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咫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心沧九荒
    这是无比美好的一天,对于苦熬了一个月的言慕和庄惟来说,今天早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晴朗的天空,温暖的朝阳,欢快的鸟雀,芬芳的花朵,还有屋顶上的那个洞。因为这个洞太大的缘故,所以言慕的的三位师兄一致决定留到最后再来补上。可怜的言慕和庄惟只好把挪到了门边,晚上才勉强没有暴露在迷人的星空下。

    于子弃被张海从上扛了出来,睡眼迷离的坐在桌前。他的一手拿着一个馒头,一半塞进了嘴里,一半露在外面,另一只手撑着脑袋,竟又睡了过去。

    “陈师兄,于师兄昨天晚上在做什么啊?”言慕吃着嘴里的望着碗里的,含糊不清的问道。自从昨天没蹭上饭以后,他们五人终于决定自力更生,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了半天时间把于子弃和张海、陈江的房间给修补好了,排在最后的言慕、庄惟的房间却因为没有了木材而被暂时搁置在了一旁。介于目前己方两人势单力薄,言慕和庄惟最后还是决定凑合着过了,至少比在外面露宿来的好。谁知整个晚上于子弃的房间里各种声音不断,又几次把两人吵醒。“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庄惟是这么对自己劝道的。

    “是啊,于师兄,你昨晚上到底是在哭还是笑啊?”庄惟明显是精神不佳,两轮黑眼圈正在无声的诉说着他昨晚受到的折磨。

    陈江的脸上露出一种理解的神,他一边把于子弃面前饭碗撤走,一边说道:“大概是我们的‘药痴’又在捣鼓着什么最新的灵药吧。这种事你们习惯了就好,我和老张都是这么熬过来的。”

    张海放下手中的碗筷,擦了擦嘴笑道:“本来我还想你们有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可以适应了的,不过没想到这一个月咱们都睡在外面,人家老于不想让别人看到,安静了一个月,所以一回来就又开始折腾人了。”

    “啪”的一声,于子弃的整张脸突然贴到了桌子上,然后在其他人的注视下猛地抬起来,他的脸涨得通红,半张着嘴,不断拍打着口。

    “噎着了?”言慕问道。

    张海连忙抄起一杯水,捏住于子弃的下巴,灌进了他的嘴里。

    “咳咳……咳……”于子弃咳嗽着大口吸气,一手抚着口,难受到:“想我于子弃一世英明居然差点被馒头给噎死……”

    “哈哈,谁让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扰人清梦,这叫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陈江取笑道。”

    于子弃还在难受,没功夫去和陈江吵,一个劲的喝水。

    “好了,都快点,今天有早课,而且因为有新进弟子,连峰主也要来,去晚了就糟了。”张海在一边催促道。

    “师兄,早课是干什么的啊?是不是教我们法术的?”言慕满怀期待的问道。

    “现在你们想学法术,那还太早了。”张海说道。

    “啊?那我们要学什么?”庄惟一脸没劲道。

    陈江把手中碗往桌上一丢,说道:“庄师弟你呢肯定要先学会怎么写字。新进弟子入门之后应该先要明白阳五行之道,这可是基础。然后是感应灵气,修行灵根,等什么时候有了自己的灵力,才可以研习五行。”

    “这么麻烦……”庄惟听得脑袋都大了,什么灵气、灵根、灵力的,还有阳五行,感觉好深奥的东西,那得用多久的时间啊。

    “不是麻不麻烦的问题。”于子弃边喝水边插嘴道,“这是为了你自己好,而且,你能通过‘门’来到这里,就说明你能感应到灵气的存在,能感觉到灵气就说明你有灵觉,灵觉的强弱受到你自己的灵根好坏的影响。至于阳五行,你觉得很深奥吗?哈哈,其实这些就在我们的边。”

    “那是不是研习了五行什么的,我们才能学会法术啊?”言慕解决了嘴里的东西,问道。

    于子弃想了想,点头接着说道:“如果你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灵力,想要施展法术还是可以的。不过研习五行只是修真的一个开始而已,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体内的五行保持平衡,不会因为修行而导致某种行属过于强大。如果你不想将来走火入魔或者体内行属相冲而死,那就得认真研习五行之道……哦,差点忘了,你是不会出现这种事的。“于子弃羡慕的看着言慕说道。

    “我不会?”言慕愕然道。

    “你们没告诉过他?”于子弃转头问张海。

    “我也是听钟师叔的,我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告诉他啊?”张海摊手道,“这么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嘿嘿,我是天才,我怎么会不知道?”于子弃得瑟道。

    “什么什么啊?师兄你快说吧。”庄惟好奇不已,连连催道。

    于子弃又羡慕不已的看着言慕,叹道:“唉,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你这么幸运的人呢?言师弟啊,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特别吗?你可知道我们修真是为了什么?”

