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苍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心沧九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扬打破了沉默,他背着手在大中走来走去,惹人心烦的脚步声也随之响起。

    “他竟然会对魔万寿使用‘血炼魂咒’,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萧扬一个在那里自言自语起来。

    “他,真的死了。”齐吾叹道,“昨夜有人扰乱天机,我便知道是他出事了,只是没想到,他会变成那副样子……”

    “有谁能将他伤成那样?我真怀疑那时他还剩下多少修为。”紫杉疑惑道。

    “只要还是人,他就会有弱点,只要有人找到了这个弱点,就有机会将他重创。”乘风说道。

    “人儿!”萧扬叫道,“你是说人儿!”

    “就算找到了这个弱点,想要重创他又谈何容易。当年以我六脉宗门……”齐吾忽然一顿。

    “当年一战,他虽然没有被重创,但是也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了吧。”乘风接着齐吾的话说道。

    “魔宗下的手?”萧扬问道。

    “魔万寿死了,而他与魔万寿反目成仇,应该是了。”乘风感叹道,“世事无常啊,谁能料到魔宗会在他背后捅上一刀。”

    “那人儿呢?人儿她怎么了?”

    没人回答萧扬的话。

    “当务之急,是我们必须知道灵珠现在在哪儿!”齐吾肃然道。

    “灵珠,又是灵珠!这该死的东西!”萧扬突然愤怒道。

    “他的儿子。”紫杉不管萧扬燃起的怒火,对齐吾说道。

    “紫杉!你还想对他们的孩子下手吗!”萧扬冲到紫杉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衣服,质问道。

    “我去。”乘风站起来说道。

    “不!为什么你们就认为灵珠会在那个孩子上!”萧扬拦住乘风,问道。

    “你自己难道没看见吗?那个孩子没有修为却有境界!”紫杉拉开萧扬的手说道。

    “可当年人儿的境界是自己达到的,而不是灵珠!那孩子的境界可能是因为他的父母!”萧扬手指着紫杉说道。

    “没人知道灵珠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乘风提醒道。

    “也没人清楚那个孩子!”萧扬驳道。

    “够了!乘风,你去找到那孩子。”齐吾把三人的声音压住了。

    “不!如果要去,那就我去!”萧扬还是把乘风拦住。

    “你们两个一起去。”齐吾说道。

    &&&

    苍灵峰上,此时众人议论的最多的,就是今天从通过了‘门’的两名新进弟子,而这两名弟子中,最受关注就是那个已经十六岁了且还是个乞丐的人。

    雨停了。

    两人还是在那棵树下坐着。

    “诶,庄惟,你还是把上的衣服换了吧,好臭的。”忍了半天,言慕总算是忍不住,点了点庄惟上还算干净的地方说道。

    庄惟一掌把言慕的手拍掉,拿鼻子对着衣服闻了闻,他那麻木的嗅觉终于是有了点正常的反应了。皱了皱眉,庄惟无奈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这儿哪儿有衣服给我换啊,我们俩在这坐了这么久,该干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我们两个从‘门’里出来了,那个说是接引我们的人怎么一眨眼就不在了?”言慕无聊地望着逐渐放晴的天空说道。

    “你们……你们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树后面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言慕和庄惟猛地跳起来,盯着树后走出的人。

    “是你!”庄惟激动道。

    接引弟子似乎累坏了,他靠着树喘了会儿气,恼道:“我不是说了让你们两个在原地等的吗?你们怎么敢乱跑?害的我到处找你们啊……”也许话太多了,说完,这人又喘了口气。

    “你说了吗?”言慕记得自己没有听见过类似的话,他又对庄惟问道:“庄惟你听见了吗?”

    庄惟摇了摇头。

    “我没说吗?”接引弟子奇怪道。

    两人又是一阵摇头。

    接引弟子十分尴尬地笑了笑,说道:“那……好吧,你们现在跟我来吧。”

    “你刚才怎么突然不见了?”庄惟走在接引弟子后面,好奇道。

    “那个,我忘记拿一些东西了,所以……”接引弟子越说越不好意思,干脆没声了。

    “不是吧,难道你们什么准备都没做?”庄惟翻了翻白眼道。

    接引弟子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在后面也没听清楚。

    “好了,就这儿了。”接引弟子停下说道。

    言慕看着一旁的那面浮空转动的圆形光幕,光幕下方还有一座刻着不知道是什么图案的石台。“这不是我们刚来的地方吗?怎么把我们带回来了?”

    “谁让你们乱跑的,你们应该在这里开始入门的仪式的。”接引弟子说着,不经意的往后退了一点。

    “仪式?”

    话刚出口,两个水球凭空出现,言慕和庄惟反应过来时已经在水球里面了。说话的是庄惟,所以他还来不及闭嘴,只见此时他的嘴里不停的往外冒泡。

    言慕却因为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水球吓到了,屏住了呼吸,虽然没有向庄惟一样冒泡,但是他觉得自己是憋不了多久了。

    水球旋转着把里面人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向前飘动,两个人就被吐了出来。

    “好恶心,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上这么脏呢。”一句带着笑意的话飘了过来。

    言慕最终还是没憋住,被水呛了,正咳着,听见这声音,抬头一看,惊讶道:“柳姐姐!”

