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险失腰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素缎 书名:天命锦梦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翎翌听了原堂尉添油加醋的描述之后,用可以发出的任何一种怪声来发出似笑非笑的笑声。张启涯一脸惊愕地抬起头瞄了一下林子浪,林子浪无精打采地歪在椅子里,一只手拄着头,双目紧闭,不住地叹气。

    “后来呢?”李翎翌意犹未尽,刚刚缓过气来又忍不住问道。

    原堂尉尚未开口,一直沉默的林子浪没有改变造型,一本正经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言而有信!”

    “对啊,子浪就送她们回去了。我可没去,我到聚侠楼喝茶去了。”原堂尉赶紧摆脱关系。

    李翎翌伸过头问林子浪:“那你去香院喝酒去了?”

    林子浪忍无可忍,从椅子上跳下,大吼道:“我要洗澡了!你们都出去出去!!这件衣服我不要了!”说着利落地几下扯掉了外衣,狠狠地摔在在地上。

    原堂尉被他的吼声震了一下,继而笑道:“哇,去了一趟香院你脱衣服的速度怎么这么快了啊,哈哈。”

    “出去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我要洗澡了!看什么看!!有本事看女人去!哼!”

    张启涯悠闲地品了口茶,声音波澜不惊却掀起惊涛骇浪:“子浪,不要搞错,这里是我的房间。”

    林子浪一愣,这才记起这是大哥房间,脸一红,捡起衣服往肩上一搭,尴尬地摸摸鼻子,一言不发地出去了。

    原堂尉和李翎翌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一阵阵排山倒海式的狂笑。张启涯笑着叹口气:“也难为他了。”

    “你们是没看到啊,子浪今天的动作比哪一天都快,踢的比哪一天都准,表现的真是精彩啊!可惜了,要是人家真是个富家小姐什么的,讲不定真的有戏呢。”原堂尉哈哈笑道。

    突然,门被大力一撞,林子浪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紧张地问原堂尉道:“看见我的钱袋了么?”

    “呦,三侠帮了别人,自己钱袋丢啦?”原堂尉笑道。

    林子浪的脸色已经变了:“我的腰牌在钱袋里!”

    “什么??”三人不约而同地叫了出来。

    飐贤四侠的腰牌由创派门主亲手打造的纯金腰牌,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四人的各不相同,世上仅此一块,其价值自然不菲,但是含义尤为重大。凡是江湖中人没有不认识飐贤四侠的腰牌,万一被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丢了腰牌就是死罪!

    “完了完了……”林子浪怔了怔,突然开始大力地抖着衣服,抖了抖还是没有东西掉出来,就在上拼命地翻来翻去。三人急忙阻止了他疯狂的动作,张启涯一把把他按在椅子上,安慰道:“好好想想,急有什么用?我们帮你一起好好找找!连这么块东西都找不到,我们还算什么四侠!”

    “就是!别急!我们分头找!会不会被那个贼偷走了?”李翎翌问道。

    “不可能!除了我踹他那一脚,他根本就没近过我!”林子浪被他一提醒,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是那个女人干的好事!一定是她!我去找她!”说着穿上外衣就往外走,三人刚刚拉住他,突然响起了叩门声。

    四人一怔。

    一个门中弟子探了个头,见四人都在,禀告道:“三师兄,师父说有急事,让您即刻赶往清风轩。”

    林子浪一下子呆了:“这么快就知道了……”

    张启涯将林子浪交予两个师弟,走上前去问道:“师父有没有说什么事?”

    弟子犹豫了一下,才回道:“没有,不过师父已经生气了,而且,火气正大。”

    张启涯斩钉截铁道:“我们四个一起去!”

    ————————

    清风轩。

    正堂之上坐着一少年。他着上等丝绸衣,衣式却不显华贵。通除了白绸腰带上挂着的一块玉佩别无其他饰物,但是那玉一看便知价值连城。手边的茶桌上正放着一把折扇。他品了一口茶,将茶杯轻放在桌上,起拿起折扇道:“门主,既然我已归还腰牌,别无他事,便不打扰了。在下告辞。”

    林震夕起相送:“此番多谢。”

    少年抱拳回礼,虽面无表,但是字字掷地有声:“在下资质尚浅,但久仰飐贤四侠的大名,对腰牌略知一二,物归原主是在下的荣幸,门主何必道谢?”

    这时,一弟子入门通报道:“师父,四位师兄已到。”

    “叫他们进来!”

    看着林震夕脸上微微溢出的怒气,少年握了握折扇,再次抱拳道:“告辞。”说罢,转向大门走去。

    飐贤四侠就在此时先后走了进来,与少年擦肩而过。

    少年的目光像是不经意间从四人脸上飘过。当原堂尉进入他的视线时,英气的眉梢不由得一抖。而原堂尉看到他时,竟也突然好像有什么触动了记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正细看他时,少年已走出正堂的大门。

    “请留步!”原堂尉转叫道。

    少年停下脚步,偏了下子,慢慢转面对着原堂尉。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原堂尉诧异问道,“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展云。”

    “我叫原堂尉,是二侠,你……认识我吗?我们,是不是见过?”

    展云转过子,背对着众人道:“在下一纨绔子弟,居外地,初次来到贵派,并不曾见过二侠,想是二侠记错了。不打扰,告辞。”说罢,径自离开了。

    众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竟沉默了一阵。原堂尉一直在努力的想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他,却毫无头绪。在脑海里一直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若即若离,难以抓住。

    一道金光从林子浪眼前忽地划过,林子浪一惊,下意识地伸手一抓,竟是刚刚遗失的腰牌!

    林子浪诧异地抬起头,林震夕早已按捺不住怒火,坐下猛地一拍桌子:“怎么回事??”

    林子浪急忙解释说:“我只是想帮她一把——”

    “哼,好大方,竟把腰牌送了出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林震夕盛怒,林子浪只得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切,原堂尉慌忙替林子浪辩解道:“师父,我们真的不知道那女的的份,当时真的只是想帮忙啊!”了解了事实之后,林震夕火气这才消了些,口气依然强硬:“你们以后都给我当心点!再有丢腰牌之类的事,别怪我不讲面!”

    “是是是。”林子浪忙应着。

    “还有,你给我收敛些!离女人远一点!”

    “啊?”林子浪刚刚张大的嘴被张启涯一把按了回去。张启涯示意林子浪保持安静,免得又讨骂。张启涯问道:“师父,刚刚的那个展云,是怎么拿到腰牌的?”

    “逛青楼呗。”李翎翌小声说。

    “他去香院点了那个叫彩琴的,见了腰牌知道是三侠之物,用一颗夜明珠交换的。”林震夕转头问原堂尉道:“那个展云,你真的见过吗?在哪里?”

    原堂尉缓缓摇头,回道:“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见过而已。”

    林震夕微微点头:“你们回去吧,记着,要是腰牌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绝不会手软!”

    “是。”四人应道。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锦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