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弹③ 血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tarly风 书名:绯弹之飞鸟
    也许隔了扇玻璃,妹妹的声音并没有传到刘芒耳边,飞鸟提示的指了指玻璃后面,刘芒顺势回头,看见了妹妹的笑脸,对着他笑着的脸。

    “妹妹醒了,护士姐姐,我妹妹醒了!能探望吗?”

    重症监护室外的护士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病人需要安静,看望时尽量别大声喧哗!”

    “哥哥...你...回来了,樱野...很开心!”

    看着妹妹想要起,刘芒连忙阻止她,握住她的小手!

    “不要动,你体状况不好,哥哥现在就在你旁边的,不用起!”

    铃木樱野轻嗯了一句,静静得看着哥哥,在她心里非常想多看一眼唯一的亲人。飞鸟将东西放在桌子上,暗暗退去,现在没他的事,这样的时间留给他们兄妹俩,自己没有呆在这里的必要!走出病房,飞鸟向护士询问了铃木樱野是主治医师的办公室,漫漫的向主治医师的办公室走去,说起来!自己有多久没闻到医院里独有的消毒液的味道了,真怀念以前陪同师父一起穿着白大褂工作的时间,自己懂得的所有医术都是那个时候习得的!

    “有人吗?”

    飞鸟直接拉开办公室的门,习惯了!以前对于他的下级他从未按常规敲过门,而是问候后直接闯入!房间里只有一名顶秃的男子,这就是樱野的主治医师?和想象的不一样,年龄并不到最多35上一点,而且从那贼头贼脑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我需要铃木樱野的病例单!”

    飞鸟的话不是请求,是命令!

    “你是谁?怎么能这么没礼貌的闯入我的办公室!”

    “再说一次,我需要铃木的病例单!”

    “你是谁再胡闹我叫........”

    主治医师的话被一把插在他电脑桌前的手术刀打断!

    “我是医生,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也不想为难你!按我说得做!”

    医生?穿成这样子不会是神经病吧?主治医师随便递给飞鸟一份资料,希望将这名神经病快点打发走!一会联系下精神科问下是否有病人逃出来了!

    “我说你当我是不认识字!还是你不认识字?把网络上下载的《传宗接代大全节选》这种东西给我!”

    “抱歉!抱歉!弄错了!”

    该死!将刚才下载准备拿来晚上和黄脸婆研究的给这个神经病了!主治医师不敢继续怠慢,神经病可不是好说话的,发疯起来他就玩完了!铃木樱野?她不是转到重症监护室的那个可MM吗?那睡着得样子真想摸一摸!主治医生想入非非打着恶念头将病例给飞鸟,这次他没拿‘错’了?

    飞鸟拿到病例走了出去,这时某医师给精神科打了电话!

    “喂喂!你们精神科是不是逃出个病人啊!刚才在我办公室闹,全绷带的那个!”

    “什吗?全绷带的病人很多个不知我说的哪个?就是那个瘦得如皮包骨的那个啊!”

    “没有?你们这是推脱责任,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不处理此事,我会曝光你们的!”

    “我是神经病?卧槽,你们才是神经,管教个P的精神病人!连个病人都管不住!...啪...我考!什么态度啊!我可是他们上级!我一定要像院长投诉他们!”

    某缺德医随后又拨打了另一人电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骨髓造血细胞变异,导致血液金属元素含量超标抗原白细胞成活几率低!这相当于被打开的防线一样,任何病毒都能轻易入侵!症状类似于白血病,可质完全不相符!骨髓的造血细胞并没有任何病变,根本无法做移植造血干细胞手术!比白血病还恼火几倍的症状!如果前面的事实!后面的怎么都不可能发生在才12岁的女孩上吧!”

    飞鸟有点疑惑,回到刘芒那里!她妹妹已经又睡着了!

    “你去哪了?小鸟!”

    “厕所!迷路了!”

    飞鸟的谎言从来不会写在脸上,他的话一直都如真真假假般,刘芒没有怀疑!

    “怎样?决定了吗?”

    “嗯!妹妹同意了,她说与其躺着等死,不如一次解决!”

    飞鸟汗颜,刘芒转述得也太无敌了!

    “手术定在什么时候?”

    “明早,越早越好!妹妹说过....”

    刘芒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内心不好受吧!还有十几小时!我们去喝点酒美美的睡一觉!”

    “说的也是!呵呵!走!”

    中国并没有严格规定未成年人不能喝酒,而且他们这样子没人能看出来是未成年人!

    穿过街道,医院对面就是一家烧酒馆,飞鸟与刘芒坐在店内!

    “来两分烧酒!”

    服务员离开后飞鸟对刘芒说:“冬天这个季节最适合喝这个!暖胃且由于酒是煮沸过后乘过来的,酒精的度数相当低!可是适当喝多点!”

    服务员将两瓶广口瓶里装着疼疼的烧酒轻放到桌子上,并拿出两只小酒杯!飞鸟满满倒出一杯递给刘芒!

