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双倍受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素缎 书名:天命锦梦
    练武场。

    几十人整齐地跪在一边,每人头顶顶着满满一大盆水,还要举着双手扶着盆沿防着它掉下来。不多时,脖子手臂膝盖都会累到要断掉。如果说飐贤四侠制度是飐贤门的传统文化里的精华,那么这种顶水的体罚方式要比飐贤四侠的历史更加悠久,也算是一种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了。据说跟莜翼宫还没分裂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用这种体罚方式了,如今,恐怕莜翼宫也沿用了这种惩罚办法。

    咕噜咕噜——

    原堂尉听得肚子在强烈地抗议,不暗想道:早知道就先吃点早饭再打了,不不,早知道就不打了,要跪上三个时辰,还不跪死了!万一海天月看到他在挨罚,还不丢死人了!一大盆水压得原堂尉没办法偏头,他尽力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左边的林子浪,他也是一脸倒霉相。李翎翌一边顶着满满一盆的水,一边拼命忍着打嗝,这又哪里忍得住?他时不时地“嗝!”一声,然后头上的盆就晃晃,忽悠悠地洒出点水来,李翎翌急忙扶好免得它掉下来,然后继续不厚道地在原堂尉林子浪面前打嗝。

    三个时辰啊……跪死个人嘞……

    再说张启涯这边,他派的人在山下等了将近一个时辰,还不见有姑娘带着小孩过来。张启涯不知为何还不见人来,便到练武场这边找原堂尉跟林子浪问问清楚。刚迈入练武场便看到梁晖也刚刚过来,先拜道:“师叔,海姑娘还没来。”

    “算算时间也快到了,你还是先下去看看吧。”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一丝不祥之感在梁晖脑海中一闪而过。

    张启涯领命下山去了。梁晖叹了口气,转看了看面前跪着的几十号人,伸出一只手在原堂尉头顶的盆中搅了搅,悠然道:“四侠留下,其余人都起来吧,当心别把水弄洒了。晒得水温不错,都送到洗衣房去,别浪费了。”

    众弟子哎呦着将水盆慢慢放在地上,伴随着一阵阵有节奏的手臂咔咔声。梁晖在众人的一脸幽怨之中,若无其事地转离去。

    “头一次恨自己是飐贤四侠。”林子浪低声嘀咕。

    原堂尉叹道:“省点力气吧,别说话了,咱俩还有两个时辰呢。”

    众人左摇右晃地站起来甩甩胳膊抖抖腿,一个接一个地端着水盆向洗衣房方向走去。不多时,练武场上就只剩下了三人。

    练武场上慢慢恢复了平静。原堂尉闭了眼想稍稍放松一下,突然听到似乎有鼾声从右边传来。原堂尉当即大吃一惊,“噌噌噌”地疾速蹭着头向右看了看,又慢慢地“噌、噌、噌”地蹭到左边,无奈地看着林子浪,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天……翎翌睡着了……”

    李翎翌哪里可能睡的舒服,人一睡着就开始不自觉地摇晃,晃的远了,猛然清醒了一下,又闭上眼睛睡了。在他边的原堂尉忧心忡忡地盯着他看,生怕他一不小心摔倒,扬自己一水。不过李翎翌先后晃了十余次都没摔下来,也没什么会摔的预兆,原堂尉这才松了口气,“噌噌蹭”又转到左边,说道:“翎翌真行啊,跪着顶水都能睡着,还睡的这么稳当!”

    “他不应该进飐贤门,他怎么不去丐帮呢?”林子浪稍微探头看了一眼李翎翌,“睡的真香啊,哈喇子都要淌出来了。”

    “太强了。”原堂尉已经完全习惯了在水盆的压迫下“噌噌蹭”地转头,动作一次比一次迅速,“太——”

    “啊——”

    “啊啊——”

    “啊啊啊——”

    原堂尉还没说完话,李翎翌突然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带着整盆水向原堂尉的方向倒了下来!原堂尉哪里躲得开,李翎翌顶的那盆水完全倒在了他上。原堂尉被他一砸,也失去了平衡,林子浪也顺带着倒了下去,三个人倒成了笔直的一排,三大盆水哗哗地洒了满地!

    “喂——”原堂尉抹了一把脸,推了推压在他上的李翎翌:“你起来啊!”

    “嗯?”李翎翌居然还没睡醒,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原堂尉,连动也没动。原堂尉不再客气,一把把李翎翌推到一边,爬起来拍了拍上的水,林子浪一边抹脸一边恨恨地说:“跟他在一起就没好事!气死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锦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