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弹 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tarly风 书名:绯弹之飞鸟
    “醒醒!你还没死呢!”

    井盖下方,飞鸟正拍着粗旷男的脸。

    “咳啊!上帝!为什么中弹的是俺!”

    粗旷男背部一道明显的弹眼,子弹已经深入进去。

    “能在穿甲弹的强悍威力下活下来,你是第一个,救你的是这块已经碎掉的玉佩!不过现在不但连子弹,还有一些玉佩碎片也进入了你的体内!你随时有生命危险!还能动吗?”

    “能,把那个带上!刚才趁乱扔进来的。”

    飞鸟回头…密码箱,打开一看是刚才他们交易的100万美元。

    “你的东西呢?貌似手镯那个!”

    “手镯?说它是手镯,就典型的是侮辱手镯。一个废铁做成的圆环,俺早料到要被黑掉!真品俺根本没带过来。扶俺下!”

    飞鸟扶起他,但由于伤口的疼痛粗旷男根本没法站稳。

    “大叔,不一会就到出口了”

    粗旷男不知第几次皱眉了,脸色比刚才还差。

    “别左一个大叔,右一个大叔的叫俺,俺才14岁!正是青年华!”

    这次轮到飞鸟怪异了。

    “咳咳!两米多的个头,一张成熟男人的秃废脸!我还真没能看出你哪点特征是和我同龄!难道你吃生长激素长大的?”

    “你是才吃激素的!俺这是正常发育,发育过早罢了!”

    飞鸟恶寒,这仅仅是过早?这是太早吧!

    “不说这个了!我叫飞鸟!你呢?”

    “刘芒!”

    “流氓?怎么取这名字?”

    “刘文刀那个刘,芒是光芒的芒!”

    刘芒的解释很没有底气,这对不管怎么解释始终是流氓。

    “哦!你是中国人?”

    “嗯,俺是中国东北武侦高校的驻外考察生!今年实习完后俺就能升学了,成为真正的武侦!你呢?”

    “地下组织的信不?”

    “信!你那手不是某组织成员,就是高等级武侦!今天多亏了你!不然俺不知道俺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呵呵,见笑了!”

    几句客气的话,两人的关系逐渐攀升。

    “到出口了,流氓!是送你去医院?”

    “送俺回家!就在不远处!俺可受不了边治疗,边面对拿着笔录口供警察。卧槽,该死的,疼死了!”

    “好吧!”

    穿过一条街,刘芒的住处确实不远,标准平民房。

    “你家的医药箱在哪?我帮你把子弹拆出来。”

    “小鸟,你还会包扎?”

    飞鸟给流氓一个自信的笑容。

    “不仅仅是包扎,相信我,谈医术,没几个人能在我耳边说三道四!”

    “医药箱在客厅的小柜子里,俺基本没用过,很多药应该过期了!”

    飞鸟鼓捣了一会,拿出沾上一层灰的箱子,这很久起码是上年分的。里面近大半药品已经过期。只剩下一点消炎胶囊。飞鸟将胶囊分开,倒出里面的粉末。用小比例的水稀释兑好,一会要用到。

    “你这里有花椒与菜油没?”

    “有!都在厨房,你问那些东西做什么?”

    “没有麻醉剂的况下,花椒溅的油是最好的麻醉手段!如果有口香糖最好!”

    “那又是拿来做什么的?”

    “放松心,吃呗!”

    “靠!”

    一个小插曲过去飞鸟正式为流氓拆除子弹。

    “流氓!你的况很不乐观!子弹尖头离骨髓不到1毫米,而碎玉已经进入骨髓了。子弹去除就非常危险,一不注意就会导致大出血,碎玉直接没法拆,除非你想一辈子瘫痪在!”

    飞鸟如已经进入主刀医师这个职业般神相当专注,能让他感到棘手的病例还真没几样。

    “那块碎玉留在体里面有影响没?”

    “不能确定,目前看来它最多算个骨质增生。但现在只有轻微麻醉剂,根本无法阻止那种深入骨髓的疼,流氓一会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能晕倒,不然你可能将会永远晕下去!”

    “玉先放着,小鸟帮俺把子弹拆出来吧!能和那块玉的融为一体也不错!”

