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黑涯古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苦酸甜 书名:曲梦
    风也为他不再喧闹!

    白衣少年看了杜少风一眼,不再犹豫,缓缓揭开面纱。叶轲屏着呼吸,“后向宁,”这个夜夜漾在众兄长口中的美名,这个在风决门中他唯一敬佩的人,难道真的是他吗?

    紧随着的是一张绝世俊美的脸庞呈现在众人面前,果真是普天之下无人能及。叶轲呆呆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杜少风回过神,看着他,两眼火红,再深红,大红,血红。杀气腾腾,举剑之间便如猛兽出海,仰首狂啸,朝后向宁躯袭来。擎天剑蓝光再盛,咄咄人,带着几分血气,怨气,怒气随着主人直直冲出。傲决苍穹,往生来世不回头。

    后向宁子微低,双腿一弯,地上袅袅生气一道白色青烟,慢慢飘起。杜少风举剑飞来,却在此时,他刚好随烟消失,唯独见地面上的残叶徐徐飘落。这么短的时间内他能跑到哪去?暗叫不好,正要收回擎天剑,突然发觉右手麻痹,无法动弹,回头一望,后向宁笑看着他,双指合拢,按在他的天柱上,难怪右手被封得死死的。

    杜少风大是惊愕,不要说是释无痕了,就是在聚火谷里自己的轻功也是数一数二的,后向宁就是后向宁。

    又左手拳头一紧,迅速向后顶出。后向宁早已料到,又旋转到他前,弹指之间又封住了自己的风池。杜少风急了,猛地把头向前一倾。后向宁双手并作,指如疾风闪电,连轻点了他全三十六个致命位(厥,华盖,黑虎掏心,巨阙等),封住了他全动脉。

    此刻的杜少风全僵硬,活像一个木头人,样子颇为滑稽。叶轲跳了出来,蹑手蹑脚地,趁机摸了他一下股,又像做贼似的跑到后向宁后面,咯咯地傻笑不停。

    杜少风恼羞成怒,怒视着叶轲。若不是体难以活动,只怕是要吧叶轲给吃了。

    “难道风决门只会以大欺小吗?”

    众人东张西望,却看不到说话人的影。

    后向宁突然推开叶轲,向上打了一掌出去。叶轲正惊愕,抬起头来,只见公孙龙也是一掌打了下来,还好是有个后师兄在,不然真的要见阎王了。

    两掌在空中相撞,形成一股强大气流四处震开。后向宁用虽内力稳住子,却给了公孙龙落地的机会。公孙龙一落地,便从杜少风手中夺过擎天剑,向后向宁冲来。

    后向宁迅速回头道,“快走,”又凝神握住霜晨剑对着公孙龙。以公孙龙的实力,加上擎天剑的天威,就算的自己加上其余五人的功力还是不足的。不出他所料,公孙龙向他已经飞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结印几乎是不可能的了。最好是先让那五个师弟逃离一段时间,然后自己再来个全而退也应该没有问题。想到这里,他立刻使出半内力注入霜晨剑,霜晨剑顿时碧光通天,把四周碧绿的树木照得有如人间仙境,仙气然。

    公孙龙老是老了点,但功力还在。不然怎能继续在聚火谷中立足。这样一来,本来可以先发制人,来个措手不及。但后向宁却毫无退缩之意,迎着他。

    “铮——”

    万物就在这一刻好像失去了一切生命,绿叶恢复了原来那淡淡的绿,微绿色的空气变得透明,只是多了一分清新。两大高手就这样对望着。

    一刻,两刻……公孙龙一直盯着后向宁,却一直看不到他嘴角留下来的血,失落,不是吗?难道这三年来他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

    许久,后向宁的嘴角一紧,却不太对劲。任凭他看着,却见不到血,是什么。一看他的眼神,是笑,是一种不可一世的傲笑。公孙龙大惊,不愧是后向宁,有这个资质,当初没入聚火谷还真是可惜了。自己这样一想,又下了更大的决心,要杀了他。没错,如果他不死,那将来必是聚火谷的大患。

    后向宁胜算在握,伸手进入怀中,掏出一个乌黑发亮的怪状石头。说是石头,但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材质。竟然是后向宁的东西,那一定是大不简单的,公孙龙不敢掉心,强作镇定,冷笑道“这是什么?”

