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风雨将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素缎 书名:天命锦梦
    当飐贤四侠可不是好玩的。除了受赏减半,挨罚加倍,还有,接受的训练更加严格,历经的考验更加困难。而四人并不满足于此,几后自己商定出另一种新的较量方法,即四人皆着夜行服,在山下丛林中寻找彼此,找到后交手,输的一方自动退出,直到只剩了一个人为止。四人对待此事特别认真,除非伤筋动骨下不了,否则风雨无阻。

    擒风步是飐贤门的绝技,一向稳居天下第一轻功之位。为了加强弟子步法稳度,飐贤门特设一个三层楼高的跳台,若擒风步达到一定境界则可由高台之上一跃而稳稳落地,若功夫不到家,那摔成了什么形状可就不一定了。

    这天傍晚,雨后初晴,地面又湿又滑,四人依旧在高台处上下穿梭。

    林震夕见四人如此勤奋,心中甚是欣慰,朗声唤道:“好了,你们先过来休息一下,我有事吩咐。”

    原堂尉正卯足了劲儿自半空中坠下,林震夕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一分心,脚底一滑,结结实实地仰面摔在了地上。原堂尉只觉得股一阵剧痛,正瘫坐在地上哎呦着,尚未没看见这一幕的林子浪已然从天而降。待林子浪发现时已然太晚了,他没有着力点,改变不了方向,一个躲闪不及,竟一股狠狠地坐在了原堂尉的脸上!

    可怜的原堂尉,在林子浪股底下闷闷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后就不动了。

    林子浪吓得马上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张启涯、李翎翌、林震夕早已匆匆赶到,众人七手八脚地扶起原堂尉,只听他口中喃喃哼哼道:“臭死我了……”

    “堂尉,你怎么样?”张启涯轻晃了一下原堂尉。原堂尉眯着眼睛,神志不清地继续哼哼:“臭……臭死我了……”

    “快送他回四侠阁!”林震夕一声令下,林子浪赎罪般忙不迭地背了原堂尉回了四侠阁。

    ————————

    四侠阁。

    原堂尉的房间。

    林震夕坐在他边,张启涯、林子浪、李翎翌站在一旁。原堂尉躺在上,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时不时睁开一下看看视线里的景色有没有回复正常,口中一直没断了哼哼:“我这么帅的脸啊……扁了啊……扁了……扁……了啊……啊……”

    林震夕抬手指向一个花瓶问道:“堂尉,你看那花瓶是什么颜色?”

    李翎翌小声说:“我估计他得问花瓶在哪。”

    林子浪回道:“他不问师父指哪就谢天谢地了。”

    原堂尉缓缓抬眼,看了看四周,慢悠悠举起手在半空中摸了一阵,叹息一声道:“师父,……您在哪啊?”

    四人闻言了心下一凉,林震夕再次仔仔细细地检查一番,舒口气道:“没什么大碍,明天准你休息一天,好好歇着吧。你们今晚的比试暂且取消,好好照顾他。”

    “是,师父。”三人应道。

    “启涯,你跟我来。”林震夕起离去,张启涯略一点头,安静地跟在林震夕后出去了。

    原堂尉在上按着双眼翻来覆去地打滚,边滚着边咦咦呀呀地叫:“头疼!过来给我按按!”

    “自己按去,谁管你?”林子浪没好气地说道。李翎翌倒好心地挽起袖子,像是要干什么体力活一样,兴奋地叫道:“我来!”

    “别!”原堂尉急急拒绝,“你多长时间没洗手了?我的这么帅的脸别被你弄成葱花饼了!”

    “谁管你!你那扁脸我还懒得按呢!”李翎翌气得大叫,“自己按去!大扁脸!”

    ————————

    第二天清晨。

    原堂尉醒来时,惊喜地发现自己看得见东西了。只是要么双影,要么三影,一句话,看不清。隐约中看到张启涯已经推门而入,原堂尉一手捂头,一手支着挣扎着起了,第一句话就是:“脸还是扁的?”

