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熟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苦酸甜 书名:曲梦
    静了一会儿,又一个女开口道:“以我多年的的观察,只要这石阵发挥正常,必能逆转海神之怒的方向。”狸妖说到这里,全然可以从她的口中听出她激动不已的心

    “哎哟我的妈呀!”张大木从洞口飞了出去。玄铁棍掉在地上更让他显得狼狈。

    叶轲随着跑出来大口喘气,“你放的臭死人了。”

    视线终于清楚,石室是半圆的,外壁上没有任何痕迹,被磨得光滑透亮。

    与狸妖对话的果然是鬼盟的右龙和左虎,叶轲对他们的印象极为深刻。

    而那位狸妖穿绿袍,头发发紫,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几丝狸毛。看来她的修为至少要有三四百年了。在她的旁,立着一个碧蓝的刀柄,可以看到的一点刀也是碧蓝的,通体异石即为神物。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海珀了,既然剑还在地面上,那就说明了右龙等还没有得逞。

    狸妖一步步地向着叶轲走来,笑道:“年轻人,你一定很惊奇吧!没错,这便传说中朱雀大帝的化遗海珀神刀了。”

    即使是早已预料到的结果,但一听她这么说,三人还是不由愣了一下。

    狸妖又说着:“你一定很想知道下文吧!”叶轲勉强控制住绪,傻傻地点了点头。

    狸妖的眼神突然变得锋利无比,瞪着叶轲,“是的,只要海神之怒出现的时候被乾坤乱石阵掺合,海浪的方向便会扭转,一齐向岛上的各路高手打来,接下来再用海珀引动巨雷,各大高手将会受到雷的冲击,到时候自有人来收拾他们。没想到吧?”

    狸妖说完面目狰狞,摊开双手向叶轲和张大木抓去。

    躲在暗处的云依立刻冲出来,一剑麾下走了她好几步,并掩护着叶轲两人。

    狸妖闷哼一声,爪来回抓去,再张开。就在这时,她的手中凭空生出一股强大的气流,将他们三人紧紧吸住。

    云依站着大是吃力,于是便侧运气,但内力不及狸妖,还是被一点一点底吸过去。

    上官旬两人刚好赶到,看词形立刻联手往云依背后注入强大的内力。右龙和左虎见势不妙也加入了内力的搏杀。

    叶轲踉跄地爬起来,跑到海珀的旁,正要伸手去拔,只见海珀顿时碧芒泛起,像是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古人般亲切。

    狸妖大惊,如何也不相信叶轲能让海珀如此异样。只是她更清楚,海珀如果落入风决门自己的大计必将无果而终,当下倒飞回去,想要杀掉叶轲。也就在那一刻,一道白光斜飞过来将叶轲团团围住,不让狸妖伤他半毫。狸妖在空中冷哼一声落下:“何方高人,出来与老娘会会?”

    话音刚落,纵使又千万个不信也无法承载的实施就在众人眼前,穿白纱衣的绝世女子从空中缓缓飘落,还是那凄美无比的眼神。

    云依大喜,跑过来紧紧地将她抱住,余师姐,你可想死我了。

    狸妖虽是吃惊更是气愤,“余千洺,怎么又是你?”

    余千洺对她没有理睬,只是抚摸着云依的发丝,仿佛这位师妹在这么也无法看个够。这样的冷静恐怕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了。看着狸妖气急败坏的那副熊样,她也懒得再有纠纷,于是冷道:“怎么不是我?”

    此话一出,狸妖自然是无言以对,怎奈又咽不下这口气,又道:“怎么偏偏搅了我好事的人都是你?余千洺。”

    云依一愣,哪知道师姐和这女人这间还有这样的恩怨。余千洺放开她,信步走到狸妖面前,狸妖冷哼一声,自知无法力敌,灰心丧气地带着右龙左虎飞出洞。

    石室在狸妖走后便剧烈地摇晃,上官旬暗叫不好,肯定是狸妖乘机在外头发动了乾坤乱石阵的机关,一想到是这样,余千洺二话不说,念起了咒决。

    叶轲急的直跺脚,但也无可奈何、余千洺早已完成了剑诀,泪雪剑横飞直上,把石室顶端打出了个大孔。

    大地又震动了几下,孔中的碎石伴着掉落下来,整个石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倒塌了一大半,也就在这时,那个大孔透发出几条光线,张大木拍手叫绝,被上官旬和释无痕拉了上去。

    余千洺正想拉住云依一起飞上,不料一转却发现云依已经拉着叶轲了,不摇头苦笑,即向云依使了个眼色让她快点跟上,自己也好断后。

    地面上,各路人士还在摸不清头脑时,上官旬刚好落地,急着向众人说道:“快走,不然很危险。”

    场面一片寂静,论门派来说,风决门的威信当然是如雷贯耳,但论辈分来说,上官旬的话自然没多少份量。

    突然人群里出出一个声音,是风决门想独吞海珀玄刀吧!一听这话人群便炸开了锅,原本有些犹豫不决的人更加坚定,何况上官旬的话似乎也有些危言耸听了。

    上官旬急得像锅上的蚂蚁,面对着这群自恃修行高强的俗人微微发怒。

    余千洺等刚跳上来,一听人群的唧唧喳喳的议论声也猜到了七八分,她没有多说,也觉得没有必要浪费口舌,独自走向海边,看着激流,沉思。

    修道真人极少见过这样绝美的女子,不不她的容颜所倾倒。大多数人的心中都涌起一股气,仿佛今生非卿不娶。

    后向宁没事,余千洺也是不就前菜打听到的。一想到这里,她的嘴角微微泛起一丝甜笑。那样的欣慰,想起和后向宁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每一句海枯石烂的誓言。她又笑了。

    中午的赤仙岛总能把人照得汗流浃背,络绎不绝的兽鸣也显得更加的安谧,如果这里不是那么炎,那一定是个人人向往的绝美圣地。

    突地,一声巨响打破了这片宁静,海浪冒起白烟,不住地翻滚。

    是一场奇观,或者是一个浩劫?余千洺想着。比起那些心潮澎湃的江湖道人,她冷静得许多。

    一个年长的老僧疑道:“不对啊,据我寺记载,海神之怒只有巨浪,而且是在海岛的远处才升起的,莫非……”老僧闪到上官旬旁,“小兄弟,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上官旬还没来得及解释,巨浪已经升到万丈之高,立刻要淹没整个海岛,并且煮沸人海。

    除非是几个绝世高手联合,否则这个阵式将无法被压住。没错,总会又几个绝世高手非要在关键时刻才出现,巨浪还没有完全升起,余千洺就已经在空中等候随时给巨浪迎头痛击。这时候,她的旁又惊现出两个影,一个是苍老而高强的公孙龙,另一个竟是消失已久的后向宁。

重要声明:小说《曲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