    “降妖除魔?”庄惟脱口而出。

    “错。”于子弃说道,“我们修真者其实有两个目的,第一个以后你们会知道的,我只能告诉你们第二个,我们修真是为了求得长生,为了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言慕念道,他只知道那些神话里的神仙才能长生不老,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凡人能够做到。

    “人真的可以长生不老?”庄惟不信道。

    “我不清楚人是不是可以长生不老,但是我太清一脉的宗主和三大长老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参悟了长生之道。”于子弃说道。

    “长生,那就是说他们还是会老咯?可是这些和言慕有什么关系啊?”庄惟说着,心中忽然跳出了一个念头,“难道……”

    “别瞎猜了,言师弟还没到长生的地步。不过,他已经离长生不远了。”于子弃分外眼红道,“想要参悟长生,有一个前提,必须达到一种境界。而这种境界明明只有修为高深,明悟本心的人才可以达到的,可言师弟也达到了。”

    “境界?修为高深?”言慕指着自己问道。至于明悟本心什么的,他压根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到了那一步,不过据说你引来了精灵,那就说明你确实有了那种境界!”于子弃有些抓狂的说道,“而有了那种境界,体内的五行已经和外界相容,不再受体的约束,自然不会出现什么行属相冲走火入魔的事了啊!”

    “这么厉害……”张海和陈江显然也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而且他们修行了十二年的时间,此时的惊讶更甚与庄惟和言慕这个云里雾里的当事人。

    “不公平啊!”庄惟一把抓住言慕摇晃着说道。

    “没错!太不公平了!”于子弃激动地翻到桌子上,向言慕扑过去。

    眼见着于子弃又发疯了,言慕连忙挣脱掉庄惟的双手,往桌子底下一钻,绕到了张海后。

    于子弃扑空在桌上,搅了一顿早饭,却听见桌子发出了一声惨叫,在“吱呀”声中倾倒了。

    张海和陈江着脸盯着自己溅了一饭菜的衣服,一齐出手将还趴着的于子弃提了起来,脸上表露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

    前往苍灵峰的路上已经有很多弟子的了,三五成群,其中有很多都是这一个月来的新进弟子。

    在跟随着张海他们生活了一个月以后,言慕和庄惟已经完全明白了为什么离他们住的院子最近的会是青灵别院。因为于子弃的存在,他们五个已经不仅仅是苍灵峰的败类了,更是那种极不安分的危险分子,属于众人提防一类。

    “李师兄,王师兄,陆师兄,刘师兄……”庄惟朝着遇见的每一个人打着招呼。蹭了一个月饭,他倒把人都给认全。

    于子弃无精打采的跟在后面,半眯着眼,不停的打着呵欠。

    不一会儿,以他们五人为中心,周围一丈之内成了真空地带。言慕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路不够宽,恐怕这个距离还会扩得更大。

    一个影忽然挡在了言慕五人面前。这人穿着一黑色的袍服,走得并不快,却非常平稳,黑发及肩披散着,双手负于后,竟有种如风一般的洒脱的感觉。

    “萧师兄!”张海看着突然有人挡在面前,先是一愣,忽然叫道。

    “老萧?哪里?哪里?”走在最后的于子弃听见张海的喊声,顿时来了精神,抬头张望起来。

    “嗯?是你们啊。”挡在前面的那人转过来。

    庄惟一见那人,埋下头就对言慕低声叫道:“这家伙长得太打击人了,他怎么能这样?”

    “诶?啊……”言慕对庄惟的话有些无语,虽然这位不知从哪儿来的萧师兄确实异常的俊美,连张海也被比了下去。

    “老萧!”于子弃看见那人转过来,张开手就要抱过去。

    这位萧师兄一句话也不多说,伸出了一根手指就点在于子弃的额前,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于子弃已经被放倒在地上了。

    “好快!”庄惟瞪大眼睛说道。

    言慕眨了眨眼睛,没出声,偏着头小声问张海:“师兄,他是谁啊?”

    “你好,我叫萧善。”

    “你好,我叫庄惟。”庄惟在言慕边对萧善拱手道。

    言慕对于庄惟这种抢白的行为暗地里鄙视了一下,说道:“萧师兄,我叫言慕。”

    萧善也没在意,又对张海和陈江打了招呼。躺在地上于子弃已经爬了起来,居然十分老实的站在一边。

    “老萧,你瞧瞧,虽然你走了,但是我们又多了两个师弟,怎么样?”似乎找不到什么说的,于子弃一把扯住言慕和庄惟,一脸笑容道。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这位外表看起来风度翩翩,待人温和——于子弃除外——的萧师兄曾经也是这帮败类的一员,而且看他的手和其他三人对他的态度,这位萧师兄恐怕以前还是他们的头儿吧。

    言慕和庄惟对视了一眼,想象着萧善带着于子弃三人去蹭饭的样子……

    “老于,你少来了,他们可是我给带回来的,当初你还是坚决不肯让他们和我们住在一起的!你现在怎么就这么好意思了啊?”陈江趁机取笑道。

    “老陈!”于子弃沉寂的怒火要爆发了。

    萧善微笑着对言慕和庄惟点头道:“两位师弟得快些了,早课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吧。”

    言慕和庄惟惊咦一声,齐齐看向张海。

    张海算了下时辰,心下暗叫不好,一把拉起两人就往峰顶跑去,还不忘回头大喊道:“萧师兄,我们下次再说啦!”

