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琅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心沧九荒
    太清开山,十二年一次,持续一月,难怪清风苑的管事会说他们来早了。言慕实在没有想到,自己来到太清宗后做的最多的事,竟然是修房和蹭饭!

    在目睹了和自己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于子弃三人纵火烧房的经过后,言慕和庄惟私下里决定在他们没有自保能力前还是要和这三位同伴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而拜这三位师兄所赐,言慕和庄惟在几天之后就已经为全峰弟子所熟识。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因为各种原因所致,他们的住所迟迟没有修好,几近无家可归的五个人每天都在商量着下一顿饭该到哪儿去蹭。尽管许多弟子都在往峰顶跑,找几位师叔抗议,不过却都被各位师叔以“不干涉弟子的常生活”的理由给堵了回来。

    一个月下来,似乎除了峰顶和青灵别院这两个不敢乱来的地方以外,苍灵峰上其他弟子住的地方都在于子弃三人的带领下被言慕庄惟逛了个遍。

    “于师兄,今天的午饭就在这儿吃吗?”言慕指着前边一个院子问道。经过一个月的熏陶,他已经从最开始的不适变成了现今的和于子弃一般的厚颜。

    “反正时候也差不多了,就近解决。”于子弃迈着大步说道。

    张海敲了敲头,对陈江问道:“老陈,这里我们来了几次了啊?”

    “不记得了。”陈江摆手道。

    “我记得,那是李师兄他们的院子,前天我们才去了的。”庄惟说道。

    “站住!”前面的院中,三名持剑的男弟子堵在门口面色紧张的对言慕他们五人喝道。

    “哈哈哈,这不是李师弟吗,咱们很久不见了啊。”于子弃满脸笑容地走过去说道,好像完全没看到那三名弟子的极其不欢迎的态度。

    “怎么了啊?走走走,相请不如偶遇,咱们进去边吃边聊嘛。”于子弃说着就想要拉开三人。

    三名弟子对视了一眼,用力把正在往里钻的于子弃挤了出去,反跑回了屋子里了,死死关起大门。

    “诶,我说你们三个干嘛啊!不就是吃顿饭吗,至于这样吗!”于子弃恼道,站在屋外叫起来。奈何今天这三人是铁了心不让这几个苍灵峰的败类得逞,一声不吭,油盐不进。

    “喂,我告诉你们,再不开门老子就撞啦!”于子弃开始各种威胁起来。

    “张师兄,怎么办啊?”言慕在院子问道。

    “唉,我就知道,这几天都不好蹭饭了,换一家吧。”张海无奈道。

    “老于,走了,我们换一家。”陈江喊了一声,见于子弃不肯,就和张海进去把他拖了出来。

    “你们给我等着,可恶!”于子弃蹬着脚叫道。

    “那是什么?”言慕看着屋顶上升起的一道黑烟。

    “那边也有!”庄惟指着远处的另一处院落说道。

    接着,在五人疑惑的目光中,苍灵峰上下除了峰顶和青灵别院以外所有被他们蹭过饭的地方都接连升起了道道黑烟。

    “难道是狼烟?”庄惟开玩笑道。

    “不过是个小法术而已,一般就是用来遮挡视线的。”于子弃不屑道。

    “难道是信号?”言慕想起以前听说过打仗的时候就是用烽火狼烟来做敌袭的警报的,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像那么回事的。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于子弃突然就怒了:“混蛋啊,老子是敌人吗!”

    眼见着一个偌大的火球就要被于子弃扔出去了,张海和陈江连忙一左一右各一个水球砸过去灭火。

    庄惟已经预见到了会发生什么了,一把拉起言慕远远地躲开。

    爆炸就在于子弃的头顶发生了。水火行属的灵力剧烈的碰撞在一起,爆发出的威力轻松的就把于子弃甩了出去。被烟雾呛得泪眼模糊的张海和陈江跌跌撞撞地跑到言慕面前,大口的喘起气来。

    “老于呢?”张海用眼睛搜索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于子弃的。

    言慕担心地指着不远处的草丛说道:“于师兄飞到那儿去了,他会不会受伤啊?”

    张海向那草丛一瞧,忽然觉得那儿的地势不对。四人跑到草丛边,皆是吓了一跳。草丛另一边的地势陡然一变,成了十多丈高的崖壁,底下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河。

    “完了完了。”陈江拉着张海叫道;“老于这下非得摔死不可!”

