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沉寂两年

    顺着白依然的视线,秋染染看向那木上人儿,她微微一叹,两年了,这人儿终于要醒了吗?

    自从两年前,她将一伤穿着破烂血衣的她带回了家里,母亲应答应留下她,对这人儿的来历她们更为之好奇,那三枚精致的戒指,隐约透露着这位人儿的份可能是超越三大家家主的存在。

    后来她给这人儿换衣,才发现,这人儿竟是个少女。忍受了那么多的痛楚,她真的很不简单。只是她脸上的伤如果没有顶级的丹药怕是会就此毁颜吧。透过少女面容的轮廓,她想,这少女如果没有受伤,那该是怎样的倾世天容?

    木上的人儿,长卷如蝶翼的睫毛颤了颤,手指微微抖动。她蓦地睁开了一双美丽的墨瞳。长发披散,她的眸中带着几分的迷茫,她缓缓地起,开始打量这陌生的环境,似察觉到了陌生的气息,锐利的眸光转向另一边木上的秋染染以及白依然。

    两人与这目光对视的同时,内心不由地一颤,那是怎样的眼睛,美丽,却如同罂粟般难以触及,犀利如鹰,深透地似乎一切都逃不出她的视线。犹如久居上位者的气势,在那一瞬间外放。

    秋染染不觉认为,即使是秋家家主也不及她的半分。那么她是谁?

    秋染染将恐惧压抑在心底,她故作平静道。明眸中意外以及喜悦交织“你醒了。”

    “我睡了多久?”结疤的伤痕交错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她察觉到两人并未有威胁后,便平静地问。

    “两年了。”秋染染比了比手指,她说。

    “两年吗……”少女嘴角扯出一个极为复杂的笑容,至少在秋染染的眼里便有轻嘲,苦涩,悲哀。

    白依然蓦地剧烈地咳嗽,令少女不由地将视线放到了那两母女的上‘就是她们将自己救下的吗。’少女打量了四周简陋的摆设,微微一叹。

    “母亲,你等等,我去把药给你拿来。”秋染染抚了抚白依然的背脊后,便急忙离开了屋子。

    少女赤足走近白依然的边,摸向了白依然的脉门,这一次就当报答这两人的吧。只是,现在的她如同平凡人,她该如何是好?

    与墨蓉颜的三年之约,如今已剩下一年,不知那丫头是否已经达到了尊阶了呢?

    感觉到了白依然脉象的混乱,手指摸向紫色宝石的戒指,她手指一顿,形微微抖动,她蹙眉疑惑。‘菲娜之戒上竟多了一层的封印?’她微微苦笑,这封印至少也需要到达神阶才能破开。而她如今没有任何的修为,感受到丹田处的木华属、冰寒属已经沉寂着,能量光亮黯淡。

    她修为全无!

    而她的体内,由于两年前的反噬,筋脉破损。脆弱地无法承受任何的灵力与魂力。她必须要着手修复。庆幸的是,尾戒中有着她曾经炼制的一些丹药以及珍稀药材。

重要声明:小说《绝魅鬼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