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夜遇

    窗上噼里啪啪地响,是小步急速行走的声音。翻下倒吊着一个人,嗯,是个黑衣人。黑衣人见这边窗户开着,跃了进来,双手扣指,两三声空响,桌上的烛火被打灭了。梦亭被吓住了,还未回过神,脖子上便被架了把刀,惊得出了鸡皮疙瘩,在夜里,寒意十足。“大爷,有话好好说。”梦亭暗叹倒霉,反手扣上一张隐符,就要使用。

    “别乱动,我待会就走。”说话的是个年轻女子,说话带着恳切。她刀拿得并不稳,稍一用力划破了梦亭的衣领。回头一看,梦亭魂飞魄散,刀锋竟蹭上梦亭衣领一道血痕。这是个狠辣的凶手。黑衣女子也知道自己支持不住了,下心一横,低声说:“抱歉了。”寒刀一抬,便要刺杀梦亭。

    梦亭早有防备,后腿搏命一蹬,踹在女子大腿根上,前紧缩后,躲过了致命一刀。黑衣女子刚要追,力气散了,咯噔一声倒地晕死过去。梦亭眼尖,夺过女子的刀丢出窗外,赶紧从行李上抽出固定衣物的绳子,将黑衣女子双手用力勒死捆住,拿过一块抹布将她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另外把一件衣服撕匀了捆住她的腿脚,再把她丢到上去。做完这些,梦亭感觉手湿漉漉的,原来是女子的血,多亏她伤得那么重,梦亭很庆幸捡回条金贵的命。梦亭感觉血似乎没止住,便从衣物里拿出赵雨梅刚给他发配的药物,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出所有瓶子写外用的药。

    梦亭掀起女子的上衣,仔细摸索找伤口,女子材姣好,涂了几处伤口,梦亭只感觉得口干舌燥。眼看旁的女子睡中喘连连,梦亭不心猿意马。忍不住抱紧了点。女子闷声叮嘤,将头埋进梦亭怀里。我,我还是叫赵雨梅来的好,梦亭毕竟少年男儿,还是按捺住**,起摆脱尴尬,又转念一想:“夜色已黑。不知那丫头妖精来了,会不会吵醒一楼人。不妨等等天明。”犹豫再三,梦亭竟睡意上来了,扶着桌子,哈欠连天,趴着便睡。

    拂晓,街上锣鼓喧天,有几个官兵喊道:“昨夜城中发现细,意图刺杀太守,虽捉住数人活口,但仍有一人逃脱。现在封城,凡擅闯出城者抓拿不论。”梦亭被几番吵闹惊醒,发现上只剩下一堆绳索,一张字条被压在茶几下,上书几个字:此去不杀你,下回别让我遇到你。你字写得狰狞万分,梦亭拍拍口,这女子比赵雨梅可怕得多了。

    梦亭正清除了打斗痕迹,赵雨梅吱呀一声,推门进来,很严肃地对梦亭说:“你过来我屋子里,我有话找你谈谈。”梦亭见被撞破,把东西一股脑丢进底,干脆地应声,尾随着她去了房间。

    “昨天的事我全看见了。”赵雨梅冷冷看着梦亭:“一制服女人,你们男人就那点出息吗?”梦亭尴尬万分,脸通红。“算了,你活着就行了。我认为你要能继续活命,必须学点东西了。武道很慢,需要大量时间,而且由于师门的约定,我也不会教你我的武技。现在我跟你讲讲我们当初离开军医院的事。”赵雨梅将手伸进自己怀里。梦亭转过头,怕再一次被骂色狼。

    “那时多亏了雷明,他将他的储魔项链交给了我,使我这个半吊子有能力召唤魔幻飞鸟。当然,他有条件的,条件是我带你走。”赵雨梅从怀里掏出一串淡蓝色的项链。梦亭接过来一看,链坠上是LOVE的造型。“雷,虽然憎恨着前世,但也渴望吗?”,梦亭心想。

    “跟我学,一起做。”赵雨梅从自己脖子上拿出另一条粉紫项链晃一晃,然后用双手覆在项链上面,只见淡淡的红光从赵雨梅手心中冒了出来,汇在一起流入了项链里。项链闪了闪,颜色变得深了些。“这就是冥想,一天只能汲取一次魔法,做再多也没有太大效果了。反而伤体的根基。除非你达到了高级魔法师的地步,才有可能自不受魔法透支反噬。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魔法师,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可惜的是,绝大多数的魔法师都或多或少强行透支过魔法,导致了魔法师被称为“衰弱的贵族”。”

    梦亭略有所懂:“我明白,就像是有电梯坐的话,就不愿意走楼梯,结果体便越来越懒惰。”赵雨梅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只听懂你的最后一句,你的表达能力不怎么样。但你误会了,事实上不是这样子的,大部分魔法师都加入过战争,他们明知也许活不过明天,便必须强行提高实力。算了,那是人家的事。你试一试,我看你是什么属的魔力。”双手捧着LOVE项链,梦亭放松下来,缓缓释放意念。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精灵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