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得弩

    赵雨梅眼睛一眨,脸色变三变,若有所思,收起宝剑,拍拍尘土,这才跨门而入。梦亭也清楚过来,感不知不觉被人摆一道,送上门来。

    进入内厅,布置简朴简单,却样样具备,只是人多了点。正中央桌上摆满丰盛的菜肴,原来是上官家起用餐未毕。“遇见了啊,”上官思语正小心翼翼喝着小杯药汤,听见声音忙放下东西起来整理衣物。“撤下去,换桌好菜上来。”上官思语紧赶着吩咐下去,周边的三十多个杂役便忙碌起来。等三人来到桌前坐上,桌上已然干净,小菜肴上两三个,而后上的是精致的菜品,自然慢了点。“还给你。”上官思语掏出一锦囊,寒着脸很不高兴地将一物件抛给赵雨梅。空气中散出一道极轻的香气。体香!梦亭眼眉一挑,偷闻着,余光瞄过去看着赵雨梅,心想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上官家就是如此擅长计算的吗?连我跑哪里都算得丝毫不差。”赵雨梅接过手来,财囊在手心撰着,感觉钱财差不多少了五两重,手紧紧捏成拳,微怒。“哈哈,是老夫要她安排的,事做得过份了,海涵海涵。”上官鸿翔双手作揖,面色不改:“没办法,有人坐车赖车钱,不得已这么做。至于算计嘛,逃亡时哪里人少跑哪里,这是下意识的行为,就算你跑叉了,也会有人引你来这儿,只能算雕虫小计。”

    “就不信差这点钱,费如此周折。”梦亭想起心的酸辣面,悲从心中来,嘀咕道。赵雨梅用脚重压他,让他闭嘴。梦亭拿筷子夹菜过来,清脆响,被横挡过来的筷子敲下去。梦亭用手指扣着桌面打节奏,歪着头不满地看着赵雨梅。“主人先动。”赵雨梅悠然说道。

    “无妨,大家随意。”上官鸿翔举起筷子,夹了片碎给上官思语。上官思语一声不吭,低头吃饭。

    “我想要把称心的武器,给这小子用。”赵雨梅连借字都不用,直接开口索取,冷不防又加了句:“我想你找我肯定有事,当然上官家没有富余的武器就算了。”上官思语抬头就瞪她,又瞪上梦亭。

    上官鸿翔笑呵呵地说:“我只是见你出手利落,打斗干净利落,才而已。”顿住转而又说:“行,兵器我库房有的是,随意挑件吧。”

    上官家兵库前,两女子暗中用眼神掐架,上官鸿翔倒像是,一件件武器介绍过去。

    青色大头鬼刀,碧色刹剑,七勾倒刺锏,飞阿六尺板,吊金琉长枪,半黄七星钢珠,润血玩月弓。。。放眼过去,全是精品武器。梦亭这也不会用,那也不会用。梦亭那是眼花缭乱,头昏脑胀。感觉不是来选武器的,倒就是来丢人的。加上被赵雨梅生拉硬拽了段不短距离,脖子生疼,便抬头仰望,缓解疼痛,不想却看见了屋梁上方扣挂着把弩,全蒙住层灰。弩长不到一尺,小巧玲珑。梦亭心想:“我武力不行,魔力又出不来,不妨试一试这轻便的家伙。”便借来楼梯,取下弩,仔细擦拭起来。上官鸿翔目瞪口呆,这个事的确是在意料之外。他挥手阻止了上官思语的话语,静静地看着梦亭做着一切。梦亭将弩清理得一尘不染后,才知道这弩竟然本就是黑色的,拿在手上掂量,发觉分量竟凭空变轻很多。弩上有扣腕手,是一只名副其实的手弩。

    “因为我上官家也甚少让外人进入兵库,便一直耽搁至今,再者就连自家的不怎么有人留意,也少过问这东西,大都使用漂亮东西惯手了,倒是便宜了你。”上官鸿翔娓娓道来:“此弩是我爷爷的爷爷的心之物,他在世的时候对它不释手。临终立下遗言,除知道遗言的人外,若有人肯为它擦拭清洗,这把弩就让谁带走。祖辈是希望东西能有人护吧,给谁都可以。你今能为它这般,便是有缘,我就替祖上完成遗愿,将它赠与你。”

    梦亭将手弩在左手,将机关松开,对着空气便比划姿势。确实不幸,梦亭此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左臂窜了上来,手弩发出纯红色的光芒,化成了一支箭的样子。“不是吧,魔法弩。”赵雨梅雨梅失声兴奋地喊出口。“小子,速速收住魔法,收回去!”上官鸿翔将两女孩拉到一边,护在后。两女子撞在一起,互相瞪一眼,把后背留给对方。此时梦亭的眼睛被光闪得睁不开,尽量把手举向天空。魔法元素在弩上挣扎着,带动着手臂晃动不已。“不行了,他不懂锁魔,他会爆体的。快出去。”赵雨梅冲上去,被上官鸿翔扯住。“不许!这是我家!”上官思语手指门口:“出去外面放掉。”话音未落,梦亭左手用力一弹,红箭挣脱约束,冲向天花板。一声巨响,房屋被炸出一个大洞。

    上官鸿翔严肃地看着屋顶上的大洞,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再严肃地看着张开大嘴感叹的梦亭,严肃地说:“这是要赔的。”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精灵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