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云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心沧九荒
    “那么,你现在真的还走得动吗?”张海对言慕担心道。他们一行六人自天空中降到地面后,言慕便要从张海的背上下来,哪知这两脚着地,他才发觉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站也站不稳,眼看着就往地上倒去。还好张海反应的快,将他扶住。

    “哈……哈……”从下地到他被张海扶住,不到片刻时间,言慕已经是气喘嘘嘘,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师叔,他这是怎么回事啊?”张海问道。

    见状,钟阙稍作回想就明白了过来,昨夜魔万寿的那股气息连他都承受不住,何况是没有半点修为的言慕。

    “张海,让他坐下。”钟阙走到言慕旁,对张海道。

    言慕盘腿坐在地上,只觉一股深深的疲惫席卷而来,眼皮变得格外沉重。

    “如果觉得累了,就把眼睛闭上,平心静气,顺应自己体的变化。”钟阙的声音悠悠响起,言慕便在恍惚间睡了过去。

    “啊?又睡着了?他这才醒了多久啊。”张海转头对许心说道。

    “别说话,师弟。”许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一手按在言慕的天灵之上,钟阙运起灵力灌注到言慕的体内,顺着他的经脉慢慢恢复着言慕的体力。言慕的口,一屡淡薄的黑气渐渐被钟阙的灵力了出来,飘浮在空中却没有散去,反而抱作一团。

    “魔气!”凌烟压低着声音说道。

    “呼,真是大意了,幸好及时发现,不然这孩子必遭魔气侵蚀啊。”钟阙不敢放松,又将言慕的体检查了一遍,仔细感应,直到肯定确实没有残余的魔气潜藏,才放手退开。

    “受到魔气的影响,还能保持自己的神智,若无一修为护体,他又是怎么做到的?”钟阙自言自语道。

    “师兄,师叔他又开始了,怎么办啊?”张海见钟阙一脸沉思的神色,连忙对许心悄声说道。”

    “还能怎么样,等师叔想通了就行了。”许心露出无能为力的表

    “那得等多久啊,清风苑明明就在眼前了的……”张海苦着脸说道。

    “等等,你看!”许心忽然用力一拍张海,指着言慕说道。

    钟阙的沉思被自己眼前的的一幕景象给打断了,只见坐在地上的言慕周亮起了数不清的星辰般的光点。这些光点有的只是在言慕的周围舞动着,有的则贴着言慕的衣服、脸庞或者往他的头发里乱钻,甚至还有的光点视言慕的体如无物,一穿而过,又来来回回,竟给人一种欢快之感。

    “好漂亮啊。”柳琴不自觉的就挨近了言慕,睁大眼睛看着那些光点,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想要碰一碰它们。

    光点们似乎是有意识的躲开了柳琴的手指,又像是知道了她没有恶意一般,这些小家伙渐渐又靠了过来。

    “师叔,您知道这些是什么吗?”看来这些小小的,亮亮的,一闪一闪的家伙们确实都招女孩喜欢的,连一直脸色都有些冷的凌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柳琴的后,向钟阙疑问道。

    “诶?它们给我的感觉好像……”柳琴突然说道。

    “很像灵气。”钟阙开口道。

    “难道这些光点是灵气?可是,眼不是应该看不见灵气的吗?”许心问道。他和张海也好奇地围了过来。

    “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小东西,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它们应该就是精灵。从灵气中诞生,拥有自我意识的可以被眼看见的“灵气”。钟阙颇有兴趣的看着这些光点说道。

    “精灵,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啊。”张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傻笑道。

    “你可别想打它们的注意。”钟阙面带微笑的说道。

    “啊……我,我没想……”被钟阙一眼看穿了念想,又毫不留的说破,张海慌忙否认道。

    “这些精灵无论你用什么东西都是碰不到它的,因为它们能穿过任何物体。”钟阙指了指言慕,“而任何法术对于精灵也都是无效的,我们的灵力是绝对不会伤害它们的,它们又是魔气最大的克星。说不定它们玩心一起,会让你施展出的法术掉过头来对付你自己。况且,若非机缘,精灵也不会让人看见它们的。”知道自己遇上了这等难得的机缘,钟阙也越说越感慨。

    张海张大了嘴,盯着精灵说道:“它们竟然这么厉害!”