    柳琴随手一指,那两个水球便往山下落去,她嘻嘻笑道:“言师弟,你现在应该叫我柳师姐了知道吗?”

    “这女的谁啊?她想淹死我啊……咳咳……”找到了始作俑者,庄惟顿时悲愤不已的说道。

    柳琴挥了挥手,一道清风拂过,言慕原本湿漉漉的一就变干了。

    “诶?我呢?我怎么还是湿的?”庄惟疑问道。

    “哼,本姑娘就是想要淹死你这个小乞丐!”柳琴瞟了眼庄惟道。

    庄惟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只见他脸上一下子就堆起了笑容说道:“柳师姐,师弟我向来口无遮拦,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像您这样人见人花见花开,水见水不转……”

    言慕以及周围所有在看闹的人渐渐都开始以目瞪口呆的表看着庄惟异常连贯的从嘴里不停地蹦出一个个赞美和恭维的词语。最后柳琴都不好意思再听他说下去了,挥出一道清风把庄惟的上弄干,转就跑掉了。

    “哎呀,终于干了,真干净。”庄惟若无其事的拍了拍了自己的那“破烂”,对言慕笑道:“刚才那是法术吧,以后我也得把那两个学会了,多方便啊。”

    言慕勉强合拢自己的嘴,看着庄惟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过以后啊,我再也不去惹那女的了,长得还漂亮的,就是心太黑。”庄惟轻笑道。

    言慕也学着庄惟之前的样子翻了翻白眼。

    “那个,这位师兄,我们的仪式好了吗?”庄惟朝那接引弟子问道,心里自个儿嘀咕着:“这是在故意整人还是真有这个仪式啊……”

    “这个是我们苍灵峰的弟子名册,你们俩把名字写在上面吧。”接引弟子用一种钦佩的眼光看着庄惟说道。

    庄惟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他看了眼言慕写的名字,突然说道:“言慕,你帮我写吧,我不会。”

    “啊?”言慕奇怪道。

    “我是乞丐啊,我怎么会写字啊。”庄惟理所当然道。

    “你还真是乞丐啊……那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哪儿学来的呢?”言慕疑道。

    “那些,那些话当然那些老乞丐教我的啊,要饭嘛,得会说话才行的。”庄惟眼也不眨地说道。

    “这样啊。”言慕提起笔,正要写,忽然说道:“你是哪个‘庄’,哪个‘惟”啊?”

    “庄稼的‘庄’,惟独的‘惟’。”

    “哦……诶?你不是不识字吗?”刚把名字写好,言慕忽然反应过来。

    “哈哈,我就是不会写,没说我不认识吧。”庄惟打了个哈哈道。

    “好了,现在你们跟我来吧。”接引弟子看了看名册说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庄惟也不和言慕多说,向接引弟子问道。

    “现在我们要去你们住的地方,这里是苍灵峰峰峰顶,只有峰主和几位师叔祖才可以住在这里。”接引弟子说道,同时带着两人往山下走去。

    “那我们住哪?”言慕也问道。

    “一般来说,我们除了峰顶和女弟子住的青灵别院附近不能住以外,苍灵峰上下的其他地方我们都可以住,当然,住的屋子你得自己盖。”接引弟子说着突然向远处一片竹林一指,说道:“那里面就是青灵别院,可不要乱闯啊,要是惹恼了大师姐就惨了。”

    “大师姐?有多大啊?”庄惟嬉笑道。接引弟子和言慕不知道他是指的什么,疑惑的看着他。

    庄惟咳了一声,朝周围看去。

    “现在给你们说说我们苍灵峰吧。”接引弟子想了想说道,“我们苍灵峰是太清宗五峰之一,位于太清主峰正东方,加上你们两个,我峰有弟子二百一十七人,其中第四十八代弟子十人,第四十九代弟子九十七人,第五十代弟子一百一十人。虽然大多数第四十九代弟子都不在宗内,但是我们第五十代弟子一般都是由第四十九代弟子教导的,只有特别出众的几名弟子可以受到峰主在内的第四十八代弟子的传授。”

    言慕听得半懂不懂的,倒是庄惟好像明白了,他忽然问道:“那你说的那个咱们的大师姐就是那特别出众的几名弟子之一咯?”

