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乖乖阴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32】乖乖谋(4153字)

    第二天醒来时,他已经走了。夏桐有些头痛,昨晚她意外的失眠了。在上辗转反侧了几个小时,直到天亮了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的睡着。

    他昨晚的行为,还是对她有了影响。

    下楼,他已经走了。餐厅的桌子上摆着几分爽口的小菜,还是温的。厨房的电饭煲里,海鲜粥冒着腾腾气。

    香气四溢。

    不可否认,他真的是个很细心的男人。能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一定会非常幸福。昨晚,她想了一夜。

    她为什么会不他?明明那个男人,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完美到能满足一个女人的所有幻想。

    可是,她竟然会不他?

    多么不可思议。

    盛了一碗粥,她走到餐桌边,这才发现桌子上正放着一款新手机。手机下压着一张便条,便条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对不起。

    她想了想,将那张便条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其实,她已经不生气了。

    ******** *********

    吃完早饭,她回房间画画稿。新手机被放在一边,可她却发现自己,有些心不在焉。虽然对着画纸,目光却总是时不时的朝手机瞟上两眼。

    半个小时后,她泄气的扔下笔,抱着手机坐到了窗台边。

    手机里一个联系号码也没有,该打给谁呢?

    她皱着眉想,一串数字却像是印刻很久似地,从脑子里冒了出来。她被自己吓了一跳,因为她记得,这串数字,是属于巧克力先生的,秦慕抉。

    他在干什么?和自己一样无所事事,对着窗台发呆吗?

    想了想,又觉得可笑。像他那么严肃、认真的人,现在肯定正对着堆积成山的工作,忙的团团转。

    脑子里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她想打扰他。

    低头写短信:“我买了新手机,这是我的号码。”按下发送,他应该知道发短信的人,是谁吧?

    不到半分钟,短信就回了过来,短短的一个字:“嗯。”

    她泄气,多说两个字,他会死吗?

    “你在干什么?”她没话找话。

    “工作。”这次多了一个字。

    果然是工作,夏桐头顶冒黑线:“我打扰到你了吗?”

    “还好。”

    对着屏幕,夏桐内牛满面。他、他、他、他是有多惜字如金啊!她郁闷的将手机甩到一边,好丢脸。她才不要一个劲的拿脸贴人家冷股。

    她拿起画笔,哼,她也很忙的好不好?!

    短信声又一次想起,她偏开脸,不鸟。

    半分钟、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她终于还是甩下笔,涎着脸贴过去,抓住手机。

    “中午有空吗?”他问。

    心一漏空,就开始乱跳起来。她装作平静的回过去:“干什么?”

    “想约你吃饭。”他回答的很老实。

    夏桐按手机的手一僵,想起了昨晚顾颢然发的那场火。他好像真的很介意,她和秦慕抉在一起。

    念此,她回复:“不了,中午杂志社的同事说要一起聚聚。”

    对面沉寂了一分多钟,才回过来一个字:“嗯。”

    看着那个字,夏桐的心,不知怎么的,忽然沉重起来。

    “你也要按时吃饭,不要吃太刺激的东西,对自己的胃好一点。”她按下发送。

    ******** ********

    帝升会议室,十几个股东正在就‘毒品研究中心’的后续部署安排开着会。秦慕抉坐在位首,而他旁,站着聂胜。

    从刚刚开始,聂胜就察觉到自己老板的不对劲。

    平时开会,秦慕抉都会很聚精会神的听每一个人的发言,然后给予最恰当合适的建议。可是今天,他却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一直低着头,嘴角带着笑,不知道在干什么?就连安总监说完事项安排,问他的意见时,他也是半天才回过神来。

    聂胜好奇,凑近了些,当看清他此刻正在做的‘小动作’时,不由的愕然。

    他的老板,竟然将手躲在会议桌下,发短信?太不可思议了!

    他记得,秦慕抉是个很讲究效率的人,手机的唯一功能就是拿来打电话。他一向不屑也懒于,挖掘它更多的功能。

    在他心目中,明明打电话一分钟就能说完的事,却要花十几分钟你来我往的发短信?简直有病。

    而此刻,那个一向以冷静、理智引以为傲的男人,却在做着‘最有病’的行为。

    聂胜咳嗽了一声,怎么办,他很想笑。

    秦慕抉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回头看了他一眼,略有些讪讪的收回手机,继续开会。不过聂胜知道,自己的老板已经无法再真真正正的全心开会了。

    ******** ********

    开完会,秦慕抉在办公室里,遇到了一个他想象不到的人物——乔娆娆。

    她本站在落地窗边,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一切,听闻到门响,立时就回了头。脸上露出抹刻意讨好的笑容:“秦慕抉,你回来了!”

    秦慕抉转后的聂胜先退下,随后关上门问:“你怎么来了?”声音不复一贯的冷硬,稍稍放柔了些。

    其实前几天在湖苑别墅,他对她发火后,就有些后悔了。他明白,是自己过分了,乔娆娆也不过是关心他而已。

    乔娆娆走到他跟前,低着头说:“关于你的事,爹地都已经和我说了。”她好抱歉的说:“那天明明知道你心不好,我还那样子问你,真的很对不起。”

    “没事。”秦慕抉说:“我没放在心上,那天,我也有错。”

    乔娆娆沉默了一下,忽然问:“秦先生,你曾经说,你也曾和我一样,傻傻的对着一个出了故障的贩卖机投币。”她顿了顿:“而你一直不停投币的贩卖机,是不是就是那个夏桐?”

    “是。”他不想骗她。

    乔娆娆好艰难、好艰难才能继续问下去:“那乖乖——也是你和她的孩子?”