    “还等什么啊,救人啊!”张海急道,抓起言慕就御风飞了下去。陈江见状,也拉起庄惟跟上。

    “没看见老于啊!”陈江在空中说道。

    “那就是掉河里了!”张海松了口气,掉河里还能活着。

    “言师弟,庄师弟,你们两个找一下那边的树林,我和老陈去水里找。”张海把言慕放下,指了指河岸边的一片树林,然后和陈江跃进了河里。

    “老天保佑于师兄可别摔死了。”庄惟双手合十念道。

    “庄惟,我们怎么找啊?”言慕看着眼前森森的树林,有些发憷地问道。

    “你找那边,我找这边。”庄惟指着两个方向说道。

    “啊……那要是找到了于师兄怎么办?”言慕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象于子弃摔死的样子,可是越这样越觉得恐怖。

    庄惟的脸上也是怪怪的,勉强扯着嘴角道:“那我们还是一起找吧。”

    阵阵风吹过,言慕抖了抖,眼前又飘过于子弃摔得血模糊的样子,心里发颤,连连摇头不去多想。

    两人走进树林中,明亮的光线一下就暗了下来,风声呼呼而过,似有什么东西在低声呼啸。言慕听在耳中,仿佛想起了什么,却又模模糊糊,不清不楚。

    “言慕,你有没有觉得前面有些奇怪?”庄惟停下脚步,双眼盯着前方,一手拦住言慕问道。

    “奇怪?你说什么奇怪?”言慕睁大眼睛看去,前方的树林好像更加暗了一样,竟有种这片树林没有尽头的感觉。

    “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上次从‘门’里出来之前时的一样。”庄惟说着,往前伸出手去。

    “难道这里也有一道‘门’?”言慕想道。他那时从‘门’里出来的时候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只有在碰到了出口时才有感觉到‘门’的存在。

    正想着,言慕也像上次那样往前踏出了一步。

    “没什么东西啊……”言慕奇怪道。话刚出口,猛然觉得一股吸力将他往前一扯,言慕慌忙中抓住庄惟,结果两人直接双脚离地被往前拉去。光芒闪过,隐隐间映出了一个圆形的轮廓,言慕和庄惟便消失在其中。

    &&&

    “那是……”

    “哈哈,这两个走运的小子。”

    “已经很多年都没见到过它出现了。它为什么会选择他们两个?”

    “缘。”

    “言慕还好说,毕竟是他们的孩子。可另外一个,我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且,我们这条路,他应该是走不到多远的啊。”

    “这是它的选择。”

    “天意难测吗……”

    &&&

    言慕躺在一个奇怪地方,它看起来就像是无暇的水晶做的。顶部如同是传说里的天穹,星辰在其中闪烁,月悬挂在两侧。从上以弧形延展下来,然后是一个完美的圆形的地面。

    体触及之处,感觉到的都是异常的平滑。言慕张开了自己原本抓着庄惟的手,站了起来。

    “庄惟……”他声音回在这片空间之中。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言慕自己。朝下看去,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脚下的那个倒影提醒着自己,言慕差点就以为自己是漂浮在一个球形里面了。

    因为地面平滑如镜的缘故,他小心翼翼的踏出了一步,又试着往边缘走去,这才确信地面一点也不滑。

    言慕的视线在地面的边缘寻找着晶壁与地面相交的地方,但是完全没有发现,甚至拿手也感觉不到,就像晶壁从顶部延展下来以后自然而然就成了地面,没有过渡,自然天成。

    再看看晶壁上,言慕现在站得位置就在那轮丝毫不耀眼但温暖依旧的太阳面前。他与太阳靠得是这么近,言慕不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到它。

    那层薄薄的晶壁,阻隔在言慕和太阳之间。原来,这些月星辰都在外面啊。那自己现在在哪?他想到。

    晶壁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那些月星辰变得越来越模糊,晶壁外的一切像是融化了一般。穹顶散发出色彩斑斓的光芒,虹光耀眼无比,可言慕却觉得双眼难受之极。

    他挥动着手臂,想要将那些光芒驱散。

    “咔嚓……”

    随着一连串的碎裂声,言慕眼前一黑,他顿时感到自己没有了呼吸,所有的声音也都随之消失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久,言慕睁开了眼睛,然后,被见到的一切所震撼了。

    无尽的黑暗里,一个个超乎想象的球体在虚空中漂浮着,色彩不一,大小不同,距离自己不知道有多少万里。可即便相距这么远,它们也是那样的巨大,让言慕觉得自己所生活的那方天地也承载不下。再往更远处看去,极尽目力,耀眼的光点多的数之不清,壮观之极。还有许许多多言慕所无法形容和想象的事物,它们所构成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

    离言慕最为接近的,是一个遍布坑洼的灰色的球体,一眼看去,让他想起了石头,或者说是一个巨大的岩石。

    强烈的光芒从来,言慕缓缓穿过,却没有去寻找那些光芒的源头,他注视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美丽的球体,它正散发着蓝白相间的光芒。蔚蓝的表面上是白色的云一样东西,还能看见好几块斑状的物体在蔚蓝与白色之间。

    莫名的冲动萦绕在言慕心间,他抬起头向着那些强烈的光芒的源头看去……

    黑暗消失了,白茫茫的一片,犹如处那时的迷雾之中。

    言慕的心里没有了半点惶恐和不安,他知道,自己的心里多了什么东西,当他领略了那个世界的伟大之后,他似乎失去了过去的迷茫,也不再对未知感到恐惧。相反,一种奇异的淡然充斥着他的心灵。

    “你真的能够不再迷茫了吗?”

    “你是谁?”

    “你真的不再恐惧未知了吗?”

    “我见过你?”

    “你不会做到的,你属于我!”

    “你是谁?”

