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弹 初遇陷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tarly风 书名:绯弹之飞鸟
    “你不怕我逃掉吗?”

    “你不会!”

    是的,理子不会,逃有什么用,在维拉德的别墅‘红吟馆’里,那些都是泡影。再说理子的重要物品在飞鸟手中,她根本不可能逃。

    换好粉色歌德萝莉装的理子走出地下室监狱,她并不是没出来过,维拉德的手下曾多次将她带出来做抽血检查。理子峰?罗宾四世,侠盗罗宾的曾孙女,维拉德的手下带她抽血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查看她的遗传基因,结果她为遗传变异,基因染色体几乎不符。被维拉德关起来,每年复查结果都是那么不如意。最后维拉德放弃了。维拉德要罗宾家族的遗传基因目的很明显,因为他不是人类,被某些人认为是吸血鬼。优良血统能强化的自,所以到处收集各国知名大家族的血液。

    “第一次在这别墅随意走动吧!”飞鸟无声的出现在理子的后。

    “嗯,维拉德从未让我自由活动过!”理子不由自主回答,说完才吃惊飞鸟何时出现在她后面的。

    “你警惕很差,维拉德是这栋别墅主人的名字?”

    “你连维拉德是这栋别墅主人都不知道?你不是他手下吗?”

    “我只是在他手底下打工的,他…我连面都没见过!”飞鸟纠正理子的说词。

    “维拉德是吸血鬼!”飞鸟毫无绪波动的‘哦’了一下。

    “你没有点反应吗?他是吸血鬼呀!”

    “哇,吸血鬼好可怕、好吓人的东西,我不敢在工作下去了!”飞鸟无疼无痒的用夸张语气说着像冷笑话一般的话语。“连超能力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都有,吸血鬼算什么?即使告诉我这栋别墅主人是天使也不值得惊讶!”

    “你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你把我放出来,得罪了维拉德你会死的。”

    “我没放你出来,你自己出来的,一会我再把你送回去,我想这样应该不会触碰他的底线!”飞鸟回答后盯着理子,理子被他盯得不自在。

    “不错…”

    原来在看的是这个,理子露出自信的笑容。

    “衣服真不错…”

    混蛋!白痴!理子真想活剥了飞鸟,再吞下去。

    “哦对了,说说维拉德把他长什么样?”飞鸟一直想了解这间别墅的主人,今天如何不是理子说出来,他还在朦胧当中。

    “不清楚!我没见过他!每次只见到他的手下!无限之罪维拉德!他隐藏得很深!恐怕只有他组织的人才见到过他的样子。”

    “组织?”

    “伊?幽,非常神秘的组织!他是该组织的NO.2”

    “伊?幽?”飞鸟暗暗记下,此时真能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来形容他的心。误打误撞的来到仇人之一的老窝了。

    “你听说过?”

    “没!”才怪呢,而且还很熟。飞鸟自然的笑着,今天这个举动赚到了。

    “吱!吱!吱!”

    “维拉德的蝙蝠,我们刚才说的话被他听到了,你快点逃吧,维拉德心狠手辣,他的秘密被知道一定会赶尽杀绝的!你…咦!”理子惊讶的看着蝙蝠停在飞鸟的肩膀上。

    “蝙蝠,为,为什么?你,你,你,你是维拉德!啊啊啊啊啊!”理子如精神失常般,拼命的尖叫,眼神的瞳孔变得狰狞,发疯的向飞鸟扑来。

    “小夜,你好像闯祸了!”

    “吱!吱!吱!咻!”蝙蝠抗议的提起爪子抓着飞鸟的衣服。

    “嘣!”叫理子的物体把飞鸟撞到在地。

    “还我妈妈,你这个杀人恶魔!”飞鸟坐起来,同时抱起理子,理子疯狂的挣扎着。

    “再动就非礼你哦!”这句话很有用理子稍微安分下来。

    “恶魔,放我下来!把我妈妈,妈妈的…唔唔唔!”

    飞鸟用手挡住理子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就在刚才,一段生物波动,飞鸟感觉到别墅里多了一个气息,不由分说一定是真正的维拉德,他并没有离开别墅,却隐藏到别墅里。这些便解释了留声机事件了,他是出于什么目的?

    维拉德的气息持续了一会,消散了。为什么飞鸟他能感觉到那种气息,他也无法弄清楚。

    “理子,再胡闹我非礼你咯!”这句话总是很受用,疯狂的理子顿时安静许多。

    “维,维拉德…”

    “错,我叫飞鸟,平井飞鸟!为什么蝙蝠一定要和吸血鬼扯到一起呢?很明确告诉你,我是人类!小混蛋道歉去!”飞鸟打断理子的话,小夜跳到理子上用貌似无辜的眼神望着她。

    “这小家伙是我的房客,混吃混喝的无耻蝙蝠。它叫小夜!”