    “听起来,那块玉也有一个不小的故事,能否讲述下!”

    “这又不是秘密,讲出来没啥!其实这块玉……”

    飞鸟分散了刘芒的注意力,让复杂的手术很快就完成,接近收尾工作,在伤口浇上刚才配好的消炎水,即起到了效果,又清洗了聚在伤口里的淤血。

    “完成了!这可比你们中国的关公,刮骨疗伤还难熬的挑战!流氓你是真汉子!”

    “哈哈!俺是流氓嘛!流氓有流氓的风格!流氓有流氓的艺术!对了飞鸟!你该不会姓飞名鸟吧?”

    “莫里亚蒂这是我的姓氏,飞鸟?H?莫里亚蒂!你是第一个知道我真名的人!”

    “那俺要感到荣幸吗?”

    刘芒从上坐起来,露出健壮的腹肌。

    “当然!”

    “哈哈,真不客气!”

    刘芒盯着缠着自己的绷带看,方法很严谨巧妙。

    “呐,小鸟!为什么绷带的结打在我的前!”

    “部跨肩改良式包扎法。结打在前是方便你解下来!”

    “恩,那为什么这个结是个巨大的蝴蝶结?”

    “美观!”

    “只是美观?”

    “对!”

    “……………………………”

    蝴蝶结打法,可以说是飞鸟的不良的癖好吧!没一件工作都有它独特的艺术,这也是他自的行为艺术吧。

    “对了,还有这个箱子100万美金啊,俺们发了!”

    刘芒说的是‘们’!飞鸟没有听错,刘芒不仅格憨厚,连心地也很白,很纯!在这种物质社会他这种人还真成了稀有动物。

    “这钱你自己留着吧!”

    “那能啊,就冲你给俺疗伤技术,也必须给你好几十万。”

    经过初期的理解,飞鸟知道,刘芒是牛脾气,倔得很!他解释也无济于事。只好旦旦答应。

    “好!不过钱你收着,以后你就是我的自动取款机!能行吗?”

    “行,怎么不行!我还有几个月就会回国,你必须那时候把前拿回去!具体数目你尽管说!”

    “嗯!到时候再说!恕我八卦了,你们交易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东西呀!你等等我拿出来给你看!”

    刘芒捐起子从堆满东西的下拿出一精致小盒。

    “你看吧!”

    飞鸟结果盒子,慢慢打开,里面是他们交易时见过的圆环,黑灰的色彩,丝毫不起眼,内侧雕刻了一圈神秘的符文。

    “这东西管100万?”

    “俺也不知道,它是我从旧市场里淘来得,研究了半天都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由特殊金属构造,那种金属并非合金,而是人们还未能辨别的金属,现在未辨别金属非常多,所以这不是中点!最特别我看你也应该发现了!”

    “内侧文字吧,奇异带着神秘!”

    “对,不只如此,这种金属的硬度比钻石大了一倍不止,硬而不脆!”

    刘芒拿起榔头砸下去,激起一点火花,受到却磨损的是榔头。

    “既不像手镯,更不是戒指,不可思议!”

    飞鸟把奇怪金属托在手上,仔细打量!感觉到一丝温的能量,正要放下金属时,圆环像有生命一样,进他的右手,锁死般脱不下来,两人无奈的对视一眼!

    “喂,流氓给个解释!这东西还有这效果?想办法把它弄出来!”

    “俺也没办法,要不你用刀?”

    “那么大的硬度,不可能砍得断!”

    “俺是说砍你的手!”

    “………………不如我先拿你的手试下!”

    “喂喂!别乱来小鸟俺错了,唔哇!疼疼疼死了!”

    飞鸟还没有所动作,刘芒搞怪式往后退后背撞到衣柜,这倒好自娱自弄变成自作自受。

    “哎哟妈呀,再也不敢去做黑帮交易了!搞得俺只有半条命了。”

    “别岔开话题!你研究它这么久,难道连这种况没发生过吗?”

    “没,一次都没见过,你…你…你看你的手!”

