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凌源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苦酸甜 书名:曲梦
    太阳从朦胧的海平线升起,浪是金鳞,沙是一望无际的赤黄,新天必是晴天。

    远处,若隐若现的沙鸥,缓缓地向着更远的方向飞去,这里是凌源岛最秀美的沙滩,偶有风吹过他的发,也起了他的心,

    昨晚叶轲又作到那个梦了,梦里杀气撼天,他看着满地的血,满地的残尸,然后天空一声巨雷,他醒了。他的世扑朔迷离,是被师父黄如颠捡来的,

    他的秀目陡然一历,紧紧地抓起贝壳,一闭眼,用力地把它甩进海里。大浪很快吞噬了了贝壳,海面又恢复了平静,他大口大口地喘气着,命运的无奈恨天又有何用,他的心释放了。

    后传来了脚步声,叶轲回头一看,是他的师兄张大木来了。张大木走进他的旁,笑道:“叶轲,大会就要开始了,你还不去吗?”

    “嗯。”叶轲点点头,拉起张大木的手飞快地穿过,他们的影很快消失在绿林里。

    今天是风决门创立一千三百年的大子,岛上各各地域走动的人都很多,门脉延续到今天弟子已经有上千人,香火远胜。

    早上,临近中午,五个主域的弟子都集中到了长宗域。长宗域比不上星涟域的凉爽,比不上朝夕域的清净,比不上清泉域的凄美,更不如海岩域的繁华,但它乃开门立岛之域,位于五域之中,海拔最高,气势雄伟,任何重要庆典几乎都在这里举行。

    长宗域大绿坡广场,人山人海。

    风决门掌门天行道长站在大云外的大理石阶梯上,环视了四周一眼,见人头耸动,干咳了两声,朗道:“肃静,肃静,首先,感谢各位师侄前来参加这次大典,咳咳……”天行道长又独自暗道“我还真是老了。”

    他顿了顿,又道:“庆典大会是为了庆祝风决门立门一千三百年整,庆典大会举行的期间,每上午各域上都将自由进行论道,各域上的弟子可以向其它域上的弟子进行挑战,长老们不得干涉……”

    天行道长说到这里人群里已经议论纷纷了,可以到各个域上面自行参观,并且任意挑战,这真是令人振奋。

    但站在人群前的长老们中有一个正在暗暗咒骂着,他就是叶轲的师父黄如颠,黄如颠是朝夕域的域主,朝夕域的上的弟子人数虽然不少,但和其它域上的弟子比起来却个个是饭桶,在加上朝夕域景色出奇,如果大会期间有众多精英弟子向他域上的弟子挑战,那么他的老脸也该丢尽了。

    黄如颠的死对头清泉域域主李欢似乎想到了这一点,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黄如颠尴尬无比,把头转过去不理睬李欢。

    李欢所统领的清泉域多为女弟子,但弟子中论起道行来也不比朝夕域上的弟子差到哪里。

    天行道长宣读到一半,烈的烘烤下即使他道行过人也有些承受不住,刚好让他看见了黄如颠在讲话,让他抓到把柄,他对着阶梯下的黄如颠笑道:“黄师弟,那就由你来宣读这大会的规矩吧!”

    李欢幸灾乐祸,带头鼓掌,清泉域上的女弟子很配合他,也鼓起掌来,这让李欢很得意,李欢的妻子韩雨则在一旁摇头苦笑。

    黄如颠本是个笑里藏刀的人,在风决门众师长中平平凡凡,只因为有个得意弟子后向宁为他挣了许多面子,这几年在风决门中风头大出,脸上偶尔会看到他在偷笑。

    他晃晃地走到到台中,也学天行道长干咳了两声,“咳咳。台下顿时嘘声一片。”

    黄如颠有点生气,直接说道:“那个比赛规则想必各师长已经强调过了吧,那本仙家就不多言了。”

    台下又是嘘声一片。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更是狂笑不已,拉着他旁的人说道:“张师兄,你看师父他土不土,土死人了。”

    张大木急忙捂住他的嘴巴,生怕被师父老人家“看”了出来。

    少年正是叶轲,他的绪真是百曲离折。

    人散,幕落。

    清泉域上,门舍的房门终于被打开,余千洺眼眶中略带湿润,缓缓走了出来,脸似乎有苍白了许多。显得万分柔媚。

    云依偷窥被发现了踪迹,急忙说道:“二师姐,那个……明天就要比试了。我们是来看看你准备的怎样的,仅此而已!

    余千洺没有立刻回答,沉思了片刻,缓缓地转过来对着清泉域的孔尚欣:“大师姐,我出去片刻,师父若来了以后麻烦转告她我在域后竹林。”

    云依:“可以啊,那里环境是清雅,但是……”

    孔尚欣瞪了她一眼,云依会意,马上静了下来。

    清泉域后红叶林。往事如烟,这个曾是她与他约定的地方此刻如此凄凉,傍晚的鸟儿随着黄昏回家。一路上嘶叫的叫个不停。给这片红叶林又增添了几分幽静。

    余千洺靠在一棵枫树旁,双目无神,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又像是在憧憬着什么。

    在她后,还有一位少妇正悄悄地叹气,这人不是她的师娘韩雨有是谁呢?

    朝夕域大堂,夜晚。

    黄如颠:“明比武,你们几个都给我认真点,知道吗?特别是你,叶轲。”

    黄如颠环视了四周一圈。发现叶轲正和张大木在偷笑,不知讲着什么?

    黄如颠大怒:“叶轲,你给我出去,罚站一个时辰。”见叶轲极不愿,又道:“去啊你,还拖拖拉拉的。”

    叶轲满脸怨气,但师命难违,还是走了出去。

    屋子里笑声一片。

    黄如颠再怒:“笑个死人头,统统给我回去睡觉。”

    大堂外。张大木拿了两个包子走到叶轲旁,诡诡的一笑,“叶轲,饿了吧!”

    叶轲:“就知道你好。”说完冲了过去要抢包子。

    张大木机灵一闪,:“是说,明天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叶轲瞪了他一眼:“算你狠,明天就假装输给你好了。”

    张大木:“这就对了,反正你也赢不了,来,你的包子。”说完把一个包子拿给叶轲,另一个自己吃了起来。

    叶轲夺过包子,狼吞虎咽地吃着。“咳咳。”后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转头一望,黄如颠正对着他们笑……

    两人同时僵住。一动不动,活似两尊雕像。

    黄如颠喝道:“两个时辰。”说完走进屋堂。张大木和叶轲同时把包子吐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曲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