    “精灵很善良,所以它们从来不会伤害别人,就算你对它们出手,它们也只会玩耍般的和你打闹。不过也正是这样,一直都有人不死心想要抓住它们。大多数关于精灵能力的记载也正是这样来的。”钟阙说道。

    “为什么这些精灵好像都很喜欢他一样?”凌烟看着言慕又问道。

    “这一点倒是让我解开了之前的疑惑。”钟阙用略带惊叹的语气说道,“这个孩子,言慕他与灵气非常的亲近……应该说,他比我们其他人都更贴近自然。这是一种境界,也是我们的修行所真正追求的。”

    四人皆是无言,钟阙知道,现在的他们要理解什么是境界还不大可能。这种玄之又玄的事,自然只有达到了那一步,才会明白。

    “好了,我们走吧,清风苑就快到了。”钟阙说道,转走去。

    精灵们似乎也知道这些人要走了,纷纷绕着言慕盘旋而上,化作一条银色的光带,在六人上方转了一圈,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在了啊。”柳琴不舍的说道。一低下头,直直的对上了张海的目光,她脸上浮起朵红晕,拉住凌烟急忙走去。

    “咳,师弟,师弟,别看了师弟!”许心撞了撞张海,把他那对跟着柳琴的眼珠子移了回来。

    “啊?”张海看向许心。

    许心指着还坐在地上的言慕说道:“时间多得是,你还是快点把这孩子背上吧,我们要走了,要看,待会走在后面慢慢看啊。”许心笑了起来。

    “啊……啊!”

    &&&

    越过壮阔的云海,太清五峰昂然立于天地之间,四座光桥此刻正将位列四方与太清主峰遥遥相隔的其他四峰连接起来,玄宗六脉之首的宗门大势赫然显现。随着五峰弟子齐聚主峰太清外,三大长老与四峰峰主打开门,依次走出,这方天地突然安静了下来。

    猎猎风中,八方云动滚滚而来,一时间遮天蔽

    “二十八年不见,宗主修为再上一层,我等已是望尘莫及了。”站在大最前方,一头雪白长发束于后的老人感叹道。

    老人右侧,另一位懒懒散散的老人抚着自己的白胡须忽然偏过头笑道:“廉峰主,你可是我太清一脉三十年来最杰出的弟子。待会儿在宗主的面前,你可千万要坚持住,不能丢了你‘太清第一杰’和离阳峰的名头啊,哈哈哈哈。”

    “多谢师叔祖提醒。”前七人中站在三位长老后的四峰峰主中最为年轻的那名男子作揖道。

    “太清弟子!”立于左侧着黑袍的长老突然上前一步,高声喝道。

    “弟子在!”五峰弟子齐声答道。

    “我们走。”站在中间的白发老人向前一步凌空踏去。

    天空逐渐暗了下来,厚重的云层像是被一双大手搅动起来,在太清峰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向那漩涡中心看去,连空间都缓缓扭曲了起来。整座太清山的灵气全都往主峰峰顶聚集而去,一场灵气掀起的狂风席卷太清前。

    狂风之中,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灵力仿佛受到了牵引,直透体而出,一道道浅淡的灵光便从绝大多数人上出现,护住了自己。

    漩涡中心的空间此时更是扭曲到了极点一般,却猛地一转,恢复了原貌。一名布衣老者负手而立,微笑着对站在对面虚空中的七人点了点头,说道:“我,回来了。”一言出,狂风止,云散天晴。

    汗珠在廉舟的眼侧滑过,他无意散去自己一的汗水,刚才的那片刻,他感受到的,是远胜昨夜的威压。仅仅是威压,还尚未的真正谋面却两次让廉舟见识到了一个广阔的境界,这位宗主,真是太照顾自己了点吧。

    “参见宗主,太清五峰弟子恭迎宗主回宗!”