    刘芒吃惊的盯着飞鸟的右手,飞鸟也感到莫名的灼,只见圆环熔化成液体,钻入飞鸟右腕,圆环的符纹印在了他腕处,符纹闪着亮蓝色光芒。

    媒介:潘多拉之环的抉择

    宿主状态:善良

    宿主获得信息:六宗罪与??能开启它的能力!

    “该死六宗罪,这不是叫我堕落吗?”

    “你说什么?什么罪?”

    “我说你不要去做这种犯罪的事了!”

    “哦…哦!你的手没问题吧?”

    “没有!圆环不见了!碍着你事没?”

    “都跑进你手里去了,就当送给你了,真是一大奇观,不知是好是坏,你手坏掉了可别怨俺呀!”

    “有好有坏吧!”

    六宗罪…这可不是什么好能力,不知那问号是什么,飞鸟头疼的摸着额头,这时不远处传来吱吱声,一微小物体撞进飞鸟怀里。

    “小夜你来了?”

    “小夜是谁?”

    飞鸟抓住小夜的脚,倒着提起来。

    “就是它!我的宠物…可能担过时间太久了!”刘芒往后闪了几步。

    “别别别,别拿过来,俺对盐老鼠(即蝙蝠的方言)过敏。啊秋!快拿开!”

    “对猫狗过敏也罢,对蝙蝠这种不常见的东西也有过敏的,你真怪…不你本来就是怪胎!”

    “快拿开!咳咳,受不了了!”

    “吱吱吱!”

    小夜抗议的抓住飞鸟的手指一咬,才使飞鸟放了它,飞到飞鸟肩膀上,用爪子抓着飞鸟的脸,不过力道太小了,对飞鸟只能算挠痒痒。

    “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流氓,记住明天一定要去医院换绷带!”

    “一定!一定!认识你真不错小鸟!我以前从未有朋友,就因为我的材。”

    “我也是!”

    飞鸟关上刘芒的房门,他回答的是哪句,没人知道。

    飞鸟走出房子,外面站着一个人。

    “理子,你怎么在这?”

    “你…受伤了?”理子神色紧张,飞鸟上有大片血迹。

    “没!别人的血!”

    “嘁!还以为能趁你重伤时,拿回我的东西呢!又没希望了!”

    “呵呵,让你失望了!”

    “我想害你,你还能笑得出来!不按规则寻思,你真是奇怪的人!嘛!我就叫你小奇吧!小奇,小奇~”

    “别随便给人起外号…”

    “就要!小奇,小奇,小奇!呵嘻嘻!”

    “开朗许多呢!理子进入叛逆期了!长大一点了呢!”

    “你你你…”

    每次理子的战术,飞鸟都能随意应对,和飞鸟斗嘴只有吃亏。

    “时间不早了!理子你饿了吧,今天没时间做晚餐,就在外面吃吧!”

    “你!不要每次都以长辈的口气跟我说话,明明,明明才比我大一岁!”

    “哦!那你想我用什么口气,不如男女朋友?理子酱,今天你要吃什么呢?”

    “下流!”

    这句话让理子的脸红得滴血,飞鸟笑着脱下染血的外衣随便扔进垃圾桶。心里暗笑理子始终是小孩子,这种事根本无法处理。

    “呵呵,带你去我最喜欢的地方吃东西吧!”

    “哪里?”

    “到那你就知道了!”

    两人走到一家平常店面停下来。

    “老板来两根黑麦法式棍!”

    “真有眼光,在东京欣赏它的人很稀少!一共600元!收好!”

    “面,面,面,面包!吃这东西?”理子惊讶的看着飞鸟,居然拿面包当晚餐,而且是硬的像砖头的面包!

    “对!法式长棍面包,不可多得的美味!”飞鸟说上一句,就咔嚓,咔嚓吃起来,完全能想像那东西到底有多硬。

    “噗呸!难吃死了!”

    “呵呵!是吗?要不我换其它的?”

    “不用,用不着!”

    无视掉飞鸟的话语,理子赌气般吃起来,吃惯飞鸟做的东西,这面包还真是显得乏味,才吃几口理子就被哽住,一瓶矿泉水出现在她嘴边,

    “傻女孩,吃这个要细嚼慢咽!”

    “你你你你你你才傻,带女生吃这样的东西!傻蛋!你这个笨蛋!”