    他沉默了一下,点头。

    “她因为出了点事,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这些你不要贸然在她面前提及。”他不放心的说。

    乔娆娆低下头,声音更低了,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我知道。”

    忽然,她又想起那天餐厅里出现的男人,脱口问:“那那个男人是……。”她记得那个男人很英俊,当时就站在她边。好像很紧张很关心她,两个人神态也很亲密。不会是——

    “她现在和他在一起。”秦慕抉语气淡淡。

    乔娆娆惊讶的抬起了头:“你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都不会嫉妒吗?”

    他笑了笑:“嫉妒,可是我更不想伤害她。”

    如果她是真的失忆了,一旦他自私的非要她记得他,只怕会勾起一年前的那场梦魇,加重她的抑郁症。可她若是装失忆,那么他就更不能靠近她了。

    他觉得现在也不错,保持适当的距离。能让他时常看到她,知道她过的好,这就够了。即使她边有别的男人,他也能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想……

    乔娆娆摇摇头,似乎对他的话,无法理解。

    “那么,你现在还她吗?”她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过去现在以后,会一直一直的下去。”说出口的答案,令他都惊讶。如果她注定要离开他,他真的不确定自己以后,还能否上另一个人。

    “我懂了。”乔娆娆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秦先生,要加油哦,我支持你!”

    走出帝升,她已经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年前,她没能将他拜托给她的戒指,送到她手上。一年后,她一定要帮助他,重新给她戴上戒指,许下的承诺。

    ******** ********

    DNA鉴定报告出来的时间,比想象中快。不过一个星期,夏桐就被通知去了医院。

    医生的表有些遗憾:“很抱歉,夏小姐。经过专业的鉴定,您和夏乖乖小姐是母女的可能很低。”

    握着鉴定报告,夏桐在走廊里坐了很久。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点难过、有点怅然,更多的则是遗憾。真的很遗憾,毕竟她是那么的喜欢那个孩子。

    但如果、如果她真的是她的妈,如果真的是……她想,她现在的愤怒应该会多于喜悦吧。

    她会恨那个一直故意撒谎,将她蒙在鼓里的男人。

    好在,他并没有骗她,幸好。

    将鉴定报告收到包里,她走出了医院。临上公车时,她却忽然想念起那个孩子了。后天,她就要和顾颢然回美国了。

    之后的整整三个月,她都不太可能会有机会和她见面。

    怎么办?一想到这些,她就觉得很难过。

    “小姐,你到底上不上车啊?”公车司机见她怔怔的站在门口,一副上不上的样子,不急了。

    她这才抽神回来,不好意思的说:“抱歉。”

    接着下车,等到了后面另一辆方向不同的公车,走上去,刷卡。

    她想,就算是作为普通朋友,她也该和她去告个别。

    ********* ********

    珞阳小学,此刻正是放学的时间。

    夏乖乖收拾好书包,正想出教室,好朋友胡雪忽然跑过来:“乖乖,你妈来接了!”

    妈来了?

    小乖乖开心的甩下书包,蹬蹬蹬的跑了出去。

    教室门口的走廊上,夏桐正背着看橱窗里展示的彩笔画。忽然感觉到后一阵风,接着腿被一个体紧紧的抱住,软濡濡的声音传来:“妈!”

    夏桐笑眯眯的低下头,除了夏乖乖这个粘皮精,还能有谁?

    她蹲下体,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问:“放学了?”

    “嗯嗯嗯……。”乖乖讨好似地猛点头:“妈是来接乖乖放学的吗?”

    “嗯。”夏桐说:“今天,妈请你吃饭。”

    “啊真的吗?”乖乖露出好期待的表,“那妈等我一下,我进去拿书包。”

    夏桐笑着说:“去吧。”

    一走进教室,夏乖乖就掏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心里却贼贼的笑起来。

    笨蛋爹地,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哦,妈抓不抓的住,就看你自己咯!

    夏桐牵着乖乖走出校门,谁料她却站着没有动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四处乱窜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她问。

    “没……没什么。”她避开了她的目光,明显话里有话。

    夏桐皱起眉,可疑,很可疑!

    两个人就这样在门口,站了五分钟左右,一辆车型流畅的商务车忽然停在了校门口。黑色的车在已经暗下来的夜色中,被陇上了一层若有似无的神秘感。

    这车……夏桐捏了下心口,按捺住有些要凸起来的心,尽量装作自然而平静。

    车门被打开,熟悉的影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到来人,夏乖乖‘惊喜’的叫出来:“爹地!”

    接着一路拉攥着夏桐的手,跑到了那人前,仰着头,好开心的样子。

    “爹地,你竟然来接乖乖放学了!我没有做梦吧?乖乖真的好高兴哦!”

    秦慕抉用手掩唇,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目光不经意的扫到了她上。

    “好巧。”他说。

    “好巧。”夏桐也讪讪的笑起来,为毛她觉得一点都不巧。口闷闷的,好像被人出卖了一样。

    “爹地。”夏乖乖摇晃着秦慕抉的手,扬高了声音:“妈要请乖乖吃晚饭,你也一起去吧。”

    他朝她看了一眼,夏乖乖心领神会的望过去:“妈应该不介意,爹地跟我们一起吧?”

    夏桐摸摸她的头发:“怎么会。”

    这下,她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是被夏乖乖这妞,给出卖了!不过心里却有些隐隐的雀跃,似乎她也一直在期待着,这样的一场见面。

    “想吃点什么?”车子上,他系着安全带,转头问。

    夏桐想了会儿:“前面路口新开了一家粤菜馆,好像出名的,一直都想去尝尝,不如今天就去那儿吧。”她在撒谎,一向重口味的她,其实吃不惯八大菜系中最为清淡的粤菜。但他胃不好,他不想让他难受。

    他系着安全带的手一顿;嘴角淡淡微笑:“好。”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