    “试试!”

    刘芒逞能的将烧酒一口气喝下,一小杯在他看来没啥大不了的!而且真的没有一般白酒那么辣,喝出来更多的是醇香!刘芒又倒出一杯喝下!飞鸟看着想笑,刘芒一看就是未常喝过酒的人,不懂烧酒的奥妙!烧酒喝下去体内如燃烧一般,喝下去没什么,但由于是的酒精还会继续蒸发,所谓的后劲大就是它了!懂的人都会慢慢喝下去!

    “小鸟,你咋喝的这么不像爷们啊!来喝!”

    飞鸟呡一口酒,不一会刘芒已经满脸醉红嚷嚷着加酒,让他好好度过漫长的今夜吧!

    “买单!”

    飞鸟抽出银行换来的五张百元RMB,喝一次烧酒去了480元,这酒还真是不能多喝,既伤钱又伤!刘芒一起醉得一塌糊涂呼呼大睡!飞鸟暗道:这次还伤人了,把他那么大的块头扶进医院不是要他命吗?

    “没醉!俺没醉!继续!”

    都已经出了酒店!还在说继续,刘芒做梦也想到酒了,只有50米路程却飞鸟托着这大活包袱想行动却非常艰难!

    突然某快速移动的物体与飞鸟撞个正着,飞鸟没事压在刘芒上,刘芒没事头额先着地撞个红印还熟睡着,这样子即便是有人拿刀捅他都没反应吧!

    “该死,走路不长眼睛啊!”

    是你没看路吧,行动如此缓慢的两大物体都看不见,飞鸟没说出来,只是瞪着撞到他的人,体外穿着特征神,直接描述出他不是有正经工作的人!

    “下次,注意点!”

    那人爬起来准备离开,像原谅了某人一样!

    “等等!把他的东西交出来!我相信里面没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这么简单就被发现了,那人也不掩饰拿出他刚才偷到的东西,厚厚的一打,还以为是钱,结果全是纸!画得乱七八糟的纸!看着现在四下无人说道:“卧槽!害我瞎忙活!好端端的在兜里塞一包这东西!打劫!”

    那包纸被那人仍在地上踩了几脚,飞鸟瞳孔放大,小偷不知道那是什么,飞鸟知道!刘芒的学分就靠它了,花了大半年整理出来的东西!而纸现在却被那人踩在地上!不可饶恕!

    “捡起来!”

    飞鸟低声命令,他只能试探吓吓小偷,现在他的体素质根本差正常人差远了!不过那小偷,不现在应该称为抢劫犯,并不是善渣!根本不吃飞鸟这

    “草!你算J8!叫我捡起来!得瑟把你!抽你丫的!”

    一拳飞鸟躲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拳,被飞鸟抓住!体跟不上!还有一脚,飞鸟被踹几米远,看来这抢劫犯也是练家子!

    “哟这就起不来啦?装B啊你?装啊!卧槽我最辈子最恨没实力装B的人!”

    飞鸟被用脚按在地上,无法翻,那人抽出一把匕首。

    “还缠着绷带,你绷带下面是什么呢?嘿嘿!真想见见!”

    这是本来还在熟睡的刘芒爬起来。

    “飞鸟这是哪?呃!你是谁?你们在做什么?”

    该死酒还没醒来!刘芒只是暂时醒了罢了!

    “没你的事丫的!臭白痴酒鬼!”

    那人对着刘芒手臂一刺,刘芒顺势倒下,又睡着了看来并无大碍,刘芒手上的血溅到飞鸟脸上!那人开始收起刘芒的来,在他看来飞鸟对他完全没威胁,可以达到无视的标准!

    血,咚咚!咚咚!鲜血!咚咚咚!咚咚咚咚!

    飞鸟沾上学心脏逐渐沸腾,本来还伤势过重的体得到好转,黑色瞳孔转变为血色!嗜血的笑了!

    “呵呵呵!我明明给过你机会!”

    宿主状态:痛苦、杀戮(六原罪)

    2/6原罪能量激活

    抢劫犯回过神来,暴走的飞鸟已经抓住他的颈项把他提起来!

    “选择一个死法吧!哈哈哈!哈哈!30秒考虑时间!30,29,28.....”

    “不要,不要杀我!求求你!我下次不敢了!”

    嗜血般飞鸟像是无法听见那人说话的声音,数着秒数!

    “3,2,1!时间到!看来要我帮你选择了呵呵呵!那就虐杀吧!我最喜欢的!哈哈!”

    抢劫犯在飞鸟没数到3时就已经被吓晕倒。飞鸟的动作却没终止像是自娱自乐般!

    “飞鸟!在来喝杯!”