    “傻瓜吗?原来是,现在一直是!她也说过…”

    法国巴黎两名十七、八岁的青年纠结在一家面包店前,其中一名戴着贝雷帽、齐耳短发,正拿着一根法式长棍面包敲在另一人头上。

    “零是最傻最笨的呆头鹅!带女孩子吃这个!好不容易休次假,被你这个白痴破坏掉了,我的完美假期啊!”

    “哎哟,很好吃呀!香香脆脆的,还管饱,况且你那样算女孩子吗?假小子QUEEN!”

    “别叫代号,叫我名字!”

    “蕾雅!”

    贝雷帽小子满意的点点头。

    “傻瓜零我哪点不像女孩?”

    “小伙子,这是给你们的找零,长得真帅气,肯定能迷倒很多女孩!”

    糕点师傅将零钱递给少女,刚才那句话明眼人都知道对谁说的。

    “咳咳,不用我说了吧!”

    “讨厌!讨厌!零最讨厌了!哼!”

    少女鼓起脸砸着少年,不得不说面包的‘质量’相当好。

    “喂!喂!你不吃别浪费啊,给我!”

    少年惜的抢过面包,一口咬下去咔嚓几下吞咽。蕾雅脸上红晕更胜,少年咬的地方是刚才她咬过的。

    “好吃!又实惠,为什么只有师父和我才会欣赏,真是怪了!”

    “好吃你个大头鬼,你们师徒才是怪人!怪胎!缺神经,单细胞生物!”

    “小奇,小奇,小奇~”

    “嗯?抱歉走神了!”飞鸟拿起矿泉水灌了两口甩掉刚才的记忆,他又忘记了…理子红着脸满脑子全是“间接接吻”四个字。

    “没事吧?脸这么红,生病了吗?脸红时会大量分泌肾上腺素,分泌过剩会导致兴奋中枢,引起激动、呕吐及肌强直,甚至惊厥,也可引起血压骤升、心律失常,严重者可发展为脑溢血、心室颤动。理子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吗?”

    “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我没事!真的没事!”

    “真的?手给我!嗯?脉搏速率起伏不定,你例假一直没来吗?喂,喂!还说没事都晕了!”

    如果被路过女孩看见,飞鸟现在就是下流,禽兽。被男人看见就是强悍,典范。很强的适应能力,敏锐的判断感观,能够扮演任何角色,却无法处理正常的现实事物,感白痴就是说飞鸟这样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理子微睁开眼,迷迷糊糊看到一双眼睛,那双闪烁着死亡凄凉景象的眼眸,散漫的焦距!犹如即将消失般。这双眼睛居然长在一直被她视为自大自信狂的飞鸟上。

    “零,四位数密码30秒搞定!”

    “明白,搭档!”

    “叫我蕾雅!”

    “是!”

    两名穿着特种装束的军人站在一扇密码门外,四周犹如被黑暗吞噬,毫无光亮,零掏出紫外线手电筒对着密码键一照透过夜视镜的绿色视野,键盘浮现出不明显的指纹,常用的几个键一目了然。一根导线连接手臂上的电脑,经过几次排除计算,密码确认结束!

    XXXX

    “密码输入正确!瞳孔验证中!”

    “这步就交给我吧!嘻嘻!”

    缩微版的望眼镜被蕾雅在眼睛上。

    “瞳孔确认中…杰斯准将欢迎您归来!”

    “杰斯?我们这次的目标!蕾雅,你怎么他的瞳孔模拟!”

    “资料部给我的!怎样比你破解密码还简单吧!”

    “呃,呵呵!”

    密码门打开,紧接着是一条荧光通道,零走在前方灯光一展一展逐渐亮起来。

    “蕾雅,我有种不详的感觉,你离我近点…呃…蕾…”

    “对不起零,我是杰斯的卧底,潜伏在你们基地的卧底!”

    零完全没有戒备蕾雅,相处2年的搭档,居然是叛徒,不对是敌人。

    冰凉的水让零转醒,眼前的事物让他不敢相信,蕾雅,搭档!居然穿着敌军的制服,双肩各有一颗银色太阳,少校!这是蕾雅在这里的军衔?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中士零,立过特等功3件,一等功35次,二等功无数。却只有中士军衔。军方简直是埋没人才。来美利坚军吧!我们以上校的军衔邀请你,你的拥有本事它才是适合你的份!”