    “飞鸟,飞鸟…”理子重复念着他名字,又问了一句:“你不是维拉德!”

    “如果我是,你已经躺尸了!”

    “躺~尸!说得这么难听!他不会杀我的,对于他,我有利用价值!”这句话听起来是多么的悲观,理子仅仅有利用价值罢了,那价值失去了,那么她将会成为第一个被抹杀的人。这句话也证明了她现在是安全的。

    “明白了,你不准备从我上下来吗?虽然我不介意!”飞鸟眼神向下斜视,提醒了理子,她现在正以暧昧的姿势趴在飞鸟怀中。

    “呜,流氓!”

    “我好像记得是某无脑女,不分青红皂白扑向我的吧!”飞鸟扶起理子,她的体重还真不少,看着瘦小瘦小的却有这般体重,难道是密度大?

    “你就是流氓,还是披着人皮的怪物!”理子红着绷紧的脸,被蝙蝠的举动冲过头脑了,维拉德根本没必要做那些事。

    “好了时间不早了,该送你回去了!”

    “难得出来一次,我还没在这里呆够!”理子迅速逃出飞鸟视角氛围,不知躲到哪去了。

    “真麻烦…维拉德你又监视很久了吧!”飞鸟回过头,转角黑暗处又一片人形影,体型超过2.5米。

    “嘿呵呵,多么敏锐的侦查能力!平井飞鸟有意向做我的助手吗?这可比管家有前途多了!”黑暗中的影抄起一口沉重而且鼻音很大的口音,比起留声机正常许多。

    “没有利用价值后也杀掉?”

    “呃呵呵,你个是聪明人,没价值的东西留着还有什么用呢?”维拉德反正了飞鸟一句,一句撞到点子上的话语,人类在维拉德看来不过是随时可以扔掉的物品罢了。

    “说得也是,我愿意为你服务,我的主人!”

    拒绝?那么明天这里就会多一俱要收拾的尸体吧,面对强大除了服从,就是死亡。伊?幽,该组织一切就是个迷,成为维拉德的助手应该能够初步了解它,再…逐步瓦解

    “维拉德主人,成为你助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没有人向我提过要求,包括伊幽的NO.1,你不怕我杀了你吗?”漆黑的影眼睛放出红光与强烈的杀气,那种压迫使飞鸟呼吸急促起来。

    “当然怕,主人你亲自提拔我为助手,那一定有不错的利用价值吧,一点小小的要求应该能满足吧!”

    杀气消失,飞鸟知道自己赌对了,那杀气如束缚着灵魂的无形双手,那红光是猎人锁定猎物的眼神。

    “不错的个,说吧!”

    “放掉理子,让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别人说这句话已经死了,你现在的价值比罗宾四世大,不过她是一只潜力股,我不能放掉她,你对她有意思?那么我为将来的助手你找个折中办法吧!我许她能自由活动!不过必须你陪着!我相信你能保证她的安全吧!”

    安全?恐怕是要自己监视她,别让她逃跑吧!理子.峰.罗宾四世,连起来真是何等耳熟的名字。

    “这个很简单!主人你放心!”

    “我需要继续我的实验,如果有需要你时,会通知你!”最后一个字说完后,维拉德的影忽然消失,在某封闭的空间突然出现。“平井飞鸟!孤儿院长大,拥有众多不为人知秘密…他的气息使我兴奋,那种悸动几时没出现过了,他的鲜血一定有我非常需要的东西!会是什么?嘿呵呵,如果罗宾四世是潜力股,他就是绩优股!”

    “理子早发现你了!”维拉德的威压还未完全消散,飞鸟拉开拐角处的红布窗帘,理子木木楞楞呆在那里,眼睛挂着两排清凉泪水。

    “为什么做维拉德的走狗!那没有好下场的!”理子抬起头与飞鸟清澈的眼睛对视。

    “很简单,为了自己!”这句话是事实,的确,飞鸟为了自己。

    “为什么…为,为,了,了,我…”结结巴巴很久没能说出来,飞鸟明白了她的意思。

    “只不过是顺便!你的经历与我的以前很像,那种不堪的回忆就把他埋在心里吧!”飞鸟拿出一块手巾静静的为理子擦眼泪,如父亲一样的关

    “理子,迎来的新生活,你能做到坦然面对吗?”一声低呜回应了他。飞鸟会心一笑,从理子的眼中他看到了生活的火苗,点燃的焰在慢慢苏醒着。

    “不过那两样东西,我可不会物归原主,你想要回来就靠自己实力吧!”

