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不可思议的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苦酸甜 书名:曲梦
    客栈,云依立刻闭上眼,装作熟睡的模样。朦胧的双眼中,她似乎看到了两人穿的是夜行服,脸戴面罩。但材竟是如此熟悉,仿佛就在不就前见过。她又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只是静静地弹着。

    两个黑衣人走到房中。

    黑衣人甲:“大哥,我先来还是你先来。”

    黑衣人乙盖了他一下头。“废话,当然是我先来了。嘿嘿。”

    就在此刻,房里传来一个声音,“那就我先来吧!”两人不由得吓了一跳,四处张望。

    云依一手叉腰,另一手拿着冰雨剑,正笑看着他们。

    黑衣人乙有点慌张,不过又静了下来。冷笑道:“就你吗?”

    刚说完,黑衣人甲就惊叫了一下,拉起他迅速往后一跳。就在他们要落地的一瞬间,一条银白色的玄铁钢棍就已经插在了他们原来站的地方。

    接着,房间震动了几下,立刻有几个人跳了下来。其中两个手里还拿着闪闪发光的仙剑,看来都是修真之人了。

    黑衣人正要与他们动起手来,房间又震动了几下。令他们害怕了不少。云依也是一惊,向张大木问道,“还有人吗?”

    张大木:“我也不知道,好像没了啊!”

    木架上的天花板在落下了几快木头。接着,随着一声“妈呀”的惊叫,有一个人从上面摔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把生锈的菜刀。这种人不是叶轲又是谁呢?

    云依嘀咕一声“白痴。”叶轲丢尽了脸,但为了卖弄风,还是摆了个架势。吞吞吐吐的说道“本……仙家在此,修得造次。”

    众人包括两个黑衣人,齐声道:“就你?”

    叶轲恼羞成怒,拿着菜刀冲了上去。却被黑衣人抓住机会,黑衣人乙当场踹了他一脚,和黑衣人甲一起跳下窗户。上官旬大叫不妙,挥手指使众人追跳下去。

    张大木正要跳下窗户,看见叶轲双手插在衣兜里,还悠闲地开着门。问道“你干什么?”

    叶轲悠哉悠哉地说道:“我又不会轻功,当然是走楼梯了。”张大木晕倒下去。

    客栈下,借着明亮的月光,上官旬柔了柔眼睛,指着黑衣人甲,“你是黄毛笔吧!”

    黑衣人甲子一震,拉下面罩罩,果然是黄毛笔。只见他满脸横材肥胖,干这行到合适。过来半响便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上官旬:“我记得你左眼有颗黑痣,我说得没错吧!”

    黑衣人甲拍手叫绝,“好眼力。”

    叶轲刚好走下来,一挥手,“没什么,都是我告诉他的,你就不用夸他了,嘿嘿。”

    上官旬怒道:“给我滚到一旁去,不要站在这里丢人。”叶轲识趣地蹲到一旁候着。

    不料自己刚站住脚那边就打了起来,两边就打了起来。这两个人大不简单,虽然正方都是风决门门中的精英,但面对他们确都无从下手。释无痕轻功极好,在风决门中也是数一数二,眼前,他已经揭开了黑衣人乙的面罩,一看,连上官旬等人都是大吃一惊。黑衣人甲竟是白天与黄毛笔赛画的刘苟。

    上官旬:“真有你的。”

    刘苟:“废话,干这行的当然要掩人耳目?”

    “卑鄙,”云依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举剑就是一刺,刘苟迅速躲开。上官旬趁机放下他们飞到远处,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眼前不一起对付他们,难道是要去请何方高手了?

    释无痕武功较好,由他自己一人对付刘苟。而云依和张大木对付黄毛笔。

    黄毛笔此刻已经看出破绽,证实张大木武艺并不高超,挥起大刀猛地望他一砍,张大木马上连退了好几步。云依有些惊疑,但还是想去拉他一把。不料黄毛笔又是一砍,云依转挡住。但这一刀来得太突然。她咬着牙,冰雨剑虽然没有伤痕,却被一点一点地压下来,黄毛笔嘴上露出一点笑。

    突地,叶轲旁的一条小巷亮起了赤芒,只是一会儿,光便增加了好几倍,朝着黄毛笔来。原来是上官旬躲在暗处施展的剑诀,现在已经快完成了!黄毛笔大笑,“再见,”说着再次举起大刀。聚集全力量猛地往云依一砍。来势汹汹,看来云依这次是难以挡住了。

    就在此时,黄毛笔的前亮起一点淡光,接着,一个剑顶露了出来。一转,上官旬正握住无神剑插在他的背部,透过膛。可是这速度来得太快,就是连他自己百年的修行也没察觉到,看来风决门中的人果真是不简单。

    他几乎没力,转刚要往上官旬砍一刀,只见上官旬立刻把剑拔了起来。剑是往上斜着用力地一拔,而不是直直拔了出来。黄毛笔子一斜,一缕鲜血从口喷了出来,随后整人就倒在血泊中。

    刘苟见势不妙,强忍着悲痛,不知为何,他竟然把自己的剑向叶轲,叶轲恐怕是难逃一死了,释无痕等人见状急忙迅速挡下剑,幸好来得及,不然叶轲就一命呼呼了。

    一回头,刘苟早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再看看黄毛笔的尸体,他的尸体正在慢慢地腐化,最后,一只野猪猪的尸体惊现在众人眼前。

    叶轲喃喃自语道“猪仙,猪仙。”然后又傻傻地点了点头。这一点还不要紧,头直直低下去。一看,正是张大木按了他一下头。“混蛋,那是猪妖不是猪仙。”

    远处,一道蓝光从天而降,似乎刺中了什么?随着的是一声惨叫,上官旬五人下意识地追了上去。

    那个声音,分明就是刘苟的。

重要声明:小说《曲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