    听见自己名字被喊,血色瞳孔逐渐淡化,飞鸟的意识恢复了!刚才发生的事他都能清清楚楚记得,那真是自己吗?能变回来只是偶然,如果醉酒的刘芒没叫他一声,他会杀了那人吗?毫无疑问他会!那种拥有强大力量的感觉,全被某种未知之力充斥了,这种力量紧紧与潘多拉原罪联系着,很危险!就暂称为『潘多拉之力』。

    “流氓,你又救了我一次!谢谢!”

    尽管熟睡的刘芒听不见,飞鸟还是说了!趁这股力量没有完全消散时将刘芒带到医院做简单包扎吧!至于那个抢劫犯,经过这样的事,恐怕晚上能出来活动都成问题!

    第二天刘芒醒来,发现手有一阵巨疼,抬手一看右手手臂上被包扎了一个蝴蝶结,刘芒歪着脑壳想都能想到是飞鸟做的,这种极品到完全对称的蝴蝶结只有飞鸟能做出来!飞鸟在哪?刘芒想问个究竟!他手上的伤是如何弄成的!可是飞鸟不知跑哪去了!看看手上的表,妹妹已经快要开始手术了!现在必须先看望妹妹!

    “哥哥!妹妹准备好了!如果这次手术没成功希望希望哥哥忘掉我这个妹妹!”

    “别说傻话!加油!哥哥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妹妹你的!”

    一个口头承诺代表了刘芒的态度。

    “阿拉!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哥哥!我会加油的!”

    “呃呵呵!加油!”

    刘芒有点茫然,看着妹妹笑着被推进去,他心里有点莫名的失落,话说回来飞鸟到底跑哪了?

    随着铃木樱野被推进去,主刀医生与几名副刀一齐跟了进去,谁都没有发现这群戴着口罩的人中换了一个人!

    主刀就是那名顶秃的医师,睡眼朦胧懒洋洋的,乍一看就是一靠在墙上都能睡着的死样子。旁边的医生都对他没好眼色,不得人心啊!手术准备工作做好了,樱野被打上了麻醉针!陷入沉睡,这时顶秃发话了:“呒唔~这个铃木樱野根本就没活着的希望嘛?做个X的手术!不如猥亵下!反正是要死的人了!你们都没看见知道吗?”

    其他医师鄙夷的看着他,都没说话,顶秃的职位能让他们任意一位下台,他们不敢发话,医师们的表能看出这样的威胁不至一次。纷纷坐在一边,远离手术台,同时也为少女感到惋惜,临死前都还要遭受迫害!

    有一位医生还站在手术台边让顶秃眉头一皱,这一皱那猥琐样子更混蛋了

    “果然是这样....病例单一些莫有的女要害病,居然是为了做这些猥琐的事!你不配做医生!”

    “你!你是那个神经病?你们快将他赶出去,联系精神部!怎么把他放进来的!”

    顶秃的话没叫动任何人,他们都如看好戏般看着顶秃难!

    “你这个连最起码医德都没有的渣滓!”

    这个人不由分说是飞鸟,打晕某副刀混进来的,飞鸟回过头对做着的众人说道:“你们继续坐着就是包庇犯人,构成包庇罪,如果你们有人反抗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所以你们还构成放任罪!同时你们也犯下放弃病人的罪状!如果我现在出去举报,够你们吃都多少年牢饭的了,还坐着干什么?把他绑起来,一会交给警察!”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终于有一人拿定注意向顶秃走过去,有一人先至,其他人也壮起了胆三下二除五就KO了顶秃!被绷带绑成人棍的顶秃不甘的吼着要报复他们!

    丫的你都要坐牢了!报复个P!

    几人正准备将顶秃抬出去被飞鸟拦住!

    “手术还没结束,不一会病人就会出现生命危险,你们还准备去拿?准备手术?”

    其中一人弱弱的说了一句:“可是!主刀都绑在这里了!”

    “谁说没主刀?我!”

    飞鸟自信的笑了笑,尽然口罩加绷带众人并看不见他表

    “你们打下手!手术开始!”

    飞鸟很开心,又一次疑难杂症的手术,这次是第几次!被那个世界称为名医的他号称疑难克星的他有一次主刀手术,这种感觉真不错!而且这次都数据化的帮助,让他能准确的判断出病根!

    顶秃继续嚎叫,重症手术室隔音很好,声音无法传到外面,但也使其内的声音得到一定量的扩大!顶秃的嚎叫污染了飞鸟的试听!

    “太吵了!你!给他一针!”

    一针当然是镇定麻醉剂,这种完全麻痹神经的东西,一点小剂量就能让普通人入睡,而且睡眠时间相当长!

    不一会,世界安静了!紧张的手术继续!

    “手术刀....镊子....止血棉!”

    飞鸟的手术方法很专业,应该称为大师!让做副手的几位打消了怀疑的念头,事实往往都是需要事实来证明!飞鸟的手术手段让副刀们都受益匪浅。

    PS:我的小说以原创为主,同人剧为辅!

重要声明:小说《绯弹之飞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