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九载前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素缎 书名:天命锦梦
    【宋】

    大中祥符九年。

    慕容府现在的当家人是慕容朱砂。

    慕容府虽和江湖有些联系,但是并不是什么门派,涉足朝政居多,从外表来看只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官宦之家。慕容朱砂居朝野,一年难得回家几次,家里大小事全由他两个老婆做主。

    慕容朱砂初涉朝政时,朝内一位王爷就看中了他,把自己两个女儿赵冰清、赵玉洁都嫁了他。而在这之前,慕容家已为他选定了一位名叫海茹的女人,在种种压力之下,慕容朱砂只好先后娶了三个女人,原本是正房的海茹,也不得不成了最小的妾。这姐妹俩可不是省油的灯,进慕容府没几天就看他的亲妹妹慕容紫扇不顺眼,处处为难。慕容朱砂心疼妹妹,和她们争执了几次之后,慕容府的几千亩良田就无缘无故地被朝廷没收充公。慕容朱砂明白,是王爷在暗地里给他压力。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将慕容紫扇送入了莜翼宫,远离这是非之地。过了几年,慕容朱砂双亲过世,他正式当了家。赵冰清有了一双女儿,名为慕容玲、慕容珑;赵玉洁有了一个儿子,名为慕容惊川;海茹先是有个一个儿子叫慕容震海,而后又有了孕。

    海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前,慕容府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老道,他不仅知道慕容府一些秘密,还能看透赵家姐妹的心思,那姐妹俩立即将他奉为上宾。老道说,慕容府即将到来一个能克死人的人,此人会在不知不觉中置人于死地。偏在这时,海茹的孩子出生了。

    孩子出生当夜,海茹就死了。尤为恐怖的是,那孩子左眼周围有一大块红色的胎记,几乎占了半张脸。赵家姐妹立即如视大敌,要求将孩子溺死。慕容朱砂不忍,把孩子交给海茹的一个善良的老女奴留在慕容府抚养,并给孩子取名为慕容瑞。

    这个家,除了几个孩子,再没什么值得慕容朱砂留恋。不过那姐妹俩自会疼自己的孩子,全府上下人人皆知慕容震海天资聪慧,深得父亲喜,谅她们不敢亏待他。慕容瑞有老奴照料,应该不会有事。他便上书朝廷申请到外地做官,从此离开了慕容府。

    慕容府的大权从此完全由赵家姐妹掌握。

    ——

    花园的一个角落里,坐落着一间小小的木屋。和府内其他建筑相比,这间小木屋更显寒酸。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映照着一只小木桌。桌上放着几张纸,上面写着几个淡雅秀气的字,小木上朴素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寒酸而整洁的小屋,住着慕容家三小姐,慕容瑞。

    她脸上的胎记已经淡去不少,但依然留了些印记。自从海茹的老奴过世之后,慕容瑞就一个人居住在这间小木屋里。

    慕容瑞倚在窗口向外望去,花园里,她的四个兄弟姐妹正在追逐打闹,快乐的声音直冲云霄。而她,只能一脸羡慕地呆坐在孤独的小木屋里,看看书,写写字,幼小的心灵里,残缺的亲不知怎样才会被补上。

    一阵脚步声传来。慕容瑞探头向外看去,竟是赵玉洁带着几个婢女侍卫向小木屋走了过来。久未瞧见二娘的她不由得悚然一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来不及多想,小屋的门已被大力推开。赵玉洁一珠光宝气,在几个婢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慕容瑞一阵惊慌,跪下行礼道:“见过二娘。”

    赵玉洁的声音却是难得的温柔:“起来吧。”

    慕容瑞更是害怕,上一次听得赵玉洁用如此温柔的语气说话已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来。”赵玉洁朝一个婢女摆摆手,婢女快步上前,双手奉上一件新衣服。赵玉洁展开新衣服,对着慕容瑞说道:“来试试,这件衣服是二娘亲自为你做的,看,喜欢吗?”