    一华丽军装被带到零旁边的桌子上,只要他答应他就可以穿上这衣服,然而零并未看那东西一眼,那双眼眸死死盯着蕾雅,那名朝夕相处的短发假小子。

    蕾雅被那眼神盯得魂不守舍,坐在他旁边的杰斯给她一个眼神。

    “零,零,如果你答应了,还可以,可以得到…得到…我!”

    最后那个字声音很小,差不多只有她自己能听到,零无动于衷,她准备再说一次,被零的话打断。

    “能给我杯水吗!”

    “当然,你可不是我们的犯人,是贵宾,贵宾!”

    杰斯强调了一下,招人给零端上一杯水。零只浅尝一口,像喝极品葡萄酒一般。

    “你们想从我这里拿到什么?”

    “好个,我就开门见山吧!零中士!只要你说出你们军的约翰执行长提出战线军事图!享不进的荣华等着你!”

    零干笑,约翰不是别人,就是他师父的名字,不列颠军隐藏在暗处特别的官职,知道约翰第三份的人太少,零也未向任何人提起过,包括原来密友,现在敌人蕾雅。蕾雅应该只知道一个约翰中尉,零的师父。美利坚军能查出执行官是约翰真是一大进步。天才军事家约翰,百战百胜战略方针,曾暗中掌控多次战役,不列颠军唯一拥有先斩后奏权利的军官,命名执行,职位仅次于元帅,知道他存在的人不到五。让零背叛师父,这真是耻辱。

    “让我思考15分钟,你们都出去,蕾雅留下来!”

    “可以!蕾雅好好照顾我们的客人!”

    杰斯挥手,跟着众人退出去。

    “零!答应杰斯准将吧!杰斯准将是心狠手辣的人,如果你不答应,他会使用精神药物让你吐那些出来的。而且答应后,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回到原来的地方,只是份变了,和我一样成为一名卧底!”

    “听起来不错,如果我不说出来,以后只有你回到那里做卧底吗?”

    “只要零,零答应了这种事就不会发生!答应吧,就算是为了我!”

    蕾雅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说出这句话,她喜欢零,却不能说!现在终于能开口,想试试她在零心中的分量。

    “啪碎!”

    还有大半杯水的玻璃杯碎在地上。

    “碎了啊!正如我们的友谊碎了!”

    零蹲下来,捡起破碎的玻璃,握在手里!血从手心流出来。

    “我与师父一年都没见过面了,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计划,这是实话!不过杰斯可能不会相信!师父给了我活着的意义,我不能背叛他,为了师父,我不能让你活着!对不起!曾经的搭档!蕾雅!”

    玻璃碎片成成零最后一把杀人利器刺入蕾雅的颈部动脉,

    “为了不泄密我会陪你!”

    随后零用玻璃片深深的划过自己的颈项,滚的血喷在蕾雅的脸上。

    “傻瓜,呜呜!零是傻瓜!为什么没下死手,让我看着你死,还不如我先死!”

    即使是这样蕾雅也没考虑到自己,零的流血速度是蕾雅的几倍不止,几秒时间如几个世纪。他看见了光,通往另一世界。

    “两个傻孩子!”

    零最后意识听到的声音。再次睁眼零拥有了新的体、新的份,飞鸟.H.莫里亚蒂。

    “飞鸟,你怎么了!那眼神…”

    理子的声音把飞鸟从记忆的深渊拉出来,打断了那一屡精神联系。

    “没事!记起以前的事罢了!”

    宿主状态:消沉

    潘多拉传出信息,右臂的符纹在飞鸟不注意时变成黑色,失去了光芒。

    “刚检查过了你体没问题,被未嚼碎面包卡晕!你还真有本事!”

    “还不是因为你!”

    “嗯?也对!我不该买法式面包给你吃的!”

    “不是那回事!”

    “是什么?”

    “是是…总之就是你的错!”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理子还饿着吧!餐桌上有晚饭哦!”

    知道个大头鬼,那种表根本是什么都不知道,理子腹绯一句。

    “我去交任务了!”