    后向宁没有直接回答他,也是哼地一声笑了一下,“你说我失踪三年,深入荒央古陆,这会是什么?”

    公孙龙脸色苍白,的确,如果后向宁单凭自己是敌不过的,但是他手中的那石头难不成真的传说中四大神帝在对付驹齿后所遗留下来的黑涯古玉,玄武大帝的化遗。没错,不然后向宁不会那么早回来。要报仇以后有的是机会。便说,“算你走运”说完抱起杜少风飞走。

    后向宁坐了下来,深深喘了一口气。那确实是黑涯古玉,但自己却没有找到催使它的发法,倘若刚才公孙龙不放过他那可真是麻烦了。再看看附近,叶轲等人早已没了踪影,看起来跑得也真够快的,不摇头苦笑。

    明灯城,五人来到这里,发现城内居民明显比明光城少了许多。也许是因为最近在江湖中传闻的鬼盟复辟的消息,或者说在郦水城,孤星宫旁边心里会有一种浅浅的安全感。

    叶轲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五窜冰糖葫芦,让人看了不口水直流。见到众人一副惊惑的样子,叶轲忙笑着解释道:“应该是好心人送的。来,人人有分,快吃吧!”

    张大木正要夺过一根来“充饥,”却上官旬四四拉住。还没等张大木埋怨,上官旬就冷笑对着叶轲,“哦,那你说那个好心人在那啊,我好去感谢他一下。”

    叶轲一时语塞,顿了顿,又道。“我是看你们都累了就去买了五根过来,将就一下。”

    就他那格,云依那肯相信他,反问道:“你上好像没钱吧!”

    叶轲脸色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云依其实也不知道叶轲有没有带钱,只是想看看他说真说假。这样一来果然有问题。在一丝的得意后又有一丝怒气。

    叶轲吞吞吐吐的“捡的。”

    四人“那还能吃吗?”

    叶轲“抢的。”

    四人“你能吗?”

    叶轲“偷的。”

    四人“什么……”

    叶轲一语一语正色道“不就是那贩子在那睡觉,然后我为了行侠仗义……不是,我是为了给他长点记,就偷……就拿了几根过来。”

    上官旬一脸哭丧样,一手指着他,另一手遮住脸,“你你你,早知道不让你下来了,败坏门风啊你。”

    叶轲呆呆地站在原地,早知道会被骂成这样他死也不会偷的。现在没人要吃,丢了也可惜,真不知如何是好。张大木突然夺过他手中的所有冰糖葫芦。神严肃,看着那些冰糖葫芦,再看着上官旬的脸。“上官师兄,这冰糖葫芦有问题。”

    上官旬也是一震,庆幸自己没吃下去。问道“怎么了?”

    张大木皱了皱眉头,我也不知道,还要看看。说着竟然斗胆吃了起来。

    吃完了一根后,上官旬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怎么样?”

    张大木“我看吃一根是看不出来的,”说着又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剩下的那三根。

    吃完后才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一脸歉意。又故作神秘,跷起两个手指,说道“就两字”

    叶轲有点担心“不会是‘有毒’吧!”

    张大木扑哧笑了出来,拍了他一下肩膀,当然不会,“那两个就是……”看了众人一眼,又说道“就是……好吃”

    众人也跟着笑了出来,叶轲先是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怒了起来,不太甘愿,一拳朝张大木挥了过去。张大木一个机灵躲开。拳头落到了释无痕鼻子上……

    释无痕也怒了起来。”白痴,你干什么?“,说完就是一脚朝叶轲踢去。好不巧,那一脚正中张大木裤子底下……

    三人就这样打了起来……

    这时吹来一阵凉风,一道黑影从五人旁闪去。上官旬反应极快,一把推开三人,黑影掠过他们旁后,似乎有增大了几分。张大木拍拍上的尘土,疑惑地问道,“你们没事吧?”;云依一声惊呼:“叶轲呢?”众人才回过神来,叶轲早已生生地消失了。上官旬朝黑影闪过的地方跑去,其余三人也有默契地跟着上去。

    穿越一条又一条的小巷,还是一条又一条的大街。人海茫茫,哪还有叶轲的影呢?

重要声明:小说《曲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