    太清峰巅,齐吾轻轻一抬手,所有向他躬拜下的太清弟子便感到一股力量凭空出现,将自己扶了起来。

    “很好。”齐吾说道。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所有人的心中却是倍感鼓舞。

    “今,十二年之期已到,五峰弟子听令,开山!”齐吾双手一挥,那绵延千里的山脉与云海竟变得如若幻影。

    &&&

    清风苑依山傍水而建,亭台楼阁不断,水榭回廊相连,群山环绕,仅有一条长窄的峡谷通往外界。言慕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抬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足足占了十里之地的富丽园林。

    “哈哈哈,终于又回来啦!”张海忍着心中要仰天长啸的冲动,大笑着说道。

    “师弟原来在山上的时候不是一直想要到外面去吗?怎么现在又这么想要回来了?”许心笑问道。

    “哈哈哈,还是回家了好啊。”张海笑道。

    “你们就是住在这里的?”言慕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虽然这些年到过不少地方,可像眼前这座园林一样奢华的他还真没见过,怕是只有那些帝王贵胄才拿得出如此大的手笔来修建吧。

    “这倒不是,我们太清弟子当然是住在五峰上的啊,这里虽然也是我太清宗的地方,不过大多数时候这里是不住人的。清风苑更多的时候就像是……”

    “大门。”许心说道。

    “对,大门。”张海重复道。

    “大门?”言慕听得瞠目结舌,有修成这样的门吗?“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啊?”从张海的背上下来,言慕恍惚的问道。

    “咦?你还不知道吗?”张海惊讶道。

    “我们好像确实没告诉过他,因为之前绝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在昏睡啊。”许心想了想,摇头道。

    “那你爹呢?师叔说过的,你爹好像很厉害的啊。难道你爹没告诉过你……”张海见言慕那黯淡的神,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闭上嘴。

    “爹……老爹他,他也和你们一样吗?”言慕忽然问道。

    “是我疏忽了啊,”钟阙侧过来,对言慕说道,“你确实不知道关于我们的事。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爹没有告诉过你这些,但是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了。”

    钟阙看向清风苑,缓缓道来:“我们自称修真者,感应天地自然之变化,淬炼体,修心悟道,求得长生,又因研习法术,将天地间的灵气化为己用,我们又曾被称为练气士。

    “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叫做清风苑,乃是我太清宗设立于此用以连接外界的“门”。我等五人便是来自太清宗,太清宗为当世玄宗六脉之一,其余五脉分别是阳、长生、妙音、天灵、净心五宗。这玄宗六脉皆是传自于一千多年以前的道门玄宗,可叹当年玄宗极盛之时,三千里圣地却遭天劫毁于一旦!而后玄宗残余弟子流落天下,创立了七脉宗门,兴复玄宗。”

    “七脉?”言慕疑道。

    “这第七脉宗门还得从九州战乱说起。当今人族只知天下七国疆土,却忘了九州四海之域!神土五州,百族林立,当年玄宗之强,使我人族据中、北、东三州之地,将其他族类驱逐于西、南二州荒野之中。玄宗倾覆于天劫之下后,南州妖族联合西州诸族攻入三州,而我七脉宗门正是此时创立。十年血战,双方打的是元气大伤,不知何时,西州诸族已受到一个自称魔宗的宗门控制。渊谷一战,我族惨胜,那西州魔宗早已预见败局,竟暗中将魔宗之法传入最受战火波及的中州!第七脉宗门名为人宗,弃天道而修人道,因其位于中州,十年之中与阳一脉同为受创最重的宗门。渊谷之战,人宗宗主战亡,而那新任宗主,便是创立了人魔宗的魔帝萧天!第七脉,就是魔宗……”钟阙说完,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又转面对着言慕。

    言慕的脑海里不住浮现出昨夜在琅山上的一幕幕。

    “言慕,你可还记得昨夜那道残魂?那人便是魔宗长老,‘不死魔人’魔万寿。”钟阙盯着言慕说道。

    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这么强烈的恨意,言慕死死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许心四人的灵觉一颤,张海看着言慕言又止,其他三人不解地看向钟阙。

    钟阙不管三人的眼神,继续道:“你爹生前曾托我好生照顾你,今我带你来太清宗,你可愿意入我宗门?”