    张启涯疾步走来扶了他一把,皱了下眉头:“没扁!”

    “没扁就好,这么帅的脸……”原堂尉按着脸的两边,向中间挤了挤,而后眯着眼睛看看张启涯。张启涯被他看得有些不知所措,生硬地别过头去避开他的目光。原堂尉却又往前凑了一下,伸手色地摸了一下张启涯的脸,感慨道:“大哥,你鼻子怎么长在眼睛上了啊?昨天没睡好?……压的?”

    “——!”张启涯仿佛被蝎子蛰了一般跳起来,马上避开了他的手。刚一站稳就看到林子浪和李翎翌一人端茶一人端饭,站在门口故作一脸极其震惊的表,死死地盯着二人看。

    “大、哥,你们俩……”林子浪惊得语调都开始发抖了。

    李翎翌如做错了什么事一般,垂下头不住地叹气,而后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坏了人家好事……”

    “你们干什么!”张启涯急得涨红了脸,喝了一句。

    见张启涯的脸都红透了,林子浪和李翎翌才嘻嘻哈哈地晃进了房间里,一脸谋得逞的坏笑。“哟,二哥,起来啦?正好,一起吃饭吧!”李翎翌边放饭菜边说,“我们都跟你借光了,师父准许在这吃饭了,要不还得往山上跑。”

    张启涯扶原堂尉起来到桌边坐下,而后三人皆入了座。原堂尉低下头寻找筷子,脸几乎贴桌子上了才看着一连串的虚影,又摸了半天才准确地避开虚影抓到筷子,兴奋地抬手去夹菜,筷子一伸一落,稳稳地落在盘子外面。

    “堂尉,你要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夹。”张启涯见了心疼。

    “那饼。”原堂尉指指前面。

    三人看看桌面,有粥,有馒头,有小菜,哪有什么饼?他把什么当饼了都没人知道。原堂尉见没人动,便催道:“饼啊!饼!饼啊!饼!”好像诗朗诵一样有节奏感。

    “好。”张启涯放下筷子,右手拿起一个馒头,左手啪地一掌,鼓囊囊的馒头就扁了。“给你,饼。”

    原堂尉嘿嘿笑道:“谢了,大哥。”说罢接过“饼”,津津有味地咬了一口,边嚼着还边感慨道:“怎么这饼跟馒头味儿一样的?”

    林子浪和李翎翌对视一眼,林子浪拿起一个馒头,边拍边说:“张氏馒头饼,全城仅此一家!”李翎翌也拍了一个馒头,放在林子浪眼前炫耀道:“嘿嘿,我也有!”语气里满是得意。原堂尉浑然不知,问道:“什么啊?馒头饼?给哪个傻子吃的?嘿嘿。”

    谁都知道原堂尉在说李翎翌傻,更知道此时他比李翎翌还傻。张启涯一脸无奈,怎么有三个这么傻的兄弟?

    三人津津有味地吃着馒头饼,嘻嘻哈哈地海阔天空地聊着,唯有张启涯一言不发,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看着眼前三个兄弟,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对了,师父昨天说找咱们有事,……其实是和莜翼宫又要开战了。”

    “什么?”三人的闲谈戛然而止。

    张启涯叹口气,继续说道:“三师叔被莜翼宫人所害,这仇,咱不能不报!……每次开战,四侠必须是先锋,这次就看咱们的了。师父说要加紧练习,待准备充分,再去向莜翼宫讨个说法。”

    “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原堂尉边感慨着边咬了一口馒头饼,接着惨叫一声,右手大拇指上留下了一排整齐的牙印。

    “飐贤门和莜翼宫的仇恨已经延续了几百年,不是想停就停的。谁愿意打仗啊?”林子浪说。

    李翎翌轻声叹道:“我完了,非死不可!和女人作战……”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锦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