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战场医院重生

    梦亭双肩背着背包,回头看看呆了四年的大学,黯然无声。梦亭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心中迷茫万分。四年啊,该走的时候到了。梦亭有些凄凉,四年大学,就获得了一张毕业证。值得吗?值得吧。接下来找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孩子读书,工作,再看他结婚,生子。一想到这,梦亭感觉毛骨悚然,这就是人生吗?梦亭突然觉得人生一切就是个不断重复的圆圈,然后他渐渐失去了知觉。

    电视上,美女主持人诧异地对着摄像机说:“现在插播一条刚收到的新闻,一个男大学生离奇消失在街上,刚好被一对侣手机拍摄下来,现在看详细况。”。。。。。。

    当梦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纱上。梦亭翻起来,拉动了上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渗出的鲜血把腰间的绷带染红了一片。“躺下,躺下。”一个白发老头严肃地看了梦亭一眼,继续包扎手中的伤员。什么况,梦亭看着周围的人,都是穿着单薄的甲衣,旁边角落放置着几把武器,虽然擦拭得干干净净,但看上去已经使用了一段时间。偷偷掐自己,痛痛痛,梦亭明白自己赶上穿越列车了。

    有个扎着两个马尾辫的女孩子掀开布帘进来了,看上去大概十七八岁。她用盘子托着一些药品,将它们递给老头:“雷司徒先生,给你。”“。”雷司徒也不说话,小声应了一下,便接受过去。

    “哎呀,他的腰。”女孩看见梦亭正龇牙咧嘴,便蹬蹬蹬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拍了梦亭额头一下,然后去解开他的绷带。女孩动作虽轻,但并不斯文,又牵动了梦亭的伤口。梦亭皱着眉头忍着,任由女孩换上新绷带,涂上药粉重新包扎伤口。“谢谢,我该怎么称呼你。”梦亭面对女孩鼓鼓的脯,下意识往后挪。“我靠,”女孩用力勒紧绷带,打上结:“你有病吧?”然后又拍了下梦亭的脑袋。

    “喂!我警告你啊,再打我头,我要还手了啊。”梦亭被痛到了神经,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把女孩双肩抓住,与女孩额头对额头瞪着眼。面对面后,梦亭心想:嗯,这女孩有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模样还不赖。女孩被梦亭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哇地居然哭了。哭声声音大了点,影响到了旁边的人,他们都转过来看闹,窃窃私语:“那家伙怎么回事?护卫营赵雨梅都敢惹。”“安静,怎么回事,我看看。”雷司徒挥挥手,医室马上安静下来。梦亭忙把手放开,被女孩嘴追上去,咬了右手一口。雷司徒走到梦亭面前,看着梦亭说:“你怎么回事?”梦亭含恨地看着右手,好狠的娘们!血珠都流出来了。梦亭下意识问:“什么是护卫营?”一边眼光追逐女孩,原来这家伙叫赵雨梅啊。

    雷司徒看着梦亭,严肃地说:“刚刚恢复,就别乱动了。”“爷爷,”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少年走了进来。“啊雷啊,你来了。”雷司徒走上前,拿了点东西给他,大概是绷带之类的东西。只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孩啊,看起来孔武有力。梦亭没了兴趣,刚想躺下,男孩一侧,梦亭看到了男孩左肩肩上秀着几个大字:“也许似乎大概是”这句话太熟悉了,熟悉到梦亭猛跳起来,指着男孩幸福地大声喊道:“也许似乎大概是,然而未必不见得!”大家突然静了下来,然后哈哈大笑。男孩看着梦亭,一丝激动闪过,雷司徒愤怒了:“249号,你给我出去。”梦亭看男孩跟着笑,疑惑了:“难道他不是穿越者?”正想着被护卫兵客客气气地揪了出去,男孩等梦亭经过时,轻轻说了一句:“我找你很久了,这位差点二百五的先生。”

    夜晚驻地河流岸旁。

    男孩拿出一个果子放在嘴里啃:“雷明,你叫什么名字。”“梦亭。”梦亭蹲在地上四处看,异界的夜晚让他新奇不安。“怎么有两个月亮。”梦亭问。天上飘着两个“月亮”,一个白色,一个蓝色。“不知道。”雷明很干脆地回答:“没人关心这个,太阳嘛,倒是一个。他们关心的是战争,夺取和守卫。还有这东西是从你上找到的。多亏了他生前是个队长,拉出一个赚3个银钱。不然的话估计没人会背你从死人堆里出来,毕竟你的兄弟都死光了。”梦亭握着雷明递过来的百者令牌,愣了下:“那么我现在是?”“一个随时会挂的队长。不过我会帮你的名字推到二线的。这点事我还是做得到的。”雷鸣丢掉果核:“估计你的名牌是在战斗中丢掉,这太好了,不然你恐怕要改名字啦。我会帮你做个假名牌,反正战斗减员很厉害,没人会查的。”“你是资料记录员?”梦亭问。“不是,我只是雷司徒的干儿子兼职助手。那老头的面子大而已。”雷明很是得意。“我想跑,你能帮我出主意吗?”梦亭扬起头问雷明,又继续说:“我不认为一个炮灰在战场上能永远活着。”雷明愣了下:“我没想过。”梦亭站起来:“那你有没想过回家。”“家?我是个流浪儿童。”雷明咬牙切齿:“我从小就被遗弃了,在孤儿院待到11岁,受不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就无聊跑出来,然后在到了这个世界。不管怎么说,我在这里很快乐,在这里好好活着就行了”。梦亭问:“那你想过什么?”雷明回答:“我想能有个和我经历差不多的人在和我聊天。”他伸了伸懒腰:“然后,你就来了。”梦亭:“。。。”雷明看着梦亭:“你好像很难过,我想我可以帮你,不过我不认为你能安全跑掉,但是我有样好东西。”雷明拿了几张纸片和一张银卡给梦亭:“隐符咒六张,有效时间一张5分钟,但不隐藏气息和味道。那老头给我防用的,反正我也没有用过,便宜你了。再送你点钱。”雷明边往回走边轻声说:“我去巡逻嗅兽栏中放把火,祝你好运。”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精灵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