    “你又是谁?你又是什么?”

    往事不断的从眼前闪过,言慕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在琅山上的那一晚,老爹死了。冰原上,那一场梦又来了,老爹……老爹……

    “老爹……”

    “你做的到吗?你做不到的!”

    “我见过你。”言慕想起了一场相似的对话,他想起了那团黑雾。

    “不,你没有见过我。我们会见面的,总有一天!”

    这个世界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你是谁?”

    “你又是谁?你是言慕吗?”

    言慕站在这片黑暗之中,他看着这个世界,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一片黑暗。他对这里是如此熟悉,就像是自己一样。

    另一个言慕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带着微笑看着自己。

    “你到底是谁?”言慕奇怪道,“你是我?”

    “我是言慕,你不是。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另一个言慕这样说道。

    “那我是谁?”

    “对,你是谁?”

    言慕摸着自己的口,一颗心还在跳动着。

    “不,你不是言慕,你不是。”言慕对另一个言慕说道。

    “我是言慕,我为什么不是言慕?我知道我是谁,而你不知道,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另一个言慕说道。

    “你是言慕,那我也是言慕。”言慕想道,“我们都是言慕,对吗?”

    “你不是,我才是!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知道吗?”另一个言慕问道。

    “我不是谁,我就是我。”言慕笑道。

    记忆如浪潮一般,在两个言慕之间来回奔涌,曾经的一幕幕不断的回放着。两个言慕相互对望,在过去的痛苦中沉默了。

    &&&

    树林中,那道看不见的‘门’突然一亮,两个还没回过神来的影出现在那里,一动不动。

    “言师弟!庄师弟!”张海在树林里呼喊着。

    “回来了……”听见张海的声音,庄惟一怔,清醒过来。他转过头看着四周围,忽然叫道:“言慕!”

    “嗯?怎么了?”言慕抬头看着庄惟问道。

    庄惟见到言慕脸上的微笑,松了口气,旋即问道:“你也……”

    言慕点了点头道:“嗯,我也……”

    “诶?”两个人的话都没说完,异口同声的惊疑了一声。

    “喂!言师弟!庄师弟!”张海在焦急的在树林里呼喊着。

    “算了,以后再想吧,别让张师兄他们担心了。”言慕反而比庄惟更快缓过来,他笑着说道,拉起庄惟向林外走去。

    “言慕……”庄惟疑惑的看着言慕说道。

    “什么?”言慕撇过头问道。

    “你上发生了什么呢?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啊。”庄惟认真地说道,他仔细地观察过,从那里出来以后,言慕上的影不在了。

    “那就是说,我们遇见的都不一样?”言慕笑问道。

    “啊,肯定不一样。那里是什么地方呢?”庄惟回头看了一眼。

    之后,两人找到了还在树林里乱窜的张海,张海那会儿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了。见到平安无事的言慕和庄惟,张海才放下心来,不过还好没有询问两人去了那里。

    被炸飞的于子弃此时还躺在河岸边。他被炸飞以后就昏了过去,掉进河里吃了不少水,张海来找言慕两人时,陈江就在岸边帮于子弃把肚子里的水压了出来。清醒之后的于子弃昏昏沉沉的,也记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免去了一场大战的爆发。

    这一天的中午,在蹭了一个月的饭以后,这伙苍灵峰的败类也终于饿了肚子。

    “庄惟,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言慕坐在河岸边问道。

    “当然记得。”庄惟带着笑容说道;“我绝对不会忘的。”

    “可我,我好想忘记了什么了……”言慕望着天空回想着。

    &&&

    “他们出来了。”乘风睁开眼说道。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吧,从那里,他们得到了什么?”

    “哈哈,他们刚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件事。”萧扬晃着手指说道。

    “的确,当他们回来的时候,灵力都变强了很多。”紫杉说道。

    “那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别的?”齐吾笑道。

    “我发现那个叫庄惟的孩子,他的灵觉有了很大的提高。”乘风说道。

    “也就是说那个孩子的灵根有了进步了……”紫杉点头说道。

    “非常好,这样就算是弥补了他之前的不足了。”

    “那言慕呢?我好像没有发现他在其他方面的改变啊。”萧扬皱眉道。

    “萧长老,你没有发现吧,其实,这次收获最大的就是言慕了。”齐吾笑道,话语中带着惊叹的味道。

    “你发现了什么?”萧扬忙问道。

    “三位长老都没有看出来?”

    乘风和紫杉摇了摇头。萧扬急道:“你买什么关子,快点说!”

    “他的心。”齐吾说道。

    三位长老揣摩起话里的意思。

    “三位,这个孩子的心已经发生转变,他有了自己的心境。”

    “他,遇见了心魔!”乘风不可思议道。

    “哈哈哈哈,散了吧,一月已过,明,封山!”齐吾大笑道。

    乘风三人面带惊异的站了起来,对齐吾行了一礼,转离去。不过,他们离开的方向,却是朝着言慕的。

    ————————————————————————————————————————

    累啊,还是没赶在九点上传。不过这章写小笑好压抑啊==

重要声明:小说《心沧九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