    萧善点点头,看向言慕的眼光变得奇怪起来。

    &&&

    言慕还是头一次发觉原来苍灵峰竟然这么大,从山腰一路跑上来,他和庄惟都要断气了,任由张海拉着飞奔。

    到达峰顶的道路两旁渐渐多出了一片树林,言慕还记得一个月前他就是通过这片树林离开峰顶的。上次走时他竟没有注意到峰顶的样子,这次匆忙上来,却有了这份闲心。

    山顶大部分的地面被人为的变得平整,以苍灵为中心,实际上有四条上山的道路,几座小院坐落在较为边缘的地方,四周围都是树林,最显眼的是一处看起来就像是世俗中的药铺一样的屋子,还挂了一个牌子,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草堂”两个大字,倒平添了一股不凡的气势。

    苍灵,分为主和偏,平时弟子们的早课都是在偏中完成的,但作为新进弟子的第一次早课,会由峰主在主中亲自来上。

    “哇,不会来迟了吧。”庄惟看着周围连个人影都没了,心中大叫着“完了”,这由峰主亲自上的自己的第一此早课都去晚了,应该会受到什么处罚吧。庄惟在脑袋里想象起来。

    “快快快,前面就是主了,你们俩快进去!”张海也是累的不行了,但也没办法,作为普通的弟子,在宗内是不可以随意御风飞行的。

    庄惟往内望了一眼,瞧见众人还都是站着的,心中一喜,对言慕说道:“跟上我,别冲进去了。”

    两人悄悄绕到大的大门一侧,弯着腰探头往里一瞧,新进弟子还都是站着的,正好挡住了他们俩的影,就惦着脚尖摸了进去。

    言慕拉了拉不知道接下来不知道怎么办的庄惟,指着那些弟子后的蒲团示意。庄惟恍然大悟,一眼就看见大角落还有两个空的蒲团,连忙拉上言慕过去。

    正在聆听峰主教诲的某个弟子惊愕的看着两个缩头缩脑的家伙突然从自己后冒出来,站到那两个空的蒲团前,然后若无其事的站直了体。这下这名弟子总算看清楚那两人是谁。这名弟子还记得自己来到苍灵峰后,自己和几位师兄住的地方曾被那两人在内的五个家伙拜访过两次。他还记得那伙人在背后被人称作苍灵峰的败类和危险分子。

    自己怎么会和这种人站到一起了?这名弟子悲观的想到。

    苍灵峰主秦松一直都在注意着那两个来晚了的小子。只是他倒没有想到那两个小子还会偷偷摸摸的溜进来。他原本打算,如果这两个小子是正大光明的走进来,态度算好的话,他也就训斥一下就行了。可如今这两人的行为实在是太猥琐了,他已经决定要狠狠的处罚这两个小子了。

    见到言慕和庄惟一脸坦然的站在那里,秦松更是大为光火,正准备出声把那他们两个点出来,灵觉忽生感应。那是对于同境界者才会生出的感应。

    秦松心里奇怪,他当然清楚太清宗和他同境界者只有另外三位峰主,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应该都在自己的峰上吧,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可秦松知道自己的灵觉不会出错的,偏偏他还没有发觉有其他三人的气息在附近。

    “怪了。”秦松想到。他将灵觉扩散出去,寻找着感应的来源,苍灵外并没有异常,偏中的也全是峰中的弟子,好像那里还有几个去晚了被罚的弟子正站在偏门外,但都不是感应中的感觉。

    秦松缓缓将灵觉收了回来,心中还在疑惑,却忽然僵住了。

    言慕稍稍安下了心,看来那位慈眉善目的峰主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一股冰凉的感觉从他上一掠而过,他不由打了个寒颤。哪知道见鬼的事发生了,那股莫名的凉意又出现了,更见鬼的是,它居然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的出现,消退,又出现,又消退……

    一旁的庄惟的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言慕吐了吐舌头,不会真的见鬼了吧。不过好像自己确实见过鬼。

    心中一动,言慕抬眼朝着前方看去,正好对上秦松看过来的隐含着震惊的眼神。

    “轰!”一道火光突然两人视线的交汇处,将两人接触到的灵觉阻隔开来。

    苍灵中,众多新进弟子慌忙后退,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而站在最前方的那排弟子却傻愣愣的站着,没有一点动的意思。因为这团烈焰虽然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颊,但是没有半点灼的感觉,连一点浪都没有感觉到。

    一个笑呵呵的白胡子老头站立在消散的火焰中,他一手抚着胡须,一手将散开的火焰聚集到了手中,然后用手一握,红彤彤的火球便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心沧九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