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一访集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素缎 书名:天命锦梦
    飐贤山外百余里是座大城,名为集安城。集安城人口众多,颇为繁华。飐贤门有个规矩,四侠每三天进城一次,一次去两人。一来体察民风,二来为飐贤门购置物品,三来注意是否有可疑人物对飐贤门不利。

    虽然四侠阁就在山下,但是因除了四侠之外的所有人都住在山上,所以到城中办事一直都称之为下山。除了四侠,其他弟子也是可以在晚上习武结束之后的任意时间下山的。只因山路难走,而且飐贤门弟子都是男的,没有逛街的嗜好,所以很少有人常下山玩。原堂尉和林子浪是例外,还常因回来晚了挨打。可是现在不同了,四侠下山是为了大家,回来的可以晚些。自从当上飐贤四侠以来,可以常下山而不会被罚是遇到的唯一一件好事。

    第一次下山,张启涯和原堂尉同行。

    张启涯是个勤奋惯了的人,自从进了飐贤门,几乎没下过山,空闲时间全用来练武、读书。这次下山全是奉四侠之规,本来就少话的人,现在是一句话都没有了。

    街上人来人往,闹非凡。张启涯却背着手,低头慢慢挪动着脚步,一副沉思的模样。原堂尉看他实在是可怜,忍不住开口道:“大哥,你怎么这么痛苦啊?你看看这多闹啊!”边说着边指着周围五花八门的商品给他看,企图勾引出张启涯的笑容,“这风筝,这煎饼,这玉佩,这面具,这……这些姑娘们,多好看啊!你怎么连看都不看一眼?真是太浪费了!”

    “没兴趣。”张启涯的目光依旧没离了地。

    “……”原堂尉默默叹了口气,跟着张启涯一起慢吞吞地挪动着脚步,好好的一次下山,眼看就要被一片沉默扼杀掉。直到前面猛然窜出一个脸抹得像画师画板一样花的女人,一下捉住了张启涯的手臂,边抛着媚眼边滴滴地笑道:“公子呀,我看您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只有我们香院的姑娘才配得上您呀!进来坐坐吧,来嘛~”此女绝对是画板脸蚯蚓,扭来扭去地将整个体全部贴在了张启涯上,那声音嗲的,绝对意盎然。原堂尉登时大吃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抬头时,果然见到城中第一青楼“香院”三个大字出现在眼前,二楼阳台上好些女子或坐或立,皆是浓妆艳抹地倚着围栏向下挥舞手帕,媚笑着招呼来往的过客:“大爷~您里边儿请啊~”

    这这这这……怎么走到这里来了?一想到上次和林子浪不小心走到这里的形,原堂尉吓得腿都软了。以前和林子浪下山逛的时候,只经过这里一次,那次他们俩被三个女人往里拉,吓得他们拼死挣扎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会武功,连滚带爬地挣脱了三个女人的魔爪,一跑了之。二人从此以后就绕道走,再也没经过这里。但这次张启涯的沉默让他分了心,忘了转弯,走直线又经过这里,没想到又出状况了。

    原堂尉刚要拉着张启涯跑,突然发现张启涯竟停下了脚步,直直盯着那块画板看。原堂尉一惊,难道久居山上、极少见到女人的大哥动心了?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对女人没兴趣,这会儿就有兴趣了?而且居然会对这种货色动心?!

    张启涯面无表,满目冰霜,用冷冰冰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目光里没有鄙视,没有高傲,只是有一种怎么都看不懂的神色。

    很明显,张启涯的目光吓着了画板,当她再次开口,虽然还能挤出笑,但声音已经发抖了:“公子,我这小心肝儿被您看得乱七八糟的,……来坐坐嘛!”

    张启涯目光依旧。

    画板扯着张启涯衣袖的手居然开始微微颤抖。

    原堂尉惊得瞪大了眼睛,左看看一脸正气的张启涯,右看看马上就要哭出来的画板,不由得张大了嘴。

    终于,画板脸上由笑到哭的表渐渐凝固,淡化,消失,继而恐惧之色悄悄蔓延开来,终于自动告退,急急放了手,一句话都没说就噌噌地跑进去了。张启涯依然没换表,优雅地抬起手臂,在画板贴上来的地方掸了几下,继续向前走。

    原堂尉愣在原地,张大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上。张启涯见他没跟上来,止步微微偏过头催道:“走啊。”原堂尉这才回过神来,匆忙应了一声,几步追上去连连赞叹道:“大哥,我真服你了!你一句话都没说就摆平了,太厉害了!”

