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宫外生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素缎 书名:天命锦梦
    夜色朦朦。月光透过尚未散开的乌云,艰难地飘在地面上,闷得人喘不过起来。

    但是她不在意。

    莜翼宫外的山脚下,慕容朱砂的妹妹慕容紫扇怀中紧紧抱着行李,仿佛要压住自己碰碰乱跳的心,让它不要跳得这么快。

    今夜,她即将放弃宫主入室弟子之位,而梁晖也会放弃飐贤二侠之位,二人相约在此地见面,从此后再不问江湖世事,过自由自在的子。

    如今,飐贤门大军开拔至莜翼宫几百米之外,与莜翼宫还在作战,还在毫无目的地作战。二人皆为各自门派的主力,这样的感自然得不到师父们的认可,所以他们可以选择的唯一一条路,就是私奔。

    他还不知道她已经有了孕呢。慕容紫扇羞地一笑,依旧抱着行李,等着梁晖到来。

    他从来不会迟到,更不会不到。只是慕容紫扇心太好了,想早一点出来而已。哪怕就是这样傻傻地等着,也是幸福的。

    有点累了。

    慕容紫扇找了一块凸起的大石头,在它后面坐了下来,刚刚坐好就隐约听到一阵马蹄声。慕容紫扇最初以为是梁晖来了,还在想他怎么也来的这么早,但是马上又听出来那是很多匹马同时疾速奔跑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那根本就不是梁晖!慕容紫扇惊惶失措地躲在了大石头后面,一动也不敢动。

    马群的声音终于近。

    一颗心已经紧张到快跳出喉咙。

    好不容易挨到马群的声音开始渐远,慕容紫扇这才稍微探头看了一下,却愕然发现,竟是原野王在被人追杀!而且看原野王的状况,已然难以支多久,只是拼命地向飐贤门营地赶去。他在马上的子已经摇摇坠,随时都可能会摔下马来。

    慕容紫扇按住口,躲在石头后面努力想着应该怎么办。原野王的体力渐渐透支,虽还能勉强抵挡几下攻击,但基本没什么作用。

    眼前这一片混乱的景象,将慕容紫扇的好心一扫而光。

    “门主,您就别逃了!”

    终于,那二十个黑衣人将原野王团团围住。

    原野王冷冷哼了一声,勒住马缰。

    “门主,您只要交出那孩子,我们便不再为难您,否则,我们只有拿您来交差了!”

    “你们敢动老夫试试!”原野王一横剑。

    领头的黑衣人居然笑了起来:“门主,要是平时,我们倒是惧你几分。可如今你中剧毒,没有我们的解药是治不好的,为了一个孩子,犯不着把命丢了呀。”

    原野王不语,目光中溢出的怒火似乎想烧死眼前之人。

    黑衣人继续道:“我们已经得知,那个孩子在慕容府。如果你再不配合我们的话,我们只好血洗慕容府!”

    “——!!”慕容紫扇猛然一惊,此事居然牵连到了慕容府!最近正好是慕容朱砂回家的子,也是师父许她可以回家和哥哥见面的子,所以她才选择今天和梁晖私奔。如此说来,慕容府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灾劫!

    “你们敢!!!”原野王一声怒吼,只觉得全本已被毒麻痹的经脉似乎一瞬间恢复了活力,手中的剑不由得轻了起来,只抬手一刺,从剑锋迸发出的剑气自他前之人心口炸开,那黑衣人登时被炸得血模糊!可是这一招一过,原野王再次失去了力气,幸亏刚刚发出的一招令敌人开始畏惧,他们犹豫着紧握手中钢刀,终于顽固地咬牙攻了上来。

    梁晖背着行李急匆匆赶来之时,前方渐渐清晰的打斗声瞬间乱了他的心神。原以为是慕容紫扇出了事,然而全力循声追去时,竟发现原来是许久不见的师父正在被人围攻。

    “你们好大的胆子!”梁晖当即丢了行李,持剑直冲到原野王边,右臂抡圆,一道寒光在二人外一闪而逝,即将落在原野王上的三道刀光猛然一顿,生生折了回去。

    “好凌厉的剑法,飐贤二侠果然名不虚传!”黑衣人恻恻一笑。

    梁晖冷冷道:“你们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飐贤门驻地不过一里开外,你们居然敢在这里对我师父下手!”

    “呵,少来诓我!这里明明是莜翼宫的地盘,飐贤——”

    一道金光忽地划破墨色夜空,信号弹的一声脆响,空灵地回在茂林之中。林震夕的声音远远传来:“要么受死,要么快滚!”

    只短短的片刻,震天动地的喊杀声紧随着信号弹汹涌而至。猝然亮起的百余火把,犹如烈龙般袭来。

    一干黑衣人自知再难动手,只得悻悻策马远去。林震夕唤孟飞成道:“三弟,你先护送师父回去,我跟二弟去查探一下那群黑衣人!”孟飞成便率领飐贤门众人护着原野王回了驻地,只留了林震夕和梁晖二人。

    恍若白昼的茂林再度落为一片死黑。

    林震夕冷冷看着梁晖,丝毫没有预备追查黑衣人的意思。梁晖自知理亏,讪讪道:“大哥……”

    “预备留书出走了,是么?”林震夕用两根手指夹着一封信,递到梁晖面前,“飐贤二侠,竟能在大敌当前之留书出走!呵,真没枉费飐贤门对你的培育之恩啊!”