    “我,愿意!”言慕咬着牙说道。

    &&&

    太清前,太清宗宗主齐吾望着大之上的“太清“二字,一阵出神。半晌,他欣慰地笑道:“乘风,紫杉这些年来辛苦你们了。”

    “什么!喂喂喂,宗主大人,你怎么不算我这把老骨头啊!”原本一直懒懒散散的二长老顿时吹胡子瞪眼叫嚷道。

    齐吾奇道:“难道本宗二十八年不归,萧扬长老也要打理宗务了?”

    “这个……”紫杉瞥见大长老乘风一脸悠然之色地看着山外茫茫云海,无奈也追随着前者的目光遥望而去。三位长老后的峰主们皆是憋着笑意,眼观鼻,鼻观心。

    萧扬见无人拆台,面露得色,眨着眼看向齐吾。

    “哦,看来萧扬长老这些年来也是为宗门费了不少神啊,倒是本宗不是了。”齐吾笑道。

    “嘿,那是当然,本长老为我太清……”萧扬越发得意,一个劲的说起来,却没发觉除了自己以外,别人都已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离阳峰峰主。”齐吾看着廉舟说道。

    “离阳峰廉舟,参见宗主。”廉舟躬道。

    齐吾拍上廉舟的肩膀,仔细地看了看他,说道:“我相信苍舒的眼光,他既然选择了你,这离阳峰,本宗便交给你了。”

    “廉舟必不负宗主与师尊所托!”廉舟毅然道。

    “秦松,江亦,白碧。”齐吾叫道其他三位峰主的名字。

    四人相视一笑,虽无言,却都心中了然。

    “清风苑的‘门’已经打开,四峰峰主,回峰!”齐吾面色一肃,又走上太清的九级石阶,喝声传遍太清山:“五峰弟子,开启‘接引之门’!”

    &&&

    一破破烂烂的衣服,而且还极不合,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乞丐走出了峡谷,扶着一棵嫩绿的柳树,那张布满污秽的脸,分明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他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正透出一抹激动。

    清风苑中,一条长廊尽头的墙上,一扇关闭了十二年之久的圆形大门终于开启。在这扇位置极不合理的大门之后,竟是浓的什么也看不见的白雾。

    “站住,你是何人?”清风苑的管事拦住了正打算偷溜进苑里的那个乞丐少年。

    少年见管事从天而降,嘴巴张得老大,管事刚一问话,少年猛地跪在地上恳求道:“请仙长收我为徒!”

    “仙长?”管事一愣,看了看自己,忽然反应过来,说道:“你是来拜师的?”

    “请仙长收我为徒!”少年声音恳切道。

    “别别别,你别跪我,你快起来啊。”管事摆手道。

    “仙长若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少年坚定地说道。

    管事一听,哭笑不得道:“你快起来吧,你若想拜师,就起来说话。”

    少年利索地站了起来,兴奋道:“仙长答应收我为徒了?”

    管事摇头道:“我不是什么仙长,而且,我不能收你为徒……”眼见着这少年又要跪下了,管事也顾不得什么脏了,赶紧一把把少年拉住,“你听我把话说完啊!”

    少年抬头疑惑地看着管事。

    “我这清风苑只是太清宗的一扇‘门’,你若想要拜入我太清宗,还要看你有没有那能力。”管事说道。

    “那,我怎样才能拜入那个……太清宗呢?”少年连忙问道。

    “你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好多年没见过你这样自己找到这儿来的人了。你既然找到这儿了,那就是缘,虽然年纪大了些,不过你还是跟我来吧。”管事说着,往苑中走去。

    “大叔,你说我的年纪大了点?什么意思啊?”少年走在管事后追问道。

    “你如果通过了‘门’,自然会明白的。”管事的答道。

重要声明:小说《心沧九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