    “你…为什么?”

    “不为什么!”

    “混蛋!”沉重的气氛被飞鸟打破,周围环境如活跃起来,消失不见的小夜再次飞出来。并没有停在飞鸟的肩膀上,而是讨好般贴着理子的脸。

    “理子很善良呢!”

    “什么意思?”

    “忘记了!也许那句话是多余的!”

    ………………………………

    某废弃仓库内,一群皆穿着黑色衣服,训练有素的站成两排,有两衣服不同的人被围在里面,各自提着一手提箱。这地点,这时间不难判断出,他们一定在做着见不得光的违法事件。

    “东西带来了,按照事先说好的,100万美元!”说话的人打开手提箱,里面放着一手镯般的物体,咋看就是一废铁。那人左眼有一道伤疤,伤口愈合况应该有一些年份,伤口状呈不规则盘旋着,形成了一个奇特图案,那种伤口根本不可能是一般刀子造成的,嘴里还叼着未点燃的雪茄,一种狂野粗旷的形象,却有聪慧的眼眸,时不时瞄眼四周的况。

    另一人穿着与四周的保镖有异曲同工之处应该是他们带头的。他向旁边一位黑衣巨汉使了个眼色。黑衣巨汉打开另一个手提箱满满尽是美钞。

    “我们组织一直从不失信于人,这是你应得的!合作愉快!”带头大哥支手上前,帮粗旷男子点燃他的雪茄,随即自己也拿出一根香烟点燃吸了一口。

    “呼…不过组织吩咐这次交易内容绝对不能被泄漏出去,你只有到地狱才能消受这100万美金了!杀了他!”带头一声令下,黑衣保镖纷纷拿出一把UZI冲锋枪对准粗旷男。下一秒他就会变成蜂窝煤。UZI中文名:乌兹,虽然是冲锋枪却拥有小巧,轻便美誉,速很快,能在2秒内用完一个弹夹,独特的枪设计,大大减小后座力,某位用惯AK47的士兵曾说过‘这是一把娘们都能轻松玩转的枪!’这句话证明了它的实用点,UZI利于拉距跑位战,是一把潜伏在黑夜的火舌。

    “靠,黑吃黑!原来所有黑社会都流行这个!丫的,还好俺早有准备,你们这群龟儿‘子的,几八!他‘的,老子全炸药!你们啊,有种就爆俺!”

    真是毫无素质可言的满腔脏话,飞鸟蹲在仓库顶窗横梁上无声的观察。维拉德不愧为吸血鬼,整天执着于血液,飞鸟被安排的任务就是收集拥有特殊天赋的人的血液,飞鸟得到一本貌似家族谱的册子,上面居然连本传奇历史人物织田信长的家族都有。完成了枯燥的取血任务。正巧碰上了这和谐地点里,发生不和谐时间。

    “这名大叔在赌!”显然粗旷男的表出卖了他,飞鸟是这一道的老手,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虚张声势,不过目前还有点效,黑衣人都放下枪等待着老大的下一项指令。

    “看我做什么?你们这群窝囊废,没看出他在说谎吗!闭了他!”

    “等等!俺顶上有人,顶上有人知道吗?你杀了俺,俺顶上的人绝对不会放了你们的!”

    屋顶上有人!带头大哥第一反应拿枪对着上面。仔细一看还真有个黑影,飞鸟暗叹,这是歪打正着?要怪就怪粗旷男的怪异口音。

    “上面的朋友能否下来说话!”

    飞鸟一跃从梁柱上跳到黑衣人包围圈外。

    “大叔你害惨我了!”飞鸟拍了拍上的灰,粗旷男皱了皱眉,貌似对大叔这称呼并不感冒。

    “小孩?哈哈,这就是你说的人?小孩回家吃糖吧,哈哈!”带头大哥这一笑,如捅马蜂窝般起一群笑声。

    “哈哈,即使小孩我也不会放过……人呢?”

    刚才的笑声过去,飞鸟已不知消失在刚才的地方。

    “警惕真差!”

    “什么时候?”

    飞鸟坐在离带头大哥不远处的刚才两人的交易的桌子上,手中一把UZI对着带头大哥,一名黑衣人倒在他脚下失去知觉。

    “不要动哦!我是小孩,只要一害怕就会不由自主的扣下扳机的!”

    “是!是!”冷很冷,带头大哥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即将冻结,做了这么多年头目,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生命在别人弹指之间。小孩,见鬼去吧!小孩的欺骗太大了。

    “叫你的人把家伙都放下吧!”