    “大哥——”

    “待此战结束便是我们出师之,那时你若想走,飐贤门上下不会有一个人勉强你!你就急在这么几天?置飐贤门于不顾,置师父于不顾,置同门于不顾?你怎会如此糊涂?!”

    “大哥,我的确不急,我也知道马上就要出师了,可是……可是紫扇的师父一心要她继承宫主之位,莜翼宫宫主可是要终不嫁的啊!我怕她师父根本不给我机会等!现如今又在彼此开战,我……我实在不忍心再打下去了……”梁晖喃喃,忽又急切地哀求道:“大哥,你让我走吧!现在师父回来了,飐贤门恐怕也不再需要我帮忙打理了,我——”

    林震夕已是怒不可遏,嘶吼道:“师父重伤,你眼瞎了看不见吗?!”

    梁晖终于语塞,紧握双拳,实在不知如何是好。直到慕容紫扇一声呼由远及近,梁晖才恍然回神,一眼便见到心上人疾步赶来,不由得心神一,马上迎了上去。

    “梁大哥!”

    “紫扇?——你在?!”

    慕容紫扇眉心一蹙,迎上来就嗔怪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马上就出师了?”

    “我……我若是说了,你定然不肯…………”

    “林大哥说的对,飐贤门需要你,我根本不急在这么几天啊!”慕容紫扇挽起梁晖双手,低声道:“原本我还在暗暗自责,拐走堂堂飐贤二侠,可若是等你顺利出师我们再在一起,我会活得轻松许多。师父脾气固执,非要我继任宫主不可,我早已铁了心逃出去,所以你根本不必为我多心!”

    “你看,你根本不及慕容姑娘懂事!”林震夕拂袖冷冷斥道。

    慕容紫扇温婉一笑:“林大哥,多谢你不因双派之仇而排斥我。”

    “林某自是恩怨分明,慕容姑娘蕙质兰心,可比我这师弟强上百倍!”

    “梁大哥,你先跟林大哥一起回去,我要马上赶回慕容府。刚刚围攻门主的黑衣人是在问门主讨要一个孩子,据他们说那孩子已经被门主送到了我家,那群黑衣人可能要去我家抢人!”

    梁晖闻言一惊:“什么?不行,太危险了!我跟你一起去!”

    林震夕亦变色道:“不错,此事我们本该自己负责,不能连累慕容府!”

    “万万不可!你们若去了,才是真正害了我哥!我哥在朝中难免有许多政敌,每双眼睛都死盯着我哥的一举一动。自从他上书挽救碧泉山庄之后,一直有传言说他勾结江湖人士预备谋反,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若是给他们看到飐贤门派人去了我家,那岂不正中他们下怀吗?”慕容紫扇慌忙阻止,“更何况,我哥每次回来都会带着成批护卫,应该不会有事。我们两派这么一战,彼此损失惨重,飐贤门还要尽早休养生息,不要再分心管慕容府了。事不宜迟,我要马上赶回慕容府。林大哥,还要问你借匹马,我偷偷出来的时候怕惊动别人,所以没牵马……梁大哥,待你出师之后,到慕容府来找我!”

    慕容紫扇这一番话可谓在在理,林震夕点头默认,梁晖虽百般不舍,然而只得硬着头皮应了下来。慕容紫扇柔声道:“梁大哥,你若再不放心,我可当做你瞧不起我哥了。”

    “你总是有理。”梁晖苦笑一声,握紧掌心中的一团细腻。“也罢,就依你。一个月之后,等我来接你!”

    林震夕将手中马缰递与慕容紫扇,嘱咐道:“慕容姑娘,一路小心!待他出师之后,门中的担子我就由我跟师父挑了,你们只管好好过子。”

    慕容紫扇双颊一红,低声道:“多谢林大哥。梁大哥,我还有句话要跟你说。”

    “…………”林震夕自觉地转离去,梁晖攀上她瘦削的双肩,柔声道:“什么?”

    “……”慕容紫扇拿起肩上右手,轻轻按在了自己腹上。梁晖先是一怔,而后突然恍然大悟,颤声道:“紫扇,你——”

    “嘘!”慕容紫扇急忙示意噤声,羞赧一笑,凑到他耳边悄声道:“不管是男是女,都叫梁扇,好吗?”

    “好!好!!”梁晖上前一步,紧紧拥住慕容紫扇,环紧的双臂已然激动得微微发抖,“紫扇,等我!一定要等我!”

    “林大哥还在啊。”慕容紫扇笑着嗔道,轻轻推了推梁晖。“都说了要赶快走了,我还要尽快通知我哥呢,一个月之后又见了,不是吗?放开啦。”

    当梁晖终于狠心放开双手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面,已是永别。

    慕容紫扇柔柔一笑,翻上马,唤林震夕道:“林大哥,告辞!”

    “保重!”

    “紫扇,千万保重!”

    “傻瓜。”慕容紫扇含笑低声,策马绝尘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锦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