    “大师姐可是由峰主亲自教导的,是我们苍灵峰最厉害的第五十代弟子,连上一代的一些师叔也不是她的对手。”接引弟子说道。

    “哦,所以你们都这么怕她啊,看来你们是平时被她欺负惯了。”庄惟笑道。

    接引弟子苦笑了一声,没说话。

    “庄惟,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也被那位大师姐欺负啊?”言慕担心的问道。

    “嘿嘿,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庄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笑道。

    “我发现你现在的样子和我老爹笑起来的样子很像。”言慕笑道,恍然间想起昨晚还在笑的老爹,心中又难受起来。

    &&&

    “到了,就是这里。”接引弟子带着言慕和庄惟来到了一座院子前。院中房前,有一块像是花圃的地方,里面种着一些言慕从来没见过的花草。

    “师兄,那些是什么啊?”言慕指着那些花草好奇地问道。

    “那些都是灵药,太清山里有很多的。”接引弟子看了眼说道。

    “山里很多那干嘛还在这里种啊?”庄惟凑过去问道。

    “你们两个少听那个不识货的家伙瞎说,什么叫山里很多?你有本事给我去找一株……诶诶诶,那个谁,你别乱碰,小心给我弄坏了!”一个披散着头发,衣服凌乱的就像个疯子的人突然从屋里冒了出来叫道,脸上的表像是自己受了什么委屈一样,见庄惟正要去碰那些灵药,又连忙扑过去阻止。

    “你是谁啊?”那人看见庄惟的长相陌生又衣衫褴褛,自言自语道:“奇怪,山里什么时候来了强盗啊,还真没见过穿成这样的。”

    瞥见言慕与庄惟投来的无语的眼神,接引弟子笑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可是我们苍灵峰最痴迷于灵药的‘药痴’于子弃。”

    “是全宗!不是苍灵峰。”于子弃纠正道,“还有,这两个人是谁?”

    “他们俩是我们苍灵峰的新进弟子,他叫言慕,他叫庄惟。”接引弟子介绍道。

    “哦……什么!新进的?没门!”于子弃突然叫道。

    “这可是问师叔安排的。”接引弟子说道。

    “可是,可是我明明和问师叔说好了的,峰主也同意了的,我这里除了你们两个,不会在安排其他人进来的!”于子弃激动道。

    “那可是有言在先的。”接引弟子说道。

    “我没有错过早课啊?”于子弃想了想,说道。

    “可是你今天错过了。”接引弟子幸灾乐祸道。

    “什么?今天没有早课的!”于子弃越说越激动,都要跳起来了。

    “今天是宗主回宗之,你没来;今天是十二年一次的开山之,你还是没来。”接引弟子扳着手指说着。

    “我不知道,不算!这不能算!我都不知道!”于子弃跳了起来。

    “你不知道也要按照约定来办,全宗一千两百余人就你一个不知道的。”接引弟子说道。

    “陈江!你都不告诉我,你混蛋!”于子弃抓着头骂道。他快步冲进房,“嘭”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言慕和庄惟在一边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所云。

    “哈哈,没事,他就那毛病。”接引弟子笑道,“还有,我也是住这里的,我叫陈江,以后大家就可以多几个伴儿了。”

    “你也住这里!”言慕讶然道。

    “嘿嘿,我们每天和于子弃住一块都快疯了,只好把你们两个拉进来了。”陈江一脸解脱的样子。

    “不是吧,都快疯了?那个于子弃师兄是疯子吗?”庄惟愕然地问道,他突然觉得自己来错地方了。

    “这倒不是,只是他和我们的生活方式有所不同吧……”陈江想起于子弃的生活,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会有什么不同?”庄惟小心地问道。

    “这个,你会明白。”陈江决定闭嘴不说,一定要把两人留住。

    “好了,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去吧,我们得找件衣服给你换上。”陈江指着庄惟的乞丐装说道。

    听见可以换衣服了,庄惟高兴得练练点头,把这里的那些未知的危险都抛诸脑后,拉着言慕走了进去。

    屋里的景象倒不是很糟糕,庄惟提前做的心理准备反倒是用不上了。屋里有四个隔间,正对门的房间里摆着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桌子上面还有几副吃完没洗的碗筷。这件房左右都有一条过道,左边的只有一间房,是于子弃住的,右边的过道走过去,又向左折延伸到后院。伸到后院的过道两旁各有一间房,每间房住两人。厨房则在后院里,后院里还有一个比前院更大的花圃。

    “还是不错的嘛。”庄惟站在后院里看着,而言慕则更在意自己和庄惟住的房间。

    坐在自己的上,言慕感叹着这里简直是他有生以来住的最好的房子了。以后,这里就是他的家了。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躲在房间里的于子弃,后院的庄惟和陈江,坐在上的言慕,突然都安静了下了,静止了下来。

    这件屋子周围连风都没有了,如同石化了一般。

    萧扬和乘风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了屋子里,出现在了言慕的面前。

    言慕的眼神,表,动作都没有变化,好像眼前什么都没有变化,就像他停在之前的某一刻。

    “他叫言慕吗……”萧扬看着他,满脸的怀念。

    “你还那么在意当年的事吗?”乘风问道。

    “当然,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所以,我不会许你们伤害到他的。”萧扬沉声道。这与平里那个二长老判若两人。

    “或许你不该参悟长生的,你一直活在过去。”乘风说道。

    “不,我只是要把过去的事都了结了,参悟长生,我才能有足够的时间。”萧扬对着言慕笑了笑,尽管他知道言慕根本看不见。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吧。”乘风说道。

    “不会有用的,我敢和你打赌。”萧扬笑道,“刚才我突然想通了,如果言慕有灵珠的话,他怎么会通过钟阙带着这个孩子来到太清?”

重要声明:小说《心沧九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