    “听他的话,都放下!”

    “大叔随便挑一把拿上!”

    “恩!”粗旷男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拿起一把UZI。

    “好了,现在开始我问你答活动,答对有奖哦!”

    “你们是什么组织!”

    “中国蓝帮!”

    “蓝帮?即清帮吧!中国最大黑帮组织之一。这里是东京,怎样的东西会让你们跨过一条海域来本交易一件物品?”

    “这,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一个很小的头目,组织一直在收集某些特别的东西,我们只负责收,无权知道内容!”

    带头大哥刚说完这句话,喉咙就被贯穿,倒在地上血液逐渐扩散。

    “该死,狙击手!穿过墙壁还能暴头,是红外成像狙击与穿甲弹。透露组织秘密者死吗?残忍的手段!收集的东西恐怕没有那么大分量,可走可无吧。你们都楞着做什么?你们已经被组织当成死人了!还不快点跑?”

    飞鸟一句话惊醒众人,拼命从各方向逃出去,远处又是几声沉重的狙击声,相继倒下几人。

    “绝对半径…这下不好办了!”

    飞鸟注视四周可供隐藏的物体,五米开外四点钟方向有一个三米高的集装箱,正好是那把狙击的攻击死角,但由于无法判断是否有另一把狙,到那里还是非常危险的。

    “拼了!”

    飞鸟向前猛冲,突然停步往后退两步。一个子弹深深的扎在他刚才要跑的那条路上留下一个弹槽,成功引、那人开枪,不按常规跑动最容易打乱狙击手的思维,狙击枪可不是指哪打哪!狙击手必须考虑其风向,运动规律,及子弹速度,事先瞄准判断好的那个点,等待着猎物闯进来。飞鸟刚好利用了这点,偏不踩狙击手准备好的陷阱。不过这种小把戏效果只有一次。资深狙击手都不会连连被耍,拥有绝对半径的难道还会是傻瓜?

    一次便够,飞鸟已经扑进攻击死角,很巧的遇到正趴在地上粗旷大叔。

    “喂,用不着趴着吧!”

    “天气太地上凉快!”

    “哦,不过我要提醒你,趴着会增加你的横截面积,更容易被狙击打中!”

    飞鸟这句话是实话,趴着看似安全,却几乎完全丧失了机动能力,被攻击后根本无法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行动。

    “嘢!俺突然感觉突然趴在地上会感冒的!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吧!”

    “哦,对!忘记时间地点了!兄弟你手不错呀!有什么好的逃跑对策没?”

    飞鸟摇了摇头,被困在这里,死与不死只是时间问题。

    “你没有,俺到有!看到那边的井盖没?下面是条下水道!俺们只要跑过去打开下水道跳下去就OK了!这可是俺来这里事先想好的逃跑通道!”

    井盖已经被不明工具翘变形,正如粗旷男所说只要打开井盖跳下去,危险即解除。不过…

    “你认为你跑过去,还能安然无样的打开井盖吗?恐怕早被狙击爆头了。”

    “啊!对啊!忘记了这招,怎么办?难道俺们就在这里等死吗?”

    从刚才的种种原因判断出只有一名狙击手,他们所在地为狙击手攻击死角,也就是这个高三米,长六米的集装箱内侧。飞鸟重新计算了下,他笑了。

    “不如我们来场赌博,生与死各占一半,有可能两人都能逃脱,这是最好不过,可能最大两人其中一人逃掉。还有一种就是死亡!”

    飞鸟打得不是如意算盘,是死亡轮盘,两人的轮盘!等待着他们转取。

    “听起来真骇人啊,不管了,反正都是横竖都是死。说出你的计划吧!兄弟!”

    “很简单,集装箱给了我们两条路径,一前一后,我们分头行动,一人走前一条路,一人走后面条!前面那条离井盖比后一条近了一倍路程。他的任务就是打开井盖,然后跳下去。走后面那条路的人率先跑出去引、枪口,然后走前方的才出去,虽然简单,这些步骤不能有一点差错,不然后面的况你知道的。”

    “Oh!俺还是选择走前面吧!感觉安全点!可以吗?”

    “我无所谓!”

    按照逻辑思维,枪大出头鸟!选择跑后方看似危险系数高得多,可是如果敌人已经发现井盖的问题,后出来那个人很容易在打开井盖那时候成为尸体。

    “想好了吧!那么听我的口令,我数到一,你才冲!”

    三,两人秉住了呼吸。

    二,飞鸟踏出集装箱,做出90度旋转开始像前跑。

    一,………………………

    PS:由于是未检查的手稿!如果大家发现错字!请通过评论告诉我,谢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绯弹之飞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