    飞鸟拿出一管装着红色液体的试管,今天的任务物品。这么点血,得手成功率非常大,随便一个借口就能搞好手。

    “维拉德主人,您需要的血液已经带到!”

    “倒入那根试管,然后退下去!”

    维拉德从未露出过长相,飞鸟只知道他很高大,时不时获得一点伊幽的消息。这些并不重要,他只需知道屠杀莫里亚蒂家族的人是谁。

    “是!”

    “这些劣质血液根本无法满足我的需求了,飞鸟与理子,嘿呼呵,我想到一件完美的计划!”

    时间如梭,两个月过去,东京覆盖了一层积雪。

    别墅暗处,理子被神秘地带到地下室。维拉德的地下实验室。内部充满了血腥气味,令人作呕。

    “罗宾四世,想恢复自由吗?”

    “维拉德你又想做什么?”

    “哈哈,还给你自由!不过你需要做一件事!”

    “什么事?”

    维拉德会找她不可能是好事!

    “平井飞鸟的血很特殊!”

    “和我有关系吗?你可以叫他直接给你!”

    “嘿嘿嘿!你觉得平井飞鸟这人怎样?”

    维拉德叫理子来问的却是飞鸟的事,难道不能给飞鸟直接说吗?理子思考一会说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不讨厌吧!”

    “罗宾四世你的优秀遗传基因几乎为零,罗宾家族的次品。不过五世可不一定!你听懂我说的话了吗?”

    “……………………”

    “如果平井飞鸟的血统加上罗宾家族的血统那会是怎样的呢?那种更特别我更需要的血液!”

    “你要干什么?”

    “还没明白?你这只繁衍用的母狗!飞鸟与你结合的孩子一定能拥有非常强的血统。只需1年,我就可以给你自由!罗宾四世!这可是非常划算的交易!”

    “恶魔!我才13岁怎么可能!”

    “可以,原始人能做到的!”

    “恶魔,呜,连我将来的孩子也不放过!”

    “你不答应,我会用另一种方法,然后就监你一辈子,将来你的体会接受多少次实验呢?”

    理子发抖的站着,不答应维拉德以后她成年后会成什么样,她根本无法想像。

    “那飞鸟呢?他会答应吗?”

    “用不着他答应,用特别的药就可以了,事结束后!他的血!哈哈哈哈哈哈!我全要!新鲜的全部,每一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维拉德疯狂的笑着,飞鸟的血液给了他太大的惑力,他根本没打算让飞鸟活着。

    “你会杀了飞鸟!为什么?”

    “工具没用后就会处理掉!况且他是食物!当然要吃掉!哈哈!你仔细想想吧!利益全在你那边!”

    “魔鬼!魔鬼~”

    维拉德的笑声越来越远,理子无助的倒在地上,对于她飞鸟是…是爸爸一样的存在…还是特殊的存在。死掉!会死掉!飞鸟会死掉!为什么会死的是他?

    理子放声哭着,她没为自己留眼泪,而是飞鸟,为飞鸟流的。

    回到房间…理子的衣服被整整齐齐叠在她上,她的房间是飞鸟给他选的,所有的生活用品是飞鸟买来的。

    理子抱起整齐的衣物,前面还残留着丝丝暖意,一张信纸从衣物里掉出来,纸对折着,正面写着:理子.峰.罗宾四世收

    理子!如果没有翻开历史书,我至今还未发现你的份呢!英国的侠盗罗宾,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大的家族,真吓人呀!以上不是中点。考验你的机会到了,想收回你自己的那两样东西吗?只要通过今天的测试你就能拿到你最重要的东西,下一封信在厨房餐桌上,以上飞鸟敬上!PS:厨房有午餐!

    “这个?小奇也会耍这种小手段,那个白痴!”

    读完这短短的几十字信件。理子暂时忘掉刚才的事,一蹦蹦一跳笑着去厨房,笑容里充满纯真,完全不像几个月前的样子,也许是能拿到母亲的遗物,也许是其他事!

    理子,吃完午饭后拿上桌子上的钥匙,上面有串号码,是百货大楼物品寄存箱号,你下一个目的地你该知道是哪了吧!PS:吃东西要细嚼慢咽否则不易消化哦!