    衣服由上好的丝绸做成,花色古朴怡人。慕容瑞受宠若惊,低着头搓着手不知所措。赵玉洁渐渐失去了耐心,一下子把衣服拍到慕容瑞手里,转冷冷说道:“明天,你爹就回来了。到时候,你爹可不想看到他女儿这么寒酸。记得,明天穿上这衣服来给你爹请安,可别说二娘没疼你。”

    “是。”慕容瑞连连应道。

    赵玉洁懒得理她,径自迈着碎步,安然离开。

    丫鬟侍卫紧随其后,留下慕容瑞一人恭敬地低头默默相送。

    小屋很快又恢复了安静,令人窒息的安静。

    慕容瑞静等片刻后才慢慢起,趴在窗口仔细看了看,确认赵玉洁一行真的走远了,才敢一把把新衣服狠狠地摔在了上。

    “哼,见爹要回来了,你怕他知道你们虐待我,才赶紧送来新衣服的,别以为我是傻子!”慕容瑞在心里呐喊道,可是她又不敢说出声来,只能一脸落寞地坐回到椅子上,发呆。

    肚子微微叫了一声,她才想起来没吃午饭。她依旧向窗外望去,她的同父同母的哥哥,慕容镇海,在花园里跟其他兄弟姐妹一起追逐打闹,也许快乐到早就不知道他这个妹妹的存在了。

    慕容瑞自己出了小屋,向厨房处走去,要点东西来吃。因为仆人们永远忙得很,更何况慕容朱砂要回来了,说不定没人会想起来堂堂三小姐还在小木屋里饿着肚子。

    另一边,恰巧慕容镇海玩够了,在众多仆婢的跟随下,沿着花园小径向回走去。

    “二少爷,回去之后赶快洗个澡换新衣服,老爷就要回来了,您可别累病了!”一位家仆在慕容镇海的耳边喋喋不休。

    慕容镇海不屑地哼了一声,大步向前走着,一脸的不耐烦。

    “这一段时间学的武功再练练吧,还有背过的书也要再看一遍,老爷一定会检查的!”

    “知道了知道了,烦死了!”

    “还有啊,——”

    “闭嘴!你烦不烦啊!”慕容镇海怒不可遏地回头大声一吼,转过去更是加快了步伐,恨不得将后一干人全部甩掉。而一行仆婢不得不也加快了脚步,紧跟在他后。

    小径一转,慕容瑞正迎面走来。她手里只端着半盘点心,不过三四块,还是慕容珑昨夜剩下的。她见了众人竟大吃一惊,似乎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惊慌。诸多对慕容镇海毕恭毕敬的仆婢见了慕容瑞竟毫无反应,仿佛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三小姐,而是个比他们份还低的下人。

    慕容瑞马上停了脚步让在一边,让众人先过。慕容镇海一见慕容瑞,原本就紧皱的眉头已然拧成了疙瘩,死盯着慕容瑞手里的点心,训斥道:“谁许你出来的?谁许你拿的?想当小偷是吗?”

    “……”慕容瑞哪里敢还嘴,一言不发地低下头,心中暗暗祈祷着慕容镇海赶快放了自己。

    “说话啊!你哑巴啦?”慕容镇海一挥手打落她手中瓷盘,只啪的一声脆响,慕容瑞已然惊出冷汗。慕容镇海见她竟敢还不开口,不依不饶地上前一步一把推倒了慕容瑞。慕容瑞瘫坐在地,终于忍不住呜呜地大哭起来。慕容镇海火气更大,边狠狠踩着地上点心边骂道:“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哭!你怎么不去死呢?你还活着干什么!娘都被你害死了!”

    “好了好了,二少爷,好歹她是你妹妹啊,我们快走吧!”家仆看不过去了,上前去拉慕容镇海。眼见着点心已经与泥巴混为一体,慕容镇海才停下动作,指着慕容瑞痛骂:“别说她是我妹妹!我没有妹妹!她是害死娘的坏人!坏人!”慕容镇海凶巴巴地喊着,一脸不屑地看着坐在地上抽泣的慕容瑞,这才哼了一声,大步得胜似的离开了。

    慕容瑞见他走了,这才敢站起来,一路哭着向小木屋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锦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