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出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苦酸甜 书名:曲梦
    长宗域风决门堂,下午,四个人站在门堂前,上官旬看了看里面,又问云依道:“余千洺真的不来了吗?”

    云依:“她说伤还没好,要再休息一阵子。”

    张大木狐疑低咕着:“好像没那么严重吧?”

    四人正要出岛,门堂里出现了一个人影。回头一看,此人竟是叶轲。

    叶轲跑到他们面前已是在大口喘气,“干么不等我?”

    张大木一惊,“你是怎么溜出来的?”

    叶轲得意一笑“不是说比赛进入前五就可以出岛游历吗?”

    张大木瞪着眼道:“不是吧!”

    叶轲拍着膛正要连绵不觉地赞自己一下。云依突然说,“我看你是冒充余才师姐溜出来的吧!”

    叶轲正要辩解,云依又说道“连女的你都冒充?”

    叶轲被说得满脸通红,抓着后脑勺,吞吞吐吐道:“这个嘛,我只是觉得人多力量大,嘿嘿……对不对啊!”

    上官旬,“好了好了,那你给我就少惹麻烦,”

    叶轲大喜,和张大木拥抱了一下以示庆祝。释无痕转过头来,“脸色一变。白痴。怎么是你?”

    叶轲一惊,脸色也是一黑,不过又笑道:“怎么不是我?铁面男。”

    释无痕怒道,“臭小子你说谁呢?你给我站住。”说着挥了拳头跑上去。殊不知叶轲早有准备,朝长宗域域下狂奔,释无痕等人追了上去,速度别提有多快了。上官旬不苦笑,要是一早这样,不就老早出岛了。

    天还不算太黑,五人来到离凌源岛最近的明光城,突然发现城内居民都往着同一个方向跑,不知是何缘故,也都跟了上去一探究竟。

    到了城民停下的地方,一看,是个比画台,虽然明显比风云大会的比武台小了不少,但还是有气派的。只见台的最上方挂着一条横幅,“画王争雄大会,”台上唯有三人,两坐一站。中间站着的是一个官人模样的中年人,气度卓而不凡,想必是本次比赛的主考官吧。而另外那俩人披灰袍,一胖一瘦,一高一矮,显得很滑稽。

    一经打听,才知道这两位都是明光城城内赫赫有名的大画师,高瘦的叫做刘苟,矮胖的叫做黄毛笔。二人画技皆所向披靡,无人能及,现在已经到了决赛,究竟水是画王那就要看这场比试,所以围观的人特别多。而那位站在中间的,果然是在衙门里做县令的,为官清贫,人称明光青天王县令。

    王县令走到台中,清了清嗓子,颇有几番易云道长的风范。“各位,感谢对王某的信任,下面,我宣布比赛开始。”

    全场欢呼雀跃。一旁的张师爷敲响了赛钟。黄毛笔健步如飞地冲上画板去划个不停,刘苟在干什么?

    他在喝茶。只见他喝得有模有样,倒是一点也不紧张。

    释无痕从一开始便盯着台上,这下终于发言了。“好像有妖气”

    叶轲早就看他不爽,还没等众人议论就开话了,顿了顿嘴,“是啊!”

    释无痕看他似乎没有恶意,正要解释道,叶轲又说:“好像是从你上传来的吧?哈哈,你个小妖孽。”

    两人正要打起来,一只手伸了过去。正是上官旬在关键时刻发挥了老大地位。“看,刘苟就要开画了。”

    只见刘苟走上台去,香已经烧了半柱,他看也不看,就在画板上画了一个老鼠的轮廓。画完又回到椅子上悠悠地喝茶。那只老鼠虽然只是一个轮廓,但加上刘苟用的是黑墨水,倒也显得栩栩如生。

    百姓大惊,以为其然弃权矣。

    约过了几刻。王县令看了看快烧完的香,再看了看两人的画。黄毛笔画的是一张百花图。色彩鲜明,可圈可点。而刘苟虽然说老鼠画得不错,但是略带单调。

    香烧完了,他便再次走到台中,“诸位,我宣布,本次画王争雄大会胜者是……”

    台下的人屏着呼吸,似乎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突然人群里先是一个女子尖叫了起来,接着那片地方便炸开了锅。王县令没有再念下去,连黄毛笔也好奇地看着台下。

    就在此时,一只猫,一只很正宗的家猫冲了上台。黄毛笔吓得连退几步,家猫一跃而起。跳到了刘苟的画上,半盏茶的功夫便把刘苟的画撕得粉碎。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谁盛谁负显而易见。黄毛笔极不服气,大步朝后台走去。

    观众呆立片刻,随之掌声动天。刘苟双手抱拳,一点也不得意,好像早有胜算,”谢谢,谢谢各位。”

    天大黑,五人来到客栈,正要打点行李,小二注意到云依,回头看来看,又摇了摇头便转走了。

    云依果真聪明过人,“请留步。”

    小二回过头来,云依又道,“有话直说,我但听就是了。”

    小二叹了叹口气,”实不相瞒,城内最近出现了个采花双盗,有不少年轻少女已经受害,我看姑娘貌美如花,也是清秀可人,倒要小心了。“

    云依刚谢过店小二,叶轲摸了摸下巴,“我看立功的机会到了。”

    上官旬毕竟是老大,一听此言即迫不及待地问事为如何?

    叶轲这次倒没卖关子,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我们抓到采花贼,那就算没立什么功,回到岛上也好交代?”

    云依一个爽笑,拍了拍叶轲肩膀,“真有你的。”不过马上就皱了皱眉头,但是这个采花双盗我们又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这就有点麻烦了。

    叶轲有成竹,挥了挥手,“说麻烦也不麻烦,倒要看看有的人愿不愿意咯”说完面带微笑看着云依。

    众人不算太笨,反应过来后也都看着云依。

    云依只好自认倒霉,谁叫自己长得那么清秀没丽,谁让自己是女的?心中再有千万个不甘也要任命了。

    望着云依走出客栈的背影,叶轲突然觉得后脑勺被拍了一下,一回头,张大木笑看着他。“算你狠”

    深夜,客栈。

    月亮依旧发着淡淡白光,照着世俗的万态。偶尔会听到几声蝉鸣蛙叫,给夏天增添不少清幽。云依躺在上,一手顶着头,另一手紧紧握住冰雨剑,沉思着。

    门边传来轻微的木头碰撞声,两个影渐渐浮现在门口。

重要声明:小说《曲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