    “小奇,真啰嗦!婆婆妈妈!就像欧巴桑一样!”

    嘴上这样说,却甜在心里。喜滋滋的吃着今天的午餐。

    百货大楼走路有几十分钟路程,也不是太远。打开与钥匙对应的寄存箱,又是一封信,同样的手段耍两次是乏味,三次就是神经病。理子颤抖的拿着信,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理子酱,最后一封信咯!信里有2000元,你坐TAXI到东京机场外的那棵樱花树下,我预计你到这的时间是14:30!你必须在16:00到那里,不然你的东西就休想拿到。PS:一定要在16:00时站在那,不然也算失败。

    “少叫那么亲,混蛋小奇!TAXI!到东京机场!”

    理子感到有点疑惑,飞鸟从来耍这样的小把戏。奇怪了,难道他突发奇想。真配小奇这外号。

    “一共1800元!”

    “嘿~真贵!”

    两千元变成十分之一,理子对了下机场时间离16:00还差20分钟,东京机场只有一颗巨大的樱花树。由于樱花开过了,只留下光凸凸树干。

    “可恶的小奇!这么冷的天让我在这里等!等什么啊!”

    “请问你是峰理子小姐吗?”

    “对,什么事!”

    “这是你的包裹!请你签字!”

    “哦!”

    理子已经见怪不怪了,一定又是小奇干的。

    打开包裹分为两层,第一层放着她母亲的遗物。飞鸟居然这么简单就给她了!掌心雷手枪的子弹都已经上好,十字架也是真货。

    把她安排在机场,第二层给理子一种不安的感觉。

    理子.峰.罗宾四世!已经差不多猜到我的目的了吧!瞒着你,很抱歉!包裹第二层有去伦敦的机票、你的份护照和一张银行卡,这张银行卡里有5万美金,密码是XXXXXX,必须在伦敦银行才能取出来,逃离维拉德的控制,让英国伦敦武侦学校保护你是最有效的方法。维拉德的计划我在几天前就知晓了,这种无耻计划只能让它未开始就夭折,理子很善良如果我不这样做,你根本不会走掉!我需要问维拉德一些事,就不和你一起离开了,快点离开吧!维拉德交给我拖住,维拉德也是我的仇人之一。最后请记住,我怎么可能是本人,平井飞鸟是假名,吾名为飞鸟.H.莫里亚蒂,和你一样英国人。PS:一个要求!理子以后一定要乐观开朗的活着,其实笑着面对问题,很容易解决。

    “小奇!呜呜,你会死的,维拉德可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呜呜你认为,我罗宾四世会像老鼠那样逃走吗!”

    红鸣馆,维拉德别墅,飞鸟站在玫瑰花园,持着一把USP手枪。

    “维拉德我知道你在这!应该知道你的计划破产了!”

    “哼哼哼!真是名优秀的助手,连主人的想法都能猜测得清清楚楚!”

    巨大的影子,挡住了飞鸟后背的阳光。转回头,维拉德就在他后,太阳光芒差,使飞鸟回头那一瞬间无法看不清他的样子。可能由于强烈的自信与上位者的尊严,维拉德没有攻击飞鸟。维拉德的真实面目!不是人!狼头、人、浑灰蓝色毛皮。

    “你不是吸血鬼!是狼人、吸血鬼的仆人,同时也是能杀死吸血鬼的死敌。和吸血鬼有近乎相同的弱点,看况已经被你克制!”

    “哼呵呵,分析很正确!吸血鬼也可以说成人类中的血族,其本质是人类,血族很久以前就灭绝了,我们狼人却不一样,我们可不是那样的低等生物,这也是我们幸存下来的原因,我需要血是为了提取血液中的有用遗传因素。强化自基因。不懂的人把我称为吸血鬼罢了!我从未说过我是吸血鬼!”

    “也没说承认过。对吧!这些信息我说出去还真是一大秘密!”

    “你没有机会,你的血液会成为我的一部分!你的鲜血都不用做基因提取。全血液都是优秀基因”

    “哈哈!我应该感到荣幸吗?”

