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嫡女天才,自视甚高

    其实,只是因为绝魅戴着菲娜之戒,她不需要进食也不会感到饥饿。

    “走吧!”

    “哦。”秋染染愣愣地跟上了绝魅的脚步。

    走出院子,绝魅蓦然顿住了脚步,她转眸看向秋染染,以极淡的语气说着,眼角上翘,颇有兴致“染染,麻烦来了呢。”

    “嗯?”秋染染将略微疑惑地目光投向绝魅,她抬步与绝魅并肩停留在原地。

    “哦?这不是我们秋家的小废物吗?怎么,还有脸走正门?”一道嚣张讽刺的声音响起,来者微仰着小巴,以自视甚高的姿态走进绝魅两人的视线,来者,穿火红张扬的红色衣裙,裙摆处坠着数十颗琉璃,在阳光的折下熠熠生辉。

    红衣少女的后八名年纪相仿的少女少年皆面露献媚之色。听见红少女的讽刺,不由地将不屑轻蔑的目光挑衅地瞥向秋染染,纷纷附和。

    “这秋染染真是,好好呆在她的院子不就行了么,还出来丢人现眼。”

    “人家是不要脸,你看她边那少年是谁啊?还戴着面具。”

    秋染染紧咬下唇,却未曾反驳一语,袖下粉拳紧握,指甲刺入掌间的皮,她默默地忍受着这些讽言冷语。

    绝魅站在原地,白玉的面具将她脸上的神遮掩,不过她那狭长的丹凤眼中却夹带着轻嘲,目光落到那红衣少女的上。

    虽说少女稍带几分的姿色,面上却带着浓妆,浓郁的胭脂味,令绝魅不由生厌。红裙张扬,在绝魅的眼里,这少女却只不过是一只披着华衣的母鸡而已,就连花孔雀也不如。

    这种自视甚高的人,若离开了这小小的碧落城,她眼里自己所谓的引以为傲的也不过是渺小的存在。

    红衣少女将疑惑地目光转到绝魅的上,因为绝魅与秋染染站在一起,她目光鄙夷。红衣少女不由地讽刺“这人是谁?竟然跟你这丫头在一起?秋染染这不会是你找的野男人吧?”

    绝魅打开了秋染染紧握成拳的手,压下声音说“这疯女人,你忍她又如何?她只会认为你善欺,以后只会变本加厉罢了。”

    秋染染踌躇地摇了摇头,她说“可是她是秋家的嫡女天才,秋兮兮,她已经是剑皇初阶了,我才是灵剑者中阶。”

    绝魅的眼眸划过一丝的讽刺,她那低哑迷人的声音却令在场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嫡女天才?呵……她多少岁了?才剑皇?”

重要声明:小说《绝魅鬼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