    “我跟女人没话。”张启涯口气还是很淡。

    原堂尉跟在他后,一直默默地感叹,我什么时候能像大哥这样有魄力就好了。

    但是张启涯的脚步越来越慢,直到渐渐停下才忽然偏过头,一本正经地看着原堂尉。原堂尉还沉浸在自己的感慨之中,猛然见了张启涯死盯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刚才那块“画板”一样,在忍受张启涯如此可怖的眼神,吓得他差点直接逃进了香院。张启涯颇犹豫了一会儿,看来了下了好大决心,才严肃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我……不像正经人吗?”

    他一脸的认真让原堂尉不由得一愣,看来张启涯一直在想那“画板”为啥不拉原堂尉进去。大概在张启涯的心里,那种地方的女人只会拉看起来不正经的男人进去。这么单纯的大哥让他噗地笑了出来,又马上憋了回去:“谁说的,大哥,如果这世界上只剩一个正经人,那人肯定是你!没看见么,连那块画板都受不了了。哎好了好了,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前面有一家酒楼,叫聚侠楼,不错的,里面东西又便宜又好吃,咱们去那儿歇歇脚吧。”

    ————————

    聚侠楼。

    二人点了些酒菜,正悠哉悠哉地吃着,有几个人进店打尖,要了二人旁边的桌。其中一人胖的像球一样,还是个女的,扯直了喉咙便叫道:“小二,拿条长凳过来,快着点儿!”

    原堂尉心想,肯定是股太大,普通凳子坐不下。

    小二一见那位球的量,马上去挑了条又长又结实的长凳过来,球急不可耐地抢了过来,咚的一放,大股随之重重一落,看来是累极了。

    张启涯的脸色随着球的猛然一坐瞬间大变,额头竟冒出了汗珠。原堂尉从没见过张启涯这般模样,急忙问道:“怎么了?”张启涯艰难地抬手指指桌下,原堂尉低头一看,天,球的一条凳腿好死不死地压中了张启涯的脚!原堂尉刚要叫她起来,那球感觉地不平,使劲扭了扭,又猛地坐了下去,张启涯疼得手一松,一双筷子啪啪落地。球也感觉像是压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才知道压了人,竟唰地起,指着张启涯大骂道:“你傻呀!还是哑巴?压了你连都不放一个!害得我坐的这么不舒服,真是有病!”

    “这位姑娘,是你压了我大哥的脚,他没有怪罪你,你怎么反而怪他?”虽然平时对别人谦让有加,但此时一是实在忍不住别人对他大哥大吼大叫,二是知道张启涯肯定不会跟女人说话,原堂尉拍案而起,一句话就顶了回去。

    球还没来得及回骂,她的一个同伴赶上来拦住她说道:“玉环,是你不对!不得无礼取闹!”叫玉环的球翻了个白眼,挪了挪凳子又坐下了。刚才说话的男人马上拱手向二人赔礼道:“小妹不懂事,还望二位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

    她居然叫玉环……杨玉环是又胖又美,看来老天只实现了这球一半的理想,而且似乎实现得有些过了头。“算了算了,公子请便吧。”一想到被现实沉重打击的小姑娘其实还蛮可怜的,原堂尉顿时消了气。

    “真是抱歉,这位兄台不要紧吧?”那人俯下子问张启涯。张启涯依旧没有表,只是轻轻摇了下头。

    “没事便好,多有打扰了。”

    二人先后坐了下来,原堂尉夹了口菜刚要吃,却发现张启涯刚刚还强装若无其事的脸疼得已经开始发紫了。看着张启涯已经疼得吃不下去饭,原堂尉那还有心思吃,马上去结了帐预备回去。原想扶着张启涯慢慢走出去,可是张启涯刚站起来,竟又直直扑倒在长椅上。原堂尉万般无奈,只好背了他回去。

    回去后,张启涯足足歇了两天才能走路。林子浪与李翎翌见一向神勇坚强的张启涯居然受了伤,心下奇怪,问清了缘由后,不顾张启涯最看重的面子,疯狂地大笑了一通。张启涯尴尬不已,看来他雄伟光辉的形象已经毁了。

    从此,张启涯再也不下山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锦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