    砰,砰,砰,砰!四发子弹成一条线向维拉德心脏。距离很近子弹没有偏差的一发咬住另一发进入一个点,瞬间穿破维拉德左组织,喷出一点暗红色血液,维拉德如没有痛觉的笑着,伤口冒一阵黑烟逐渐愈合,四枚子弹退了出来,每一颗都如撞在钢板上,不规则凹曲。

    “变态的恢复能力!”

    飞鸟扔掉手枪,没用的武器拿上只是负担,爬上别墅一楼阳台。

    “嘿嘿嘿!别急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维拉德慢慢向着飞鸟走去,像很笨重一样,飞鸟知道!维拉德在玩,享受捕捉猎物的乐趣。

    “无限罪维拉德你是否知道莫里亚蒂家族?”

    “莫里亚蒂?天才谋家与数学家詹姆斯.莫里亚蒂!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了!飞鸟.H.莫里亚蒂!那次失踪的莫里亚蒂家族的拥有超越初代莫里亚蒂能力的血统的小少爷!我还在可惜错失了一次机会,没想到你居然送上门来了!”

    “这么说莫里亚蒂家族是被你屠杀的?”

    “不是,那时我在做重要的研究!嘿嘿,对于将死的人,其它的你没必要知道了!受死吧!”

    “哼没那么简单!”

    飞鸟一挥手,几把手术刀飞向维拉德,二十厘米的刀穿刺他的体。

    “没用的,一切物理攻击都对我无效,低等生物垂死挣扎吧!哈哈哈!”

    维拉德急速移向逃离的飞鸟前面,飞鸟快速闪开一记托马斯回转踢在维拉德脸上。

    “遭了!”

    腿部力道太差,维拉德毫无反应的抓住他的小腿。

    “游戏结束!”

    飞鸟被敲击头部失去意识,潜伏在屋檐下的小夜闪出来专进他的衣兜里……

    死亡来临,沉睡的飞鸟没有感觉到疼痛,血液在流逝,感觉到饥渴。

    “小奇,小奇!”

    在理子呼唤声中,飞鸟睁开眼睛提起干枯的手,他知道即使他不照镜子也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失去血的生物只有皮包骨。

    “理…子…逃…逃……………”

    提起的手垂下去了,飞鸟刚才只处于回光返照状态,生命迹象已经消失。

    几天过后东京公墓立了一块新墓碑:挚友飞鸟.H.莫里亚蒂之墓。一名金发少女拿着一束花放在上面。她亲手埋的飞鸟,完整的尸体,不是骨灰!她不希望飞鸟连尸古都不剩下。飞鸟打乱维拉德的计划,使理子虽然没能逃出维拉德的掌控,却获得了部分自由,她与维拉德约定只要能证明她比一代罗宾强,她就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同时她获得进入伊.幽的资格。

    “小奇…”

    女孩离开,还有一只生物,它站在墓边守候,一直没有离开,等待着什么?

    PS:THEEND,主角死掉了!全书完结,哈哈,当然!是开玩笑,下一卷开始后原著会被改变,蝴蝶效应嘛!大家是否觉得这卷像原著外传呢!原著中并没写理子13岁是怎样逃出来的,只提到靠十字架的超能力!这又很矛盾,被维拉德抓回去,维拉德居然没没收理子的十字架,还让理子能够灵活应用它,但几年后的劫机事件失败,维拉德又是什么理由强夺她的十字架是宝贝,这根本说不过去嘛!维拉德是傻X?那不可能吧!索我改一改,理子是收回后十字架逃出来的。与她说的靠十字架逃出来不矛盾!如果我分析的有误大家别指出了!那会打乱思路,极有可能让我思维繁杂找不到写作点!远山金次的‘小奇’昵称的由来有点争议,不如被应用成为理子对飞鸟一个寄托。大家没什么想法吧!还有维拉德那种囧样我可不能承认他是吸血鬼!吸血鬼应该是………嘿嘿!下卷揭晓…最后大家也别纠结语言不通,大家族的少爷懂得非常多的语种,这并不奇怪!况且原来的份也能让他学到很多语种。好了!废话不多说了!飞鸟还能带给你们带来什么故事呢拭目以待吧!

重要声明:小说《绯弹之飞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