向宁点了点头,从塔顶上跳了下来。

    落地以后,又是一双双惊羡的眼神齐刷刷地来,黄如颠脸上又多了不少光彩,上前一步,打算与他的得意弟子叙叙旧,顺便煞煞李欢的威风。

    不料后向宁刚站稳脚,只向他点了点头示礼后,便径直地向余千洺走去。黄如颠吃了个哑巴亏,闷哼一声回到李欢的旁站着。

    后向宁走到余千洺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当着所有人的面,很随和地道:“你愿意陪着我吗?”

    很简单而又很平凡的一句话却大大震惊了所有人,余千洺两腮边泛起一丝微红,每个人都在看着她,她沉默良久,又郑重地点了点头。

    全场顿时炸开了锅,天行道长早听说黄如颠和李欢的事。知道后向宁的用意,摇头苦笑不已。黄如颠见状只好默不做声。李欢更是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撕烂两人的嘴,只是他又多了一分放心,后向宁果然是聪明绝顶。

    说喜欢,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只是后向宁故意在立功的时候说,故意在天行道长面前说,又故意在众人面前说。确实是一个绝妙之计,有了天行道长的赞许便可以堵住两位老古董的嘴,有了这群各域的精英,他们更可以吧、名正言顺地堵住所有的闲言碎语。

    此举可谓一石三鸟,不枉奇才之称。

    地上飘起一股烟尘,正是叶轲与那位紫衣女子同时落地。青龙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消失得毫无踪影。

    再定睛一看,叶轲不由多了几分安心,这不正是早上自己住的屋子吗?看来这位女子又救了自己一命。但为一个大男人却受这样一个女人的保护,说来是有些惭愧。

    叶轲努努嘴,一想紫衣女子第一次说的话,有些疑惑地问道:“姑娘姓谢?”

    紫衣女子声答道:“我不姓谢,我姓莫,莫诗语。”

    “我叫叶轲,”为了避免再生顾忌,叶轲干脆问个清楚。“姑娘,你上的观生道那从哪里学来的?”

    莫诗语回头看了他一眼,知道叶轲绝非普通平民也不做隐瞒。“从我爷爷那里学来的。”

    叶轲听她这么一说也觉得略有道理,风决门里高手如云,有个出岛游历的高手也不足为奇。但好奇心重,不由又问了句,“那你爷爷是干什么的?”这话一出叶轲立刻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吗?那人肯定是自己素不相识的长老。

    不想莫诗语却随口吐出这样一句话:“没干什么,收破烂的。”

    叶轲识趣地作罢,随着莫诗语走进房屋。

    叶轲走进自己住过的房间,发现莫诗语正在整理单,只好在一旁站着,本可以道谢后一走了之的,但叶轲任然对莫诗语抱有很大的好奇心,何况人家长得那么秀色可餐。叶轲忍不住偷偷一些,还想在偷看莫诗语一眼,这一瞄让他吓了一跳,刚才都没注意到自己竟然用那么厚的被子。

    正好没话题搭讪,叶轲便上去指着被子道:“喂!就算我发烧了你也不用给我盖那么厚的被子吧!”莫诗语满不在意地回答道:“我看你是真的发烧了,都睡了一个多月了还傻乎乎的。”

    “一个多月,”这次真的把叶轲给吓坏了,他的头脑乱成一团,声音略带颤抖,整个人僵在那里半天一动不